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渴膩怒/編修:海苔熊

「你也太敏感了吧!」這句話熟悉嗎?

來講個「太敏感」的故事吧。前陣子看了公視去年的心理分析節目「大腦先生」,節目中用了許多童話心理學,去揭露來賓的各種自我面向*。

榮格認為,童話故事中的角色跟情節是人們集體潛意識的投射,當中包含各種角色原型,或暗喻、或牽動著我們的自我認同跟生活經驗,是我們想都沒有想過的。我覺得非常有趣,所以我也試著挑了我自己印象深刻的故事,自行分析了一下。

我的故事是《豌豆與公主》,是安徒生1835年發行的童話故事,故事是這樣的*:

《豌豆與公主》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住在富裕王國中的王子,到了適婚年齡。他的母后認為,是時候給他討個老婆了。但這個王子不想隨意找個女孩結婚,他希望可以找到一位「真正的公主」來當他未來妻子。所以他遊遍世界各地,尋訪各個王國,並和所有公主會面,但他還是找不到自己滿意的對象,因此十分傷心。

後來,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一個全身濕透、泥濘而狼狽的年輕女孩,來到城堡前敲門。國王給她開了門,女孩優雅地鞠了個躬,禮貌地問「抱歉,我和我的侍衛走散了,又餓又冷又累,能不能讓我留宿一晚?」她並自稱自己是個真正的公主,但沒人相信她的話。不過她還是被招待,住了下來。

皇后打算試試這個年輕女孩的誠信度,於是前往臥室,把所有床墊和床單都從床架上拿起來,並在底部放了一顆小豌豆,然後再在這顆小豌豆上放上二十張床墊,以及二十張羽絨被,並讓女孩在這張床上睡了一夜。

隔天早上,女孩醒來之後,皇后便問她昨晚睡得如何。

「嗯!很不好!」她說:「我整晚幾乎沒有闔眼。天曉得床下到底放了什麼,我覺得自己躺在一個硬硬的東西上面,我現在全身腰痠背痛、都是瘀青,真是太糟了!」

皇后於是立刻安排一場婚禮──因為,只有真正的公主才能擁有如此細緻的皮膚,有辦法感受到四十層床墊下藏著一顆小豌豆。最後,王子與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如果用一段話來概括這個故事,大概就是「媽寶王子用老媽建議超荒謬的辦法,娶一個過度敏感的公主為妻,並讓媽媽快速進行婆媳鬥爭前哨戰」吧。但仔細思考我發現,卻和我自己有很深刻的關聯……

我記憶中的豌豆公主

童話治療:你也是被說「太敏感」的豌豆公主嗎?- 失落花園

這是我記憶中的故事。在那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城堡傳來敲門聲,老國王跑去開門,看見門外站著一個濕透的女孩, 一身狼狽但還是很有禮貌、很優雅地問:「抱歉,我跟我的侍衛走散了,我又冷又餓又累,可不可以讓我留宿一晚?」

從童話中看見自己

據維基百科說,安徒生本人就是一個病態敏感的人,而這層敏感並非生理上的,而是心理上的對感情、同理的敏感。同時,安徒生也渴望成為上流社會的一員,對貴族制度抱持著恐懼和喜愛的雙重感受。

而對我來說,這是一個處理「敏感、偽裝、家庭、身份認同和完美主義」的故事,年輕女孩/公主的確也是我強烈的投射。我對我的敏感既深惡痛絕(因為真的太困擾了)、卻又驕傲無比,因為作為一個過度在乎他人看法、又害怕競爭的人,我需要一個不會有人來複製、學習、比較的特質(多半是主流價值中,偏向負面的),來支撐我的獨特性。(推薦閱讀:高敏感是種天賦:肯定自己的獨特,感受更多、想像更多、創造更多

我經常會為周遭比較親密的朋友「覺得自己沒有選擇的權利」這件事而生氣,而這生氣的背後是很心疼。後來才發現,大概是我投射自己的困境到別人身上,所以比較好的朋友有的共通點都是「無力感」跟「受限於他人」,因此我也一度會很用力地想要改變別人、推別人出去突破什麼等等。

