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2,402
失落花園 園丁
有任何問題或指教,請不吝和園丁聯絡 [email protected]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內在小孩,內在小孩分成「陰鬱小孩」和「陽光小孩」,童年所獲得的正面感受,造就「陽光小孩」,代表幸福及喜樂,是我們熱愛生命、樂觀且堅強的核心本質;而負面感受則造就「陰鬱小孩」,我們的負面想法,連同由此所產生的沉重情感全都積累在他身上,將引發自我否定、自卑、緊張與恐懼等。

我們的陰鬱小孩和陽光小孩的形塑,都是源於兒時親密關係所獲得的經驗。因此我們可以合理推論出,我們究竟比較常處在哪一種小孩模式裡,「教養」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

  • 陽光小孩模式裡:由良好的自我價值感,與對自己和他人的信任感所塑造出的
  • 陰鬱小孩模式裡:不僅自己感到不安,同時也會以不信任的態度對待他人的

心理基本需求正如身體基本需求,一輩子都不會有所改變

現今存在各式各樣的教養顧問,會為父母指出該如何妥善陪伴子女度過童年的所有階段,包括如何解決典型的親子衝突,或是如何將那些不受歡迎的言行舉止導向正軌。然而,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教養所涉及的其實是更為根本的問題:

每個孩子都有多種不同的「心理基本需求」,像是「關係的需求」、「獲得認可的需求」等。

父母若能讓子女的這些心理基本需求獲得適度滿足,子女就能成長為一個具有基本信任、從而能夠信任自己和他人的人。

著名心理治療專家克勞斯.格拉維(Klaus Grawe)曾經針對這些心理基本需求及其對人的重要性進行深入研究。在本書中能幫助我們更進一步了解自己及內在的陰鬱小孩,可謂「一箭雙雕」:透過這一套深具意義的分類系統,一方面能讓人較容易理解自己在童年所受的影響,另一方面也有助於理解自己當前所面臨的問題,因為這些問題的根源其實多半深植於童年。

我們的心理基本需求,正如身體的基本需求,基本上一輩子都不會有所改變。這代表每當我們出現某種舒服或不舒服的感覺,就觸及到一種或多種我們在心理和身體方面的基本需求。在最好的情況下,我們察覺到自己的基本需求獲得滿足,而我們則會感到舒適。或者,我們也可能會因自己的不適而察覺到自己欠缺什麼。這四種心理基本需求分別是:

《童年的傷,情緒都知道》:你是陰鬱小孩還是陽光小孩? | 失落花園

當需求受到傷害

我想,應該沒有任何心理問題無法歸因於以上一種或多種基本需求遭到傷害。書中有個例子,米歇爾因為莎賓娜忘了幫他買最愛的臘腸而暴跳如雷,他之所以有這樣的舉動,無非是因為他在「提升自我價值與獲得認可」的需求上感到受挫;另外,他在「獲得快樂」與「控制」等需求上也未能獲得實現。

每當我們感覺到壓力、苦惱、憤怒或恐懼,我們的基本需求定會在其中參上一腳,且經常不僅是一種需求未能獲得滿足,而是多種,甚或全部。

舉例來說,當我們為失戀所苦時,我們的「關係」需求首先遭到打擊,不僅如此,「控制」(因為我們無法對所愛的人施予任何影響)、「獲得快樂」等需求也連帶受挫;此外,我們還會因遭拒而在「自我價值」上嚴重受創。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會在基本需求上全線潰敗,因此失戀就會像上述這樣把我們吞沒,讓我們的心靈變得萎靡不振。

若是我們能在四種心理基本需求的映襯下觀察自己的問題,那麼造成難題的原因將變得更清楚、更一目了然。原本顯得十分複雜的問題被化約成核心本質後,解決難題的答案也將自然浮現。

再次以米歇爾為例。倘若他能知道,由於莎賓娜忘了幫他買他最愛吃的臘腸,以致他的「提升自我價值與獲得認可」的需求受挫,那麼他就已經有所進步。刺激(忘了買臘腸)和反應(暴怒)之間的陰暗地帶已然變得有些明朗。當他知道,自己之所以會暴跳如雷,其實是因為「獲得認可」的需求遭到傷害,就有可能會令他從自己原本的心理模式抽離出來,並對於「他的自我價值是否『確實』為莎賓娜的健忘所傷」這個問題有更清楚的理解。

