文章閱覽人次:994
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
心曦心理諮商所所長。政大新聞系、政大廣電所、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所畢業。書籍《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私底下則是歌德金屬樂團「Crescent Lament 恆月三途」主唱。從傳播到心理諮商、心理師到金屬樂團主唱,不管在哪裡,都是個「非典型」角色。認為「接納自己,獲得自由」,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推薦你:【情緒勒索】該走,還是該留?告別職場的情緒勒索!

一次在演講時,有個女同學怯生生地舉手,問了我一個問題:

「老師,我媽媽很不喜歡我丟下她一個人在家,所以,假日如果我跟同學出去,我都會盡量在晚餐前就回來,但如果我稍微晚一點,她就會發飆罵我,叫我滾出這個家……甚至,她把我罵的很壞、很糟糕,還會罵我下賤之類的……」這位同學越說,頭越來越低,聲音開始有些哽咽:「剛剛老師有說,可以先暫時離開現場,可是我不敢離開……這樣的話,我到底該怎麼辦?」

我忍不住問:「媽媽把你罵成這樣,你為什麼還是不敢離開呢?」

那女孩眼眶含淚地說:「因為我怕我離開,媽媽會難過。」

我聽到她的答覆,頓時間,覺得好心痛。被自己所愛的媽媽的話語,傷害得如此之深,但這女孩想著的,仍然是:

我能否不讓媽媽受傷?

我能否不讓媽媽難過?

這是我遇到許多被情緒勒索的孩子的共同傷痛,被父母這樣對待時,他們很痛,但他們仍想愛父母,卻不知道該怎麼停止這樣的行為;尤其是,當父母表現出「我這麼做都是為你好、都是因為愛你」的時候。(推薦閱讀:我都是為你好

《關係黑洞》:練習看到自己的傷痛 - 失落花園|周慕姿諮商心理師

只是,如果你真的是愛我的,為什麼,我會這麼痛?

尤其是,那些攻擊傷人的話語,聽起來,不會讓我們感覺到愛,反而感覺到恨。

當時,我舉了個例子:「我想問大家,如果你身邊重要的人,他們想要拿刀傷害你,你會留在現場讓他們傷害嗎?」問了現場所有的人,沒有人舉手,大家都笑了。

那,你怎麼會覺得,話語的刀比較不傷人、不鋒利呢?有的時候,身上的傷,我們還知道去看醫生、怎麼治療;但心裡的傷,我們卻可能不知該怎麼治療它,隨著時間過去,它不會越來越好,反而更可能深刻如往昔。」大家停下笑了,若有所思。

很多時候,我們在面對重要他人(例如父母)說出傷人的話、傷害我們時,我們反而因為太重視對方的心情,忽略了自己的傷痛,因為害怕自己的離開會造成對方受傷、害怕傷害這段關係,因而不敢離開。

但我認為,這個「離開」,反而是你在意、維護這段關係的表現。

怎麼說呢?

如果你的父母是愛你的,當他們情緒上來、無法控制,而沒辦法不說傷害你的難聽話時,你留在現場,就像是當他們拿刀要傷害你,你留在現場讓他們傷害一樣。

你不但會遍體鱗傷,你們的關係也必然會因而受傷;而這,不一定是父母冷靜下來之後,想要的結果。

如果你說服自己:「父母是愛我的,他們不是故意的。」那你就更需要在他們沒有能力維持這個愛、而不傷害你時,好好保護他們所愛的你自己、保護這段關係。

《關係黑洞》:練習看到自己的傷痛 - 失落花園|周慕姿諮商心理師

你可以不反擊,但至少,你需要離開現場。

或許有人問:「如果我覺得他們就是不愛我、就是想傷害我,怎麼辦?」

如果是這樣,那你更需要離開現場。

因為除了你自己,沒有人可以保護你、照顧你。你需要為你自己做這件事。

如果我們沒有看到自己的傷痛,而總是把眼光放在別人身上,我們就很難為自己做到「保護自己」、試著離開現場的這件事,反而會留在現場,讓自己承受一切。

然後,心受傷了,關係也受傷了,自己不停忍受著,耗損著自己對這個人的愛,直到愛消逝的那天。

甚至轉變成恨。

《關係黑洞》:練習看到自己的傷痛 - 失落花園|周慕姿諮商心理師

能夠看到自己的傷痛,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因為,只有看到自己的傷痛,並且理解、接納它,我們才會有更多勇氣保護自己與關係;而我們,也才能試著理解別人的傷痛,才不會總是把別人說出傷痛的這件事,當成是對自己的打臉或傷害。

我們才不會在,對方試著想要說出自己的感覺、想要讓我們理解時,說出:「這點小事你都要覺得難過,想當年我們都…….你也抗壓性太低/太玻璃心了!」

拒絕理解對方、說出更加傷害關係的話;然後,卻期待對方要理解自己。

這不是期待太高了嗎?

就像,每一次,當我試著去寫這個互動發生的事情,以及可能出現的傷痛時,都有站在對立方的人,跑出來對我說:

「為什麼不寫小孩要好好體諒父母的心情?你根本在製造對立,把父母寫的很壞!」

我一直強調,我想做的,並非是把一方當成加害者,另一方是受害者。而是,就算有愛,我們仍然可能會帶著過往被錯誤對待的傷痛,而繼續用同樣的方式,傷害我們所愛的人。如果,我們不能正視自己的傷害,覺得被這樣對待是「應該的」,那我們就更容易用同樣的方式,去壓迫、傷害其他人,而覺得對方應該概括承受。

「因為我也是這樣過來的。」

「我這麼辛苦,我都沒說什麼,你憑什麼說你很辛苦、很受傷?」

「而又憑什麼,你可以說出自己的傷痛?那我的呢?我的呢?」

如果我們沒有意識到這點、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傷痛,並且學會安慰、溫柔的對待自己,我們就很容易在關係中,用別人對待我們的殘忍方式,去對待其他人。

然後,那些愛,轉成了恨,而我們卻覺得無辜,失望。

最後,我們再度,深深受傷。

練習看到自己的傷痛,那才能讓你產生勇氣,去保護你自己,因為你做的事情,不只是為了你自己,也是為了這段關係;

練習看到自己的傷痛,那才能讓你試著理解他人的受傷,而不把別人說出的這些傷痛,當成對你的「打臉」:

沒有人覺得你比較不痛,但他只是說出自己的痛。而你自己的痛,你也得自己看到才行。

推薦你

《關係黑洞》:練習看到自己的傷痛 - 失落花園|周慕姿諮商心理師

[sg_popup id=”1″ event=”onload”][/sg_p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