在我的經驗中,這份敏感顯然不能免除於血淚和黑暗之外「無痛獲得」,所以我確定它就像指紋一樣不容易被「搶走」,即使我「偽裝」成全身泥濘、狼狽不堪的模樣也無所謂,因為它仍是我獨一無二的識別,我無須大聲張揚宣稱「我是公主」,老娘我就是。

也因此,每個黑暗跟遺憾,都會被我挖掘得特別深、特別尖刻,因為那是打磨我的敏感唯一的辦法;因此,一方面我讓痛苦越來越放大,一方面卻又像嗑藥一樣停不下來,也許是因為我害怕,一旦我不坐擁敏感的冠軍寶座,我就不是「真正的公主」了。

童話治療:你也是被說「太敏感」的豌豆公主嗎?- 失落花園

「被選擇」的魔咒

可是至始至終,我都把自己放在「被選擇」的狀態,因為只有被選擇的人,才需要做到「極致完美」而得以生存,但主動選擇的人不用。為什麼我會主動行動(去敲門),卻又被動等待(被評價/鑑定是否為真公主)?

比起灰姑娘,讓王子拿著替她量身定制、她遺落下來(代表「獨一無二」的玻璃鞋),全國上上下下去試穿、找尋她的芳蹤,豌豆公主的情境完全相反,豌豆公主沒什麼了不起,就只是個「剛好」符合條件的女孩而已。

而弔詭的是,公主要的是庇護、休息、躲雨的地方,她並不要王子。我想,即使庇護所中有王后給出如此機車的測試,她也無所謂吧,畢竟已經習慣了。

話說回來,如此處心積慮的王后又是誰呢?那個高度控制、完美主義、嚴格篩選他人且用好意包裝不懷好意的人,似乎也是我。是否,真的有那樣一個地方、我心裡可以有一棟那樣的城堡,可以同時接納跟包容這樣病態敏感的公主和高度控制的王后?

周遭的朋友、長輩總是告訴我,不要這麼敏感、堅強一點、勇敢一點,對此我既覺得被拒於門外又感到委屈,因為我的敏感很多時候,正是為了保護他們不要被我的獨特跟一針見血傷到,所以才處處小心提防。(推薦閱讀:分享非凡經歷可能反被冷落

我心裡其實住著一隻狂傲又很殺的怪物,如果把它放出來,我不確定會不會把所有人都嚇跑,就像《冰雪奇緣》的艾莎,對於自己創造力強大且攻擊力道強的冰雪魔法難以掌控、怕傷到人一樣。

而我的敏感某種程度就是艾莎的手套,想藉此告知世人「我比你脆弱」、「你可以欺負我」,所以「不要害怕我」,但如此自傷傷多了後,又忍不住長出對外的刺來自保,最後最後,還是變相地傷了人。

我當然覺得敏感讓我困擾、受傷,想要剔除它、終結這種難受,可是一方面又覺得,這份敏感也在替我捍衛我的本質!

童話治療:你也是被說「太敏感」的豌豆公主嗎?- 失落花園

找回內在的老國王

童話故事裡面,常常會有一個強勢的角色,以及一個相對弱勢的角色,在豌豆公主當中,就是皇后對上國王。我覺得,老國王雖然沒什麼戲份,也沒講半句話,但卻是很有存在感的角色。

因為他是在風雨夜裡前去開門的人,他沒有評價公主什麼,也沒有要公主證明或拿出些什麼,他就這麼讓公主進門休息了。雖然他讓公主進門(接納),可是我無法摸透他的心思,他對公主又是怎麼想的?所以很好奇,但也有些害怕他⋯⋯不過他半句話都沒講這件事,應該是整個故事裡讓我覺得很自在跟安心的地方。

童話治療:你也是被說「太敏感」的豌豆公主嗎?- 失落花園

我問自己:「這個老國王能夠接納你、給你安穩的感覺、不評價你、但卻又不太清楚面貌、甚至不太敢去看他的樣子是長什麼樣子,感覺對他有點害怕、又有一點摸不透。在我過往的生活經驗當中,有類似老國王這樣的人嗎?」