這個問題的答案也許就是「不!」有鑑於這項認知,當下回再發生類似情況時,他或許就能以比較和緩的方式來面對。他或許也會自問,究竟什麼才是自己如此敏感的真正原因?這個問題則會讓他進一步意識到,早自童年,他就已經知悉自己不被看見或需求不被贊同的那種感覺。他也許會想起和母親之間發生過的一些事,然後從中看出,也許事情和莎賓娜根本完全無關,

真正有關的其實是自己和母親的關係。如此一來,他便能朝向自己及自己問題的解答邁進一大步。

《童年的傷,情緒都知道》:你是陰鬱小孩還是陽光小孩? | 失落花園

孩子的四種心理基本需求

在進一步說明米歇爾或你如何才能終結舊模式之前,我想先詳細說明人的四種心理基本需求。閱讀時,你可以同時進行自我觀察,看看你的陰鬱小孩和陽光小孩是如何在這些心理基本需求下被形塑出來。

關係的需求

對關係的需求會從出生一路伴隨我們,直到死亡。如前所述,如果沒有關係,嬰兒就無法生存。如果人們拒絕與很小的幼兒做身體上的接觸,他們就難逃一死。除了身體方面的照顧外,對於關係、歸屬和融入群體的渴望,同樣也屬於我們的基本需求。關係的需求在無數情況裡都扮演著某種角色,非僅限於愛情或家人中。舉例來說,當我們與朋友聚會或聊天、與同事共度午休時間、與人通信,或與大眾一起在公共場所透過大型螢幕觀看現場轉播,我們都能從中滿足自己對於關係的需求。

兒童對於關係的需求會因父母的怠慢、拒絕與/或虐待而受挫。怠慢的範圍十分寬廣。情況輕微時,當慈祥的父母由於外在環境因素備感壓力或力有未逮,兒童可能會因此感到自己被忽略,例如父母為養育四名子女而手頭緊迫時。在嚴重情況下,兒童則可能受到具有心理障礙的父母或照顧者在身、心上的虐待。

當兒童在關係需求上受挫,可能會對他的心理發展造成各種不同的影響。其中,童年時期究竟遭受多麼嚴重的怠慢當然扮演了某種角色,不過兒童的秉性同樣也有關係。這些因素的交互作用決定了,兒童究竟只是在自我價值感上輕微受挫,還是會嚴重到發展成精神障礙。大多數情況下,這都會影響兒童在人際關係方面的能力:要不就是成年之後會逃避親密關係或一再摧毀這樣的關係,或是發展出緊握不放的關係行為,從而變成老是依賴伴侶或他人。

《童年的傷,情緒都知道》:你是陰鬱小孩還是陽光小孩? | 失落花園

自主與控制的需求

除了關係的需求,兒童一如成人,也會有「自主」的需求。對幼兒來說,這代表著他們不僅想要被擁抱、被餵養,同時也想要親自去探索這個世界。幼兒天生就具有「探索慾望」。兒童會有一種強大的企圖心,一旦自己的能力許可,就想自己試試看。在沒有父母的協助下,當他們能夠獨力完成些什麼,他們就會備感驕傲,因此當父母想要幫助年幼的子女時,孩子經常會表示要「自己來!」。我們的整個人生發展,其實就是被設計成逐步脫離父母的照顧,慢慢走向獨立。

自主代表「控制」,而控制則代表「安全」。

當我們說某人是「控制狂」,其實是在描述某人因極度關心自己的安全所表現出的行為,因為他在內心深處(由於陰鬱小孩的影響)強烈感到不安。除了希望得到安全,希望得到「權力」也算是自主需求。從出生起,我們便不斷努力於希望能對周遭發揮某種程度的影響力,以避免落入無助、無力的窘境。我們能夠發揮影響力的工具,會隨著人生發展有所改變。最初,我們只能利用嚎啕大哭去吸引他人的關注,漸漸長大之後,我們則轉而利用複雜的言語或各式各樣的行為。

