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697
海苔熊 心理學家
「討好前,停一秒。你的人生,不需要總是在普渡別人。」台大心研所畢,彰師大諮商輔導所博士生。專長領域:兩性關係、親密關係、社會心理學、正向心理學。推薦線上課程:【犯罪心理學】每個人,都有可能是犯罪者

我的社工朋友說:

江湖在走,對貧窮的了解要有。

「我們離貧窮其實很近。我家曾經也是大富大貴,大慈大悲,一直到某一次父親經商失敗,家道中落,我們家連夜搬家,從天母搬到三重再搬到五股,我才知道原來一個人要從天堂掉到地獄,可以這麼快。」一個社工朋友跟我說,他目前在一個社會福利機構工作,月薪30,000多,但他已經很知足了,因為他曾經過了一個月三餐都吃吐司的日子。

貧窮人生:最苦的不是沒有家,而是沒有家人 - 失落花園|海苔熊 心理學家

為什麼我們需要了解貧窮

「干我P4?」

很多人可能會覺得貧窮離我們遙遠,我們為什麼要了解貧窮?

前陣子我和芒草心的社工萬華郭雪芙利嘎討論他們最近在進行工作,也聊到同樣的問題,不過她對於貧窮倒是有很不一樣的感覺。

「你那個社工朋友說的很好,天堂和地獄往往只有一線之隔,不過,我覺得更有趣的是,我們每天生活的城市其實是由這些『底層的無名小卒』建立起來的,你搭的捷運、穿的拖鞋、成衣廠的衣服、用的桌子杯子、甚至你現在住的房子,倚靠的這面水泥牆,都是由勞工們用他們的時間和汗水換取而來的。那些會出現在網路、電視機前面的名人,看起來好像和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但實際上,我和他們之間的距離,可能比你和馬桶之間距離還遙遠。」利嘎說,真的是很獨特的觀點。

事實上這也是《人生百味》的觀點,貧窮和底層生活,表面上看起來是在都市的黑暗角落,但實際上卻是整個城市的核心架構。

街友傲嬌有屋不住,愛數星星怕被拘束?

前陣子世大運剛結束,柯文哲市長說「那些街友就算是給他們房子住他們也不見得會去住啦!」引起了一小波的討論,有的人可能就會想,或許街友就是嚮往自由,才喜歡睡在路邊,給他們房子住,他們也不一定住,真的是這樣嗎?

「不完全是。根據調查, 46%的人不願意入住,是因為規範嚴格和生活習慣的問題。其實你可以把它想像成跟大學住宿舍一樣, 大家都是來自於不同地方的人,團體生活並不容易,有的收容所是通舖,有的是上下舖,不論是哪一種,都需要和其他人一起生活,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適應團體生活。有些人可能講話比較大聲、有些人可能東西會堆得四處都是、有些人可能不喜歡被管,他們就會覺得住進來很麻煩。還有一些情況是,有些收容所或者是中心會規定門禁,有的是喝酒就不能夠再進來裡面住,不過你在家你也會自己喝酒啊!有些收容所在很遙遠的地方,如果他們符合身分進去居住,就必須得脫離他原本的生活圈(例如從萬華到林口),所以他們寧可還是在街頭,跟那些他習慣的街頭朋友一起生活。況且,其實提供的住宿床位並沒有想像當中來得多,真的要說的話,台北市的街友大約有700到800個,但是政府提供的收容所,卻只有200個床位。僧多粥少啊!」她說,街友入住的問題,竟然比想像中的複雜。

貧窮人生:最苦的不是沒有家,而是沒有家人 - 失落花園|海苔熊 心理學家

不努力,才變成街友?

有的人可能會覺得,這些人一定是好吃懶做才會淪落街頭,或許裡面有些人真的是這樣,不過也有一些人是「跌倒之後就不容易再爬起來的」。根據心理學有關於韌性(resilience)的研究[1],那些在挫折之中還能夠翻身的人,或許當然跟先天的一些個性基因有關,不過更重要的是「有良好的社會支持」(就是至少要有一個人可以關心他)。換句話說,一個像小叮噹一樣伸出援手的人,就可能協助他們翻身。事實上,在我讀《無家者》[2]這本書的過程當中也發現,那些能夠翻身成功、穩定就業的無家者,往往真的都是遇到一個「貴人」,這個人可能是志工、社工、教會牧師、或者是一個重要的朋友,拉他們一把,讓他們可以在逆境當中絕處逢生。

(推薦閱讀:痛苦還能比較的嗎?

講得好像勵志故事一樣,不過難道就沒有「負面案例」嗎?

熊:「從你擔任街友社工到現在,有沒有哪一件事讓你覺得很挫折、很傷心的?」

嘎:「當然有阿!有一次我在西門町6號出口前面的紅磚道上面蹲著大哭⋯⋯那天,阿俊剛街遊導覽完,一路上他的介紹內容都很有深度、也非常生活化趣味,不過,一談到「如果在舞廳裡面失火該怎麼辦」的時候,他說的話真的讓我很傻眼:『趕快把內褲襪子脫下來,呸呸呸在上面吐口水和尿尿,摀住鼻子⋯⋯』我聽了覺得非常瞎,結束之後趕快把他拉到一邊告訴他說,不要傳遞一些不正確的知識,然後他很生氣,就把帽子小蜜蜂丟在地上,大聲說『我不要做了!』我在旁邊又是驚嚇又是難過,好好的跟他說他才願意繼續做⋯⋯那天我蹲在西門町的路上一直哭一直哭,想說做了這麼久,卻變成這樣⋯⋯我覺得要改變別人太難了,我只好改變自己的工作了。那時候想著要去賣雞排還是越南生春捲。」

貧窮人生:最苦的不是沒有家,而是沒有家人 - 失落花園|海苔熊 心理學家

哭笑不得的故事

聽到利嘎的描述,我就想到以前在但個案工作的時候,往往是進三步退兩步。我記得那時候的督導跟我說:

「其實,我們對個案說的話,都會在他心裡面形成一顆種子,有一天會慢慢發芽長大。」

可是老師沒跟我們講的是,這個種子有可能會發芽之後就再也不長大了、甚至也有爛掉的可能。實際在做輔導工作的時候,學生總是進一步退三步,幾乎很難看見有什麼改變,常常會覺得心裡憔悴,搞得你比他們還想死⋯⋯。所以某種程度上,我也可以理解利嘎的心情,不過,學生給的回饋往往力道也是強大到會讓你感動落淚的。我記得有一個讓大家頭痛萬分的學生,幾乎有一半的時間都不在學校在外面「匪類」,可是畢業當天他跟我說了一句話:「老師,謝謝你到最後一刻都沒有放棄我。」這句話真的是讓我做到死也甘願。

於是我也問利嘎,是不是也有類似的「感動」的經驗。

熊:「那和他們工作這段時間,有特別讓你感動落淚的事情嗎?」

嘎:「感動落淚的事情喔…….有感動但沒有落淚啦。例如,小胖做導覽與掃地的工作,每個月薪水開始有能力租房子了,我們就讓小胖租到我們二樓上面。但因為小胖身體很不好,又離開他最多朋友的艋舺公園,那陣子小胖精神很萎靡*。前陣子阿俊也在自己的租屋處熱昏,我們讓阿俊住到有冷氣房的辦公室樓上房間,和小胖成為室友。結果他們兩個人有彼此作伴後,每天晚餐都一起吃飯看電視聊天,耳朵重聽的阿俊與大嗓門的小胖剛剛好搭在一起,兩個人精神都好很多。我在樓下聽著他們超大聲的閒聊,覺得很療癒。」

發現了嗎?人生最苦的不是沒有家,而是沒有家人。

可見得無論是街友還是一般人,社會支持都是很重要的。因為有其他人在,我們才會覺得,自己的存在是有價值的,自己的苦有人聽見。就算只是「鬥嘴鼓」(拌嘴),都是一種生活趣味。

導覽員小胖

體驗貧窮的旅程

芒草心還有另外一個有趣的體驗叫做「流浪生活兩天一夜」,跟隨一位「街友師傅」進行兩天一夜的無家者旅途,露宿街頭,每個人只會被分配到一張$50的悠遊卡,看你分配到的是哪一個師傅,他可能會帶你去工地做粗工、路邊舉牌、或是到捷運站車站出口乞討。

嘎:「我記得那時候我跟到的是『乞討』那一組,師傅首先帶我們去回收櫃找舊的衣服,拿一張椅子站上去,然後半個身體到櫃子裡面翻攪著那些衣服,在地上塗抹變得骯髒不堪之後穿起來,並且還會跟我們講解哪一個地點可以找到比較多『客人』,哪些人比較有可能會付錢等等。不過,有可能是大家都看我年紀很輕,我那天只賺了$50,深刻體會到街頭工作不容易⋯⋯那天晚上,我拿著紙箱去睡在公園裡面,還睡到別人的位子,本來有人還要來把我推開趕走,幸好有芒草心的志工出來協助……。」

熊:「老實說那個紙箱有差別嗎?是在紙箱裡面感覺真的有比較有安全感嗎?」

嘎:「有喔,多一咪咪的安全感。其實就像是就是一塊錢跟兩塊錢的差別。都很少,可是有總比沒有好。這個時候你就會體會到,一個有屋頂、有床鋪的地方是多麼難得。其實夏天,超級熱有很多蚊子,你真的會有一種睡得很痛苦的感覺。所以當你路過萬華公園,發現有的街友他白天也在睡覺,有可能是晚上根本太多蚊子睡不好、或者是舉牌一整天體力不支在休息,並不是真的懶惰⋯⋯當然也有可能是前一天喝米酒睡過頭,那就可能是他們麻醉痛苦的一種方式⋯⋯」

貧窮人生:最苦的不是沒有家,而是沒有家人 - 失落花園|海苔熊 心理學家

貧窮是我們心裡面的陰影

講雖然是這樣講,每當經車站/艋舺公園街友身邊,不論他們是身上發出惡臭、或者是身邊堆滿各式各樣看起來像是垃圾的雜物,我自己總還是會捂著鼻子快步離開,好像很難去掩飾心裡面那種嫌惡的感覺,現在仔細想想,不僅是對那個氣味本身的厭惡,也有可能是對我心裡面那個害怕自己「有一天也會變得如此貧窮」的恐懼,所產生的厭惡。

在榮格心理學裡面,有一個重要的概念叫做陰影[3]。當我形成一種刻板印象是,貧窮者都是髒亂、嗜酒如命、不想工作、懶惰、而且瘋瘋癲癲的樣子的時候,其實某種程度上面也是把某些自己害怕變成的「陰影」,投射到這些蹲坐路邊的無家者身上。我們害怕變得墮落、不努力、被遺棄、不重要、失去控制,於是我們就刻意選擇忽視這些在角落的影子,就像我們選擇忽視心裡面黑暗的影子一樣。

走進陰影並不容易(就像我目前也無法去參加兩天一夜的流浪體驗營),但如果我們能夠在自己能力所及的範圍之內,試著去多了解一些貧窮的模樣,或許有機會在這些貧窮的影子裡面,看見自己內在的模樣。

貧窮人生:最苦的不是沒有家,而是沒有家人 - 失落花園|海苔熊 心理學家

延伸閱讀

[1]Berndt, C.(2015)。韌性:挺過挫折壓力,走出低潮逆境的神秘力量(RESILIENZ)。台灣:時報出版。
[2]李玟萱、台灣芒草心慈善協會、林璟瑋、楊運生(2016)。無家者:從未想過我有這麼一天(Life Stories of the Homeless in Taiwan)。台灣:游擊文化。
[3]長尾剛(2008)。圖解榮格心理學(蕭雲菁譯)。台灣:易博士。

推薦閱讀

無家者:你有沒有想過,有一天你會變成街友?

*註解

小胖因為急性心肌梗塞,今天(2017/10/2)早上離開我們了(小胖的故事)。

小胖當初因為住進來芒草心,被社工發現他講話有冷面笑匠的特質,「小胖,你要試試看講自己的故事嗎?」「好啊。」然後我們發現小胖講話精簡幹練的風格相當吸引大家,「小胖,你要試試看當導覽員嗎?」「好啊」然後小胖在半年的辛苦訓練下,正式成為了導覽員。

小胖一邊當導覽員一邊做以工代賑,每個月的收入足夠他租房子了。「小胖啊,你要不要搬到我們辦公室樓上,我們可以就近照顧你,你也可以把自立支援中心的床位讓給更需要的人?」社工把小胖長滿蟑螂與蜘蛛的過期餅乾討價還價要丟多少,要把多少放到新家去,然後小胖正式離開收容所,自己租房子,脫離流浪生活了。

小胖的舅舅在某天晚上前來看他,「你們這裡是芒草心嗎?」「對啊。」「你們這裡是做什麼的?」我們好好的把芒草心在做的事情告訴小胖舅舅,小胖舅舅鬆了一口氣,「有你們照顧就太好了,我很擔心小胖被奇怪的組織騙」「舅舅要來聽小胖導覽嗎?」「以後有空我再來聽」。

小胖與阿俊在租屋處互相作伴生活了一段時間,小胖幫阿俊跑腿買雞腿飯,阿俊把找的錢給小胖。一個重聽一個大嗓門,倒也配合得剛剛好,社工常常在樓下聽見他們傳來的大笑聲。

最後一次導覽,小胖還對著阿和大喊:「阿和加油!」

然後今天早上,阿俊在浴室發現小胖。發現時,小胖已經沒有呼吸很久了。阿俊連絡了警察,警察找到芒草心工作人員,我們聯絡了家屬與葬儀社,辦完手續後一起到龍山寺裡拜拜,因為小胖反應比較慢,我們請神明幫我們告訴小胖可以上路了,去另一個更好的地方。

小胖在他的人生後段,有了租屋、有了作伴的人、有了一群會叫他要忌口並替他擔心的人。

「小胖,你有什麼人生願望嗎?」街遊創辦人文勤在和小胖去台南演講之前,曾經這麼問小胖。「嗯….想要賺錢自己可以租房子。」小胖的願望不知不覺已經實現了。


芒草心捐款資訊

勸募核可文號:衛部救字第1051364553
彰銀萬華分行(銀行代碼009)
匯款帳號:5029 01 007201 00
戶名:社團法人台灣芒草心慈善協會
愛心碼:9487

歡迎來參加街遊

http://www.hiddentaipe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