  • 第一層的聯想(親密關係):我一開始想到的是念大學的時候,我曾經非常迷戀也非常依賴一位的老師。他溫和穩重、而且不像其他人一樣總覺得我很奇怪(而是有趣?),可是他年紀大到可以當我爸,而且才剛當爺爺。
  • 第二層的聯想(平行關係/原生家庭) :後來想到的是我爸。這位老師的外表、行為、談吐跟價值觀,有很多地方都跟我爸極為類似,但唯一不同的是,他有我爸沒有、而我最想要的感性、柔軟跟溫情。
    我爸是一個非常疏離跟極力迴避情緒情感的人,我長大的過程中他常常不在⋯⋯就像這個故事的那個國王一樣,我看不見他的表情,而且沒有聲音、也經常不在。
  • 第三層的聯想(自我):會不會我的心裡面也住著一個老國王?能夠無條件的接納我、在大雨的時候收容我,但其實我又有一點害怕他出現?

仔細剖析這個故事之後,我原先以為,唯有我真正被人接納跟理解,而不是被當成怪人怪物時,或許「敏感」的盔甲才能功成身退,但現在我發現,其實自始自終評價我的都是我內在的「母后」,當我能讓內在的「老國王」出現一下,真正的接納自己「敏感」、為自己說話,才能走出「被選擇」的詛咒。

童話治療:你也是被說「太敏感」的豌豆公主嗎?- 失落花園

延伸思考

這個故事中有四個角色「年輕女孩/公主、王子、皇后與國王」。他們身上分別有幾個可以思考的點,你也可以跟著想一想:這個故事有什麼問題?

整理完這些特點,有些不明所以的問題也跟著浮現,像是:

  • 為什麼「公主」會一個人在風雨夜到處亂走?她沒有自己的家跟家人可以回去躲雨嗎?
  • 為什麼王子需要找一位「真正的公主」?
  • 為什麼「真正的公主」是用「敏感」來鑑別?
  • 「敏感」是貴族鐵錚錚的無聲身分證嗎?
  • 為什麼敏感要用豌豆(痛苦、不舒服)壓在一堆床墊和羽絨被(柔軟、舒適)來測試?
  • 皇后怎麼知道這樣的測試法的?她自己睡在這個情境上,也能感受得出來豌豆的存在嗎?
  • 還是王子也是如此敏感到能感受到豆子的體質?
  • 女孩能「堅強到」忍受在大風雨夜中步行的狼狽難過(正在動的狀態),卻「脆弱地」無法忍受床墊下的一顆小豆子(靜止、睡眠的狀態)?
  • 年輕女孩天生就能感受到豆子的存在嗎?為什麼她的敏感如此病態?還是這是後天養成的?有沒有可能她是個演技精湛的假貨?或是敏感被訓練出來的詐欺者?
  • 睡在20張床墊跟羽絨被上的「超級好待遇」過於誇張,這麼明顯的怪異之處,女孩沒有疑問、不覺得奇怪嗎?皇后沒有常識嗎?
  • 這麼敏感的公主,要怎麼在這段關係中生存?
  • 為什麼國王總是沒有聲音也沒有戲份?(雖然比起大部分故事中一開始就掛了的國王算好了)
  • 公主經常在睡覺,而且都是某位年長女性、通常是母親的角色,讓她們「被睡著」的。但相較於其他公主睡了數年甚至百年,為什麼豌豆公主只睡了一個晚上,而且還是非親非故別人的媽媽讓她睡的?