兒童的自主需求會因父母而受阻或受挫。過度呵護或強烈控制年幼子女的父母,往往會在子女身上施加許多規定,將子女侷限在狹窄的規範裡,從而妨礙他們培養出自主性。兒童在其發展過程中會將父母的這些焦慮和過分控制內化,這樣的人在日後總會自己綁手綁腳,因為他們會強烈懷疑自己的能力。

同樣地,那些出於好意而為年幼子女去除過多阻礙的父母,也會對孩子的發展帶來不良影響。這樣的小孩長大成人後,也會覺得自己無法獨當一面,總想著要依靠能替自己負責的人。或者,他們也可能會徹底與父母的教養劃清界線,培養出某種野心,放蕩不羈,甚至會以濫用的方式,行使盡可能更多的權力。

《童年的傷,情緒都知道》:你是陰鬱小孩還是陽光小孩? | 失落花園

自主與依賴的衝突

在內心裡尋求「關係需求」與「自主需求」間的平衡,是每個人都必須自我克服的挑戰之一。這關係到一項人類的基本衝突,在專業文獻裡被稱為「自主與依賴的衝突」。「依賴」在此可被理解為「關係」的同義詞,指的是年幼子女對於父母的關注及照顧的依賴。如前所述,這樣的照顧,唯有當有人與幼兒建立關係的情況下才能夠實現。多數情況下,是由父母其中之一,或由父母兩人共同完成。如果父母能夠細膩且慈愛地滿足年幼子女的身、心需求,年幼子女的大腦裡便會形成一些神經連結,這些連結不會只將「依賴」和某些負面的東西關連在一起,而會與受到呵護的狀態產生連結。在這些幼兒的大腦裡,關係被儲存成某種「安全且值得信賴的東西」。專業術語上會說,兒童發展出與其照顧者相連的「安全關係」。相反地,如果兒童覺得照顧者並不可靠,則會形成所謂的「不安關係」。後者其內在陰鬱小孩會顯露出深刻的信任傷害,而擁有「安全關係」的人,其陽光小孩則遠遠比較容易信任自己與他人。

理想情況下,父母可以同時滿足年幼子女在「關係與依賴」及「自由發展與獨立自主」兩方面的需求。在這種情況下長大的孩子能培養出基本信任,獲得一種深刻的安全感,它不僅關係到信賴自我,同時也關係到信賴人際關係。這種基本信任當然也可能在日後的人生中,被諸如暴力或虐待等創傷經歷強烈動搖。不過在多數情況裡,基本信任會持續存在,成為人們一生的助力來源。比起無法獲得這種基本信任的人,具有基本信任者比較容易在人生中獲得安全感。他們往往逗留在陽光小孩的模式中。

不過別擔心,在童年後的人生歲月裡,我們還是可以激勵我們的陽光小孩。至於如何做到,後文會再詳細說明。如果一個孩子在關係需求與/或培養自主性上受挫,在信任自己和他人方面就會出現問題。為了消弭這種不安,他會不自覺地尋求某種解決方法或保護策略。這種自我保護會(不自覺地)朝「自主」或「依賴」其中一邊傾斜而形成。如果內心的平衡偏袒「自主」,這個人便會產生較高的自由與獨立需求。其結果就是,他,或是他的內在陰鬱小孩會避免與人建立(過於)親密關係。他的內在陰鬱小孩會堅決認為,自己不能(真正)相信其他人。對於這樣的人來說,安全代表維護自己的獨立與個人的自由。以心理學而言,這樣的人難以與某個人緊密結合,也難以相信愛情關係。他們對於關係充滿焦慮或恐懼,這意味著他們若不是無法與人結為伴侶,就是無法真正讓伴侶靠近自己,或是在短暫的親密後就會趕緊與伴侶保持距離。

相反地,如果內心的平衡向「依賴」傾斜,這個人便會產生偏高的關係需求。他會緊抓住自己的伴侶,或者,他,或是他的內在陰鬱小孩會萌生沒有伴侶就活不下去的感覺。這樣的人會惶惶不安地懷疑自己是否真有能力獨當一面。

