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想,大部份的人應該都會期待自己是能夠「樂在工作」的…吧!?

人的五大基本需求

心理學家馬斯洛有個很有名的「基本需求層次論」。這個理論將人的需求,從最底層的滿足生理需求開始,逐漸向上發展,最高層次就是「自我實現」。

如果將這個理論拿來套用在工作上,那麼「樂在工作」這件事,所涉及到的,就不能只有用「工作量及薪資所得是否成正比」那麼簡單來解釋了。(心理學沙龍:該走,還是該留?告別職場的情緒勒索!

有個朋友,他的工作性質有點像是SOHO族,四處接case,多年下來,倒也樂在其中。然而,有一天,他突然開始對手上的某個工作開始感到有些…,嗯,怎麼說呢?

這個工作,上工的前一天,剛好都是假日,但朋友始終無法好好地放鬆,總是思索著要怎麼準備第二天上工的素材。然而過程中,總還是覺得,缺了個什麼…、一種,說壓力嘛,也不是壓力,就是一種怪怪的心情…。說起來,這個讓朋友覺得說不上怎麼不舒坦的case,其實也是他所擅長的,而且換算時薪下來,也還算可以接受。

職業倦怠─找回工作熱忱-失落花園│顧浩然-諮商心理師

職業倦怠─找回工作熱忱-失落花園│顧浩然-諮商心理師

收入不是唯一考慮

所以,收入多寡這件事,並不是他每次面對這個工作時,影響其上工心情的原因。
這件事卡在他心中其實有好一段時間了。某一天他突然覺得有些通了。

原來,他發現,這個工作環境,存在著太多的無力感。

因為整個大系統及制度運作使然,他根本無從評估自己的投入,也無從評估自己的成效。再加上,很多時候工作環境所加諸在身上的一些限制,更讓他有種志不得伸的感慨。

於是,漸漸地,在這個case上,「上工」這件事,漸漸讓他無法在過程中享受自己的付出與貢獻,而變得愈來愈悶。

前面說了一堆,其實在描述的就是典型的「職業倦怠」

職業倦怠─找回工作熱忱-失落花園│顧浩然-諮商心理師

職業倦怠─找回工作熱忱-失落花園│顧浩然-諮商心理師

辨識職業倦怠徵兆

職業倦怠,說實話,在所難免,原因也很多元。

例如:可能是對現職沒有新鮮感了、工作量變大或變複雜,但自己的體力及應變力退化,導致無法負荷,又或者因為人際關係的衝突或不愉快,另外,家庭關係的緊張也會影響自己的工作情緒…。

當面臨到職業倦怠的景況時,往往也令我們開始思索:「我究竟是否該為五斗米折腰?」「我該不該毅然決然離職?「我如果離職了,那下一個職場會在哪裡?」

如果這些問題,一時片刻難以決定,心中不斷翻攪的結果,漸漸地,反應在生理上的,就是睡眠可能變得不好,或者第二天不想起床(未必是睡不好的關係)、沒胃口、身體感到緊繃…;在心理上呢?可能就是莫名的焦慮、笑不出來、容易變得不耐煩、抱怨工作…。

身、心理的疲倦,更將損耗了我們的能量,長此以往,就會出現精神官能症,如憂鬰、焦慮等。
坦白說,面對職業倦怠的情況,除非真的確定了下一個職場去處?或者真的心意已決?否則,「留」或「不留」都不是件容易決定的事。

以鼓勵取代自責

試著學習讓手上的工作變得好玩,也是預防職業倦怠的不二法門。

我個人有個思考,當我們面臨到職業倦怠的時候,不妨試著多給自己一些鼓勵。畢竟,我們都曾經盡力於自己的工作職份。

很多人對自我都有很高的期許,自我期許是進步的動力。但如果自我期許變成自我批判或者自我否定,就不太好了,因為它很可能粉碎了我們的自信,把自己打趴在地。

此外,試著學習讓手上的工作變得好玩,也是預防職業倦怠的不二法門。

職業倦怠─找回工作熱忱-失落花園│顧浩然-諮商心理師

職業倦怠─找回工作熱忱-失落花園│顧浩然-諮商心理師

我們都有豐富寶藏

每個人都是從玩耍開始,慢慢地讓自己長大。

「好玩」這件事很重要。

我們每個人不都是從玩耍開始,慢慢地讓自己長大嗎?
曾幾何時,我們失去了那份好玩的心情了呢?

我始終相信,每個人能活到現在,一定都擁有自己豐富的生命資源。
想想看,我們從還是只能躺在床上、等待父母餵養我們的嬰兒,到慢慢讓自己開始翻身、用著細小的手撐起身子想要坐起來、接下來想要站起來、然後想要自己走路…,經過了不知凡幾的挫折?

所以,學習相信自己很重要。

相信自己能走到今天,身上絕對有足夠可用的資源。
然後,帶著這個資源,為自己在面對職業倦怠時,做一個最合適自己的選擇。

職業倦怠─找回工作熱忱-失落花園│顧浩然-諮商心理師

職業倦怠─找回工作熱忱-失落花園│顧浩然-諮商心理師

推薦你

該走,還是該留?告別職場的情緒勒索!

「工作狂」還是「工作投入者」?有愛差很多!

該走,還是該留?告別職場的情緒勒索!

該走,還是該留?告別職場的情緒勒索!

顧浩然 諮商心理師

現任杏語心靈診所資深治療師。曾任職軍旅、媒體及公部門,對於工作轉換與選擇之徬徨與困擾、壓力之調適、難以面對權威人物之相關議題擁有豐富之工作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