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761
海苔熊 心理學家
「討好前,停一秒。你的人生,不需要總是在普渡別人。」台大心研所畢,彰師大諮商輔導所博士生。專長領域:兩性關係、親密關係、社會心理學、正向心理學。推薦線上課程:【犯罪心理學】每個人,都有可能是犯罪者

今天受邀去看賺人熱淚的這部電影冠軍大叔,原本一開始以為是爽片,搞笑跟打殺的劇情之類的,但看到後來才發現,其實是一場大叔的英雄之旅(以下有雷)

之前看一個影評人說,電影的第一幕往往是最重要的一幕,隱藏著故事開始的地方(好啦,我知道你覺得這句很像廢話,先別急,我滿滿解釋)。這個大叔馬克(Mark)現在電影面的第一幕是他衣服背後的STAFF字樣,沒錯,他在一個地下酒吧當保鑣,儘管他過去有種種優異輝煌的挽力比賽成績,但卻因為種種原因,落魄到這裡當保鑣。

根據Joseph Cambell《千面英雄》的描述[1],這個時候通常會出現一個人(key man)來帶他脫離索然無味的生活——就是他稱之為「弟弟」的人。老實說我一開始看覺得很瞎,這個弟弟很愛錢、又喜歡擺闊、騙人,為什麼馬克要幫他?但如果你轉換一下身分就會懂了——

當你身處他鄉,被父母遺棄丟到國外讓別人認養,孤苦無意,職業生涯又落魄,最後只能淪落到底層社會當保鑣,沒有兄弟姐妹、沒有家人的你,當有一個人叫你「哥」的時候,你內心的感覺是什麼?

親情,是這趟冒險的開始,也是馬克踏上旅程的唯一理由。但這一趟充滿肌肉、汗水、蠻力的旅程,其實也是一個邁向內心脆弱的旅程。

肌肉底下的脆弱

你不要看馬克大叔外表堅強,其實有一顆玻璃心。最近我在練習分析夢境的時候(先岔題一下),發現有一件事情很有趣——夢境裡面不斷出現的東西,往往影射著沒有出現的那些東西[2](我知道你看不懂這一句所以我要舉例了):

  • 如果你的夢境裡面總是出現很多的女性,會不會你真正核心議題在男性上面?
  • 夢裡面有很多的小孩,會不會你真正擔心的並不是幼稚或者是青春,而是凋零或是衰亡?
  • 夢中你一直在逃跑、一直被追逐,但會不會其實你才是那個不斷地去追逐什麼的人?

在我的理解裡面,這就是現象學裡面的顯現/不顯現[3]。有的時候,一個東西都不存在,反而點亮了它的存在(好了我要拉回來了),這整部片充滿了許多的比腕力的鏡頭,好像要用力氣、青筋、滿滿的男性荷爾蒙,來輾過一些什麼似的——但你知道嗎,馬克大叔有多堅強、有多用力想要扳倒對方,內心就有多大的傷口沒有癒合。被母親拋棄、在國外求學因為種族歧視被霸凌、職業生涯中斷,長久下來他已經覺得自己是一個「不值得」的人,他內心面臨一種分裂,一方面極度渴望能有所謂的「家人」,另外一方面又覺得這樣糟糕的自己「不值得、不配」擁有家人,從這個角度看來,馬克的很多行為就可以理解了:

多次經過自己的家而不願意進去。

這段對我來說有兩個意義,第一個是他不確定這是不是自己的家,第二個是,他不確定在裡面的人能不能接納他。但不論如何,他在心境上都還沒有「準備好」要回家。

得知妹妹不是親生的時候,憤而離去。

四處漂泊,好不容易以為自己真的能夠有一個妹妹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妹妹並不是親生的,其實這時候內心的感覺應該是很複雜的,對我來說,至少有下面三種感覺:

  • 被背叛:我隻身回到韓國,本來以為有人可以投了,本來以為終於找到自己的家了,沒想到還是一場空。
  • 鬆一口氣:「原來媽媽並不是丟下我、選擇撫養妹妹,而是媽媽那時真的連一個孩子都養不起。」
  • 覺得自己沒有臉:既然跟他們不是親生血緣的家人,那還有什麼理由住在這個家呢?

最後這一點我想要特別說明一下,昨天有被遺棄經驗的人,經常會有一種感覺是「我能夠獲得的愛都是有條件的」[4],所以不論是去什麼地方、跟誰在一起,都需要「一個理由」。

在比賽前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承前面那一點,他覺得要等到「拿到奬牌冠軍」之後,有資格跟媽媽說話。

馬克的心裡面其實住著一個孤兒,長久以來當孤兒當習慣了,要多少的勇敢和堅強,才能夠支撐他走這些日子?因此,要原諒、和他內心的母親和解,是一段不容易的旅程,透過這次的比賽,他終於扳倒了內心執拗的自己。

找回自己的名字

片中另外一個精彩的角色是晉基,喜歡偷雞摸狗,懦弱、又軟弱,見風轉舵的一個存在。一開始我一直覺得這個角色很不討喜,外表長得很帥,卻總是只會鑽一些小漏洞,完全不靠譜,和大叔形成了強烈的對比。但電影既然把這兩個人當成「兄弟」安排,或許就意味著,他是一個人格的一體兩面:

  • 晉基:不可靠、易受到誘惑動搖、話很多。
  • 馬克:正直、堅強、一絲不苟、話很少。

從頭到尾,兩個人分分合合、有很多的爭吵、很多的彼此不諒解,看起來晉基一直是一個很沒用的角色,但實際上如果沒有他從中斡旋,調度拍紀錄片讓大家來認識馬克,有可能他最後連上場的機會都沒有。

除此之外,晉基在片中的中末段,也出現了一些改變。有一個駕駛丟錢給他父親,羞辱他,按照以往的個性就會拿了錢然後當作沒事,但那一次他抓著錢,跑去找那位駕駛算帳。在故事的最後,他也迷途知返,這對他來說,是一個很大的煎熬。

就跟我之前分析的許多動畫一樣[4],這部片也是「找回自己名字」的一個過程。晉基和馬克,最終都需面對自己內心的惡魔,對晉基來說,是那個懦弱、見風轉舵、見錢忘義的自己;對於馬克來說,現在歌受傷、覺得自己沒有價值、被遺棄的孤兒。

在經過這趟英雄之旅之後,晉基和馬克共同站在世界大賽的舞台上面,象徵人格兩個面向的整合,而馬克也找回了他自己真正的名字——白勝民。

後記

真的要說的話,這部片整體上看起來還算是四平八穩,壞人該出現的地方有出現、甘草人物該搞笑的地方有搞笑、英雄在當中有受到挫折、最後也元氣彈式(七龍珠梗)的在大家的集氣下獲勝,是相當好看的商業片。

不過也因為沒什麼意外的劇情,最喜歡看劇情片、有各種轉折的人來說,能會稍嫌無聊,主角厚度也不夠;不過,如果你生平無大志,只求好的開心哭得痛快,喜歡看蘿莉賣萌(片中的小女孩真是太可愛了)、卒仔嚇到漏尿的場景,那這部影片是闔家歡樂的選擇!

延伸閱讀

[1]Campbell, J. (2008). The hero with a thousand faces (Vol. 17). NY: New World Library.

[2]Mattoon, M. A. (1978). Understanding Dreams. Dallas, TX: Spring Publications.

[3]盧怡任、劉淑慧 (2014)。 受苦轉變經驗之存在現象學探究:存在現象學和諮商與心理治療理論的對話[An Existential-Phenomenological Study on the Transitional Experience of Suffering: Dialogues between Existential Phenomenology and Theories of Counseling and Psychotherapy]。教育心理學報, 45(3),頁 413-433。 doi: 10.6251/bep.20130711.2

[4]黃之盈(2017)。看不見的傷,更痛:療癒原生家庭的傷痛,把自己愛回來。台灣:寶瓶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