《童年的傷,情緒都知道》:你是陰鬱小孩還是陽光小孩? | 失落花園

獲得快樂的需求

如同成人,兒童的另一種基本需求就是「獲得快樂」。快樂可以透過不同的知覺管道為人所感受,譬如我們可以在吃飯、運動或欣賞電影中獲得快樂。快樂和不快樂與我們的情緒關係密切,在我們的動機系統中十分重要。簡單來說,我們總是致力於獲得快樂與避免不快樂,藉由某種形式來滿足我們的需求。

學習調節快樂與不快樂的感受,對一個人來說關乎生存。我們必須習得「延後滿足」和「放下慾望」這些「挫折容忍力」。教養的重點之一,就在於教導兒童妥適面對快樂與不快樂的感覺。

某些父母會在快樂的感受上過於嚴厲限制子女,某些父母則會在這方面過於溺愛。嬰幼兒時期,小孩的關係需求與快樂感受兩者緊密相關。嬰兒對於諸如餓、渴、冷、熱、痛等的感受,只會分成快樂與不快樂的感覺,因此照顧者的工作就是藉由滿足他們的需求,為他們帶走不快樂的感覺,同時製造出快樂的感覺。如果照顧者在這方面做得不夠,小孩的關係需求也將因而受挫。

同樣地,在日後的發展過程中,兒童的自主需求與快樂感受兩者間也存在密切關連。如果母親禁止子女在用餐前吃糖,那麼在這一刻,不僅子女的快樂感受,連帶地還有他們的自主需求都會一併受挫。

如果一個人的快樂需求連同自主需求在兒時受到過於強烈的規範,為了適應父母的教養風格,將導致長大後的他或是他的內在陰鬱小孩發展出某些敵視享樂的原則與強迫行為;或者,為了與父母區隔,長大後的他可能會毫無節制地放任自己耽溺於享樂之中。相反地,如果一個人在兒時受到過分的溺愛,那麼他長大成人之後,則會有難以節制慾望的問題。

在實現快樂與放下慾望間找到良好的平衡點,對大多數人而言是一場無處不在的日常挑戰,無論他們的內在小孩為何。我們的意志力會被潛藏於各處的無數企圖大量消磨。光是在超市裡逛一圈,我們就明顯需要壓抑購買慾的能力。我們的意志力不僅會被放棄快樂磨損掉,更會被克服不快樂給消耗掉。就這樣,我們每天都必須去做無數一點也不會令我們感到快樂的事。在大多數人身上,這種情況從每天一早起床就開始,直到夜間刷完牙上床睡覺才結束。我們總是必須壓抑某些衝動,如引誘我們去開冰箱、上網,或是去小酒館喝一杯。紀律是成功人生最重要的前提之一。然而,在這個物質富裕且選擇性近乎無限多的時代,紀律卻會飽受消磨。

關於意志力、紀律、享受和感官的歡愉等主題,將留待〈抗癮的寶貝策略〉(請見第320頁)與〈消除你的惰性〉(請見第327頁)中再做詳細說明。

《童年的傷,情緒都知道》:你是陰鬱小孩還是陽光小孩? | 失落花園

提升自我價值與獲得認可的需求

我們天生就具有獲得認可的需求。這項需求同樣也和關係需求緊密交織,因為如果沒有人認可我們,我們就無法形成任何關係。與某人建立起關係的這種感覺,其實也是一種「愛」或「認可」的形式,因此這種需求同樣也攸關生存。不過,我們之所以致力於獲得認可,還與另一種情況有關:在嬰兒時期,我們會透過父母的行為去學習得知自己是否受喜愛、受歡迎。美國知名性學專家大衛.史納屈(David Schnarch)將這個過程稱為「反射的自我價值感」,意指兒童會從他們的照顧者看出自己是否「OK」。舉例來說,如果母親對著年幼的子女微笑,對於孩子來說,這樣的舉動就彷彿是他們自己在照鏡子,鏡子顯示出母親對於他們的存在感到歡喜。透過照顧者的這些舉動,孩子會培養出自己的自我價值感。長大成人之後,我們還是有獲得他人認可的需求,因為我們已被制約成必須透過他人的鏡像,來獲悉我們的自我價值。這並非只適用於童年時鮮少獲得肯定的人,對於那些在童年時獲得許多肯定的人也同樣適用。