角色解析

【年輕女孩/公主】

  • 和大部分的公主童話以公主作為主角不同,她是故事的配角。
  • 是家庭系統(城堡)的外來者,不在預料之中的意外訪客。
  • 她「主動」去敲城堡的門,卻讓自己「被動」地被評價、被選擇、被證明,並且在一個毫無主導、抵抗和防備的情境下(睡眠狀態)被測試。
  • 她非常地疲憊,只想要休息。在風雨交加的夜晚走了大段路,一身狼狽,沒有公主的樣子。
  • 沒有人相信她說的話,皇后懷疑她的誠信。不知打哪來,沒有歷史背景可追尋,也無法證明自己的身份、自己是誰?
  • 她只知道有東西讓她不舒服,但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
  • 她從頭到尾尋求的都是「能溫飽休憩的庇護」,而不是王子。所以王子是誰並不重要嗎?
  • 結婚時也是倉促「被結婚」,並沒有表達任何意見地接受了。
  • 敏感跟不舒服,是她唯一的身份和價值證明。
  • 她的敏感必須夠「好」(夠極端),才能在「被選擇」的情境中脫穎而出。

【王子/兒子】

  • 傀儡主角,實際上沒有自己判斷跟選擇的能力。
  • 努力了半天卻徒勞無功而返。
  • 媽寶,人生是母親在決定的。(推薦閱讀:你是「受控者」嗎?看穿無形的心理操控量表分析結果
  • 條件無上限的要求,永遠無法被滿足。
  • 公主是「誰」不重要,只要是「真的」就好。
  • 完美主義下的失敗者,只有媽媽在,才可以達成願望。

【皇后/母親】

  • 主角,挑剔的一家之主。
  • 用嚴苛而荒謬的不合理方式,測試年輕女性,卻也是唯一一個可以證明公主身份的人。
  • 完美主義的規則制定者。
  • 完美的規則和普世價值、主流價值不同。
  • 那20層柔軟的床墊和羽絨被,是用誇張的好意包裝的不懷好意。
  • 為兒子把關選擇,製造溫室,還擅自作主地為王子和公主辦了婚禮。(推薦閱讀:你是個過度負責的父母嗎? — 如何讓孩子長大

【國王/父親】

  • 沒有戲份。
  • 在家裡沒有意見跟聲音。
  • 不問身份,給女孩開了門(或許是接納、包容?)。

【其他】

  • 其他(國家正牌的)公主:再怎麼外表光鮮亮麗、有身分證明,都還是「假的」公主。
  • 豌豆微小不起眼,卻是令人不舒服、痛苦、焦慮、輾轉難眠,會讓身體瘀青(但又不會流血)的存在。

註解

*大腦先生第18集分析劉真跟楊千霈,就做了大量的童話心理分析,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免費註冊公視會員就能觀看: https://www.ptsplus.tv/program/2016693

延伸閱讀

Bettelheim, B.(2017)。童話的魅力:我們為什麼愛上童話?從〈小紅帽〉到〈美女與野獸〉,第一本以精神分析探索童話的經典研究(The Uses of Enchantment: The Meaning and Importance of Fairy Tales)(王翎譯)。台灣:漫遊者文化。
Cheinen, A. B.(1999)。大人心理童話(郭菀玲譯)。台灣:晨星。
Franz, M.-L. v.(2016)。解讀童話:從榮格觀點探索童話世界(徐碧貞譯)。台灣:心靈工坊
Kast, V.(2004)。童話治療(林敏雅譯)。台灣:麥田。(已絕版,詳洽各大圖書館)
Orenstein, C.(2003)。百變小紅帽:一則童話的性、道德和演變(Little Red Riding Hood Uncloaked)(楊淑智譯)。台灣:張老師文化 。(已絕版,詳洽各大圖書館)
Pullman, P.(2015)。格林童話:故事大師普曼獻給大人與孩子的53篇雋永童話(Grimm Tales: For Young and Old)(柯惠琮譯)。台灣:漫遊者文化。
呂旭亞(2017)。公主走進黑森林:榮格取向的童話分析(Seven Talks on Fairy Tales Analysis)。台灣:心靈工坊。
林文寶、許建崑 (1998)。 認識童話。台北市: 天衛文化。
河合隼雄(2015)。童話心理學。中國,海南:南海出版公司。
苑媛(2014)。解讀童話心理學。台灣:國家。

有任何問題或指教,請不吝和園丁聯絡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