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150
顧浩然 諮商心理師
現任杏語心靈診所資深治療師。曾任職軍旅、媒體及公部門,對於工作轉換與選擇之徬徨與困擾、壓力之調適、難以面對權威人物之相關議題擁有豐富之工作經驗。

十八歲那年,我就投身軍旅,多年來,因為當年封閉的軍中文化使然,我一直身受「權威議題」的影響。

因為「有理三扁擔,無理扁擔三」、「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等類似的觀點,不斷地加諸在我們身上。久而久之,也漸漸地成了規條,無形中也造就了我後來,對權威者的敬重,哦,應該說,是「畏懼」。

幾年前還是全職實習心理師時,我選擇了在醫院學習,我永遠記得第一次接受醫師督導時的驚恐狀態。

走下神壇—權威議題的解與結 - 失落花園|顧浩然-諮商心理師

走下神壇—權威議題的解與結 – 失落花園|顧浩然-諮商心理師

面對權威,嚇到語無倫次,搞不清楚誰是誰

那天,我的督導問了我當時診所工作的醫師是誰?結果,我看著督導,然後說出了一個名字,「誰?」督導一臉困惑,又再問了我一次,我又說出了同樣的名字,「誰?」督導又再次一臉困惑,不過這回似乎多了點隱微的生氣。也就在那一刻,我才驚覺,我竟然把工作單位醫師的名字,叫成了督導的名字。

我實習時的督導,是台灣治療飲食疾患的名醫,我有幸跟著他在這個領域學習,有很多的成長,但過程中,不可否認,卻也是誠惶誠恐,戰戰兢兢的。

只因為,他是我實習這一年時間的「老闆」,他主宰著我的實習成績、我的專業成長…,對我而言,我的督導,就是我心目中所認定的「權威者」。

你依舊帶著那個權威者同行嗎?

其實,有時候,我們對權威者的害怕,未必來自於當事人,而是我們不自覺地把過去生活經驗中,不斷地責備我們「沒用」、「笨」…帶給我們負面影響、造成我們心靈創傷的那些人,投射在當下我們與之互動的那些權威者身上。

對於這個被我們投射的對方,我常戲稱,他們都有個「背後靈」。
那個背後靈,指的就是過去生命經驗,曾經影響我們、讓我們感到害怕、感到沒有自信的人,他們可能是我們的老師、上司、父母…。

擁有「權威」本身,並沒有問題,相反地,有時候,權威也意味著具備一定的專業能力與影響力,權威者的能力,值得我們用心學習,而影響力,意味著他們可能提供我們有更好的發展機會。

但問題是,當我們對「權威者」感到害怕時,或者一味地迎合權威者,一直想要獲得他們的認可,他們就可能成了我們成長的絆腳石。

走下神壇—權威議題的解與結 - 失落花園|顧浩然-諮商心理師

走下神壇—權威議題的解與結 – 失落花園|顧浩然-諮商心理師

害怕權威,讓我們對自己愈來愈陌生

就因為,我們可能變得在意他們的看法和評價,時間久了,我們愈來愈不敢表達自己、愈來愈沒自信、愈來愈不敢如實地做自己…。漸漸地,我們把「自己」給丟在一邊,然後,愈來愈不知道自己是誰?自己要什麼?

我是一直到進入助人工作領域的學習歷程,才有機會去整理這些規條,才能用不一樣的角度,去檢視自己在面對權威議題時所呈現的各種樣貌,並且思考反應的合理性。

每個人都擁有不同的身份,我們都是父母親的孩子、我們也是孩子的父母;我們是公司的職員,也可能是部屬的上司;我們可能是學生、我們也是家教學生的老師;我們是先生的太太或太太的先生、我們是女婿或媳婦…。

有了角色或身份,自然就免不了會有對應這些身份或角色的期待,對我們自己,也對別人。

走下神壇—權威議題的解與結 - 失落花園|顧浩然-諮商心理師

走下神壇—權威議題的解與結 – 失落花園|顧浩然-諮商心理師

讓權威者從我們給他的神壇走下來

但無論如何,都不要忘了,我們都是「人」,不是「神」。

如何以相對健康的心態面對權威議題?我想,也許可以回到「人性」的本質,而不是去看權威者所擁有的角色。既是人,當然就有一定的限制,有自己的脆弱。所謂的人性,必然有陽光面,也有陰暗面,這很自然,而這自然,也不是完美的。

所以,理智上,我們無需把那些權威者放在高檯來崇拜,更無需把過多的期待放在他們身上。
其次,在情感面部份,我們值得為自己花些時間,透過專業的協助,去療癒過去生命經驗,因那些被我們視之為重要人物不適切的對待方式,而造成的心靈創傷。

這個療傷是需要的。只有過去的創傷被療癒,我們在面對現實生活中的權威者時,才不會再繼續被過去的負面經驗所影響,不會在我們與權威者互動時,在他們的身後出現背後靈,才可以讓我們很自在且平靜的,與權威者互動。

這不是件可以快速完成的功課,需要有耐心地投入時間。
讓我們一起學習!

推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