儘管如此,我們的自我價值感,對於我們究竟有多需要他人的肯定還是有所影響。自我價值感不穩定的人,也就是較常認同於自己內在陰鬱小孩的人,多半遠比充滿自信、其陽光小孩發展良好的人更加依賴外界的認可。自我價值感是我們心靈的「震央」;雖然它能供給許多心理能量,可是當它受創時,卻也會製造出各式各樣的問題。我們將不穩定的自我價值感歸給陰鬱小孩,把穩定的自我價值感歸給陽光小孩。至於如何才能激勵陽光小孩、撫慰陰鬱小孩,則是本書的重點。

這四個需求層面,都可能對成長中的孩子造成負面或正面影響,從而形塑出陰鬱小孩和陽光小孩。

《童年的傷,情緒都知道》:你是陰鬱小孩還是陽光小孩? | 失落花園

多數的人生問題,源起於自我保護

如果我們堅信自己內心所受的那些影響,在不知不覺中(全然地)與內在的陰鬱小孩融為一體,那麼我們就會盡力去壓抑陰鬱小孩,或是讓自己的言行舉止盡可能不去察覺到自己的負面信條。

特別是,我們也會盡力不讓他人察覺到,我們覺得自己有多麼不足。因此我們會發展出所謂的「保護策略」,藉以保護我們免於遭受自己內在陰鬱小孩的負面情感和想法所侵擾。許多保護策略大多是在我們還是小孩時就發展出來,不過也有長大成人之後才發展出的,例如藉「癮」來逃避。

重要的是,我們必須了解,我們身上其實背負了大量的信條,這些信條是由於四種心理基本需求中的一種或多種受到傷害而產生。相應地,大多數人也都具有多種保護策略。大部分的保護策略都會反映在行為層面上,從我們的日常行為中顯現出來。

《童年的傷,情緒都知道》:你是陰鬱小孩還是陽光小孩? | 失落花園

保護策略的影響

如果有個人懷有例如像「我不夠格」這樣的信條,他可能會(在不知不覺中)去做許多事情,藉此令它失效;也可能聽從它,而後(在不知不覺中)去做許多事情,藉此證明它。令這項信條(或其他類似且關係到自我價值的信條)失效的典型策略之一就是「追求完美」。追求完美很少源自熱情獻身於某種活動,多半產生自潛意識中對失敗或遭拒的恐懼。許許多多人都會因為自己的負面信條,而極度努力地想把所有事情統統做對。錯誤和失敗會在他們身上引發強烈的羞恥感;畢竟這樣的情感令人痛苦地證明了,他們的確有缺失。

相反地,另外些人則會乾脆屈服、順從、聽天由命。這些人在兒時就常常經驗到,反正再怎麼努力到頭來也沒有用。他們一再確認自己的信條正確無誤。在愛情裡,他們會讓自己的關係失敗,在職場裡,他們會讓自己一事無成。

舉例來說,他們可能會去尋找不太能夠經營關係的伴侶,或是讓自己的言行舉止複雜到伴侶難以和自己維持下去。在職場上,對於失敗的恐懼會導致他們把精力浪費在一些瑣碎事上,從而耽擱重要的工作。或者,由於他們害怕自己做不成某件事,於是無法拿出自己真正的實力。不過,也有某些人反而會發展出專業上稱為「自戀」的保護策略。他們會採取一種特別自負的態度,藉此對自己和他人顯示,自己才是最偉大的,透過這種方式過度補償自己內在那個脆弱的陰鬱小孩。

如果一個孩子在自主與控制的需求受到太多干擾,他可能就會發展出像是「我只能任你擺布」或「我軟弱無能」這樣的信條。

為了盡可能不去感知到這些信條,長大後他會強烈地追求權力與控制,因為他的內在小孩老是擔心自己會屈居弱勢。具有強烈權力動機的人無論在言語、工作,還是關係上,都想要掌握權柄。另外,因內在小孩將「愛的親密」與「任人擺布」兩者連結在一起,致使飽受恐懼親密關係之苦的人其實不在少數。他們若不是會閃避愛情關係,就是在濃情蜜意後與伴侶保持距離。不過如果這些人的內在陰鬱小孩已然到了索性聽天由命的地步,他們就會去找個自己覺得強勢的人當伴侶,心甘情願地屈從於對方。諸如某位女性找了一位高度控制她、甚至虐待她的男性當伴侶,或是某位男性自願屈從於某個跋扈、專橫的女性。這些人可能是一再從父母(或至少其中一方)獲得令人十分痛苦的經驗。

相反地,如果一個孩子在自己的關係需求上受挫,以致他形成「我是孤獨的」這樣一個信條,他可能就會採取非常「黏人的行為」來作為保護策略。他會對「和諧」與「平衡」感到疑慮,不願與他人的親密關係受到任何危害。或者,他的內在陰鬱小孩會藉由逃避親密關係,來逃避被遺棄的恐懼,因為「我沒有的東西,我就無從失去。」他會以這樣的方式來掌握自己對事情的控制權。在這種情況裡,內在陰鬱小孩學會了,孤獨才是最安全的選項。與獲得快樂或避免不快樂這類心理基本需求有關的信條可能是「我不可以享受」。具有這種信條的人經常會以「埋首於工作」來保護自己。他們不太會去利用自己的閒暇時間,有些人會遵循「強迫性的例行公事」,且極度自律;有些人則會過度補償自己的兒時經驗,「毫無節制地隨意消費」。他們缺乏紀律,經常讓自己的衝動牽著鼻子走。

《童年的傷,情緒都知道》:你是陰鬱小孩還是陽光小孩? | 失落花園

你可以用更好的方法保護自己

以上所舉的只是部分例子,藉以說明保護策略如何運作。保護策略與信條無法一對一地歸類於某個特定的基本需求。同樣的一個信條,譬如「我不重要」,有可能產生於關係需求上受挫,也可能源自於自主與控制需求、自我價值需求或快樂需求上受挫。同樣地,某種保護策略,譬如追求權力或追求完美,也可能是因不同的基本需求受挫所促成。此外,許多保護策略彼此也有高度的交集,例如追求完美和追求控制非常相近,追求和諧和「幫助者症候群」(helper-syndrome)也類似。

如前所述,大部分的保護策略才是導致我們人生與人際問題的真正原因。如果有人抱持著「我不值得被愛」這樣的信條,於是他遠離他人,逃避親密關係,那麼由於他的退縮所造成的孤寂,就是他真正的問題。相反地,如果他與他人保持接觸,能夠向他人解釋他認為自己不值得被愛,那麼他就不會孤寂,而會與他人有所連結。也就是說,問題並不是出在負面信條本身;事實上,對我們的人際關係和人生造成負擔的,其實是我們選擇用來因應信條的那些保護策略。我們大多數的問題,歸根究柢,都是我們的自我保護所造成。

不管如何,你要尊重且珍惜自己的保護策略,因為它們幫助了童年時無助的你。身為小孩的你,已經盡自己所能配合父母。或者,即使你當時反叛了他們,也一定有很好的理由。那些努力完全值得你的肯定。只是問題在於你的內在陰鬱小孩還不了解,如今你們都已經長大。他依然還活在過去的現實裡。事實上,你們,你的內在陰鬱小孩和大人如今都自由了,你們可以自己照顧自己,不再需要依賴爸爸、媽媽。大人可以用比那些保護策略更好的方法來保衛自己、維護自己。這些方法我當然都會介紹給你,只不過得要留待第六部再行說明。在我們能夠尊重自己兒時的保護策略並以正面方式改變它們之前,我們得先認識與理解它們。

本文摘錄自《童年的傷,情緒都知道》p.38-p.50 & p.106-p.110

作者: 史蒂芬妮・史塔爾

推薦你

童年的傷,情緒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