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叫小乖。她哭喪著臉,洩氣地對我說「老師,我很沒用!我沒有優點!只有缺點!」、「我什麼事都做不好,我覺得我的存在是多餘的…」「就算我從世界上消失,也不會有人在乎吧!」

看著這個將自我否定的一無是處的17歲女孩,心中百感交集,是怎樣的一個成長經驗讓她對自我的價值感,摧毀得如此徹底?是什麼力量帶走了這花樣年華少女作夢的歡笑?但在她自貶的聲浪中,似乎仍透露著微微的求救訊號….。

過度自我否定的人,是不會相信別人對他的稱讚,當時我並沒有馬上否定她的想法,只是順著她的話,回應她的內在聲音:「喔!所以你希望自己是個有用的人,你希望別人能看到你存在的價值!」

她抬眼看了看我,點了點頭,並開始了我們的心理治療療程。

父母好像都聽不懂

父母的教養方式,常影響孩子的自我概念。

有的父母在教養孩子時,可能對於孩子的情緒表達不給予回饋或忽略它,甚至用不妥當的方式來加以回應,這可以說是某種形式的”遺棄”,而使孩子從中學到自貶。

小乖就是一個這樣的例子,她總認為父母好像都聽不懂她在說什麼,不,應該說她的父母始終不了解她內心想表達的真正意涵。

當然小乖之所以無法正確的表達,也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一但內心有了自貶的聲音,面對自己便成了一種痛苦的經驗:

基於補償心理,人會創造出一個「假我」,以便生存下去,然「假我」在偽裝多年後,真我將變得麻木,再也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療程之初,她不斷地在試探我究竟能給她多少回應,畢竟她已經被”遺棄”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她需要一些時間重拾信任感,於是我盡所能回答她所有想要問的問題、支持她去打最熱愛的籃球、找打工…經過一次又一次的試驗,終於,在一次深度的同理她內在的小孩後,她確信我真的能聽懂她、了解她、並接受那個在她內心深處無助的內在小孩。

真我:接納自己

於是,她開始漸漸地能接納自己,能接受我對她的一些讚美與肯定。

我永遠記得那一次,她帶著些許自豪的口吻對我說:「老師,你知道嗎?我今天到26個班級去招募新生女籃耶!我站在每班台上說話喔!雖然說完就走,但是大家都很安靜在聽我說話耶!」

哇!小乖,你實在是太棒了!我打從心裡的喝采與感動!想起剛來治療時的心境,她承認連自己都不敢相信她今天會有這樣的勇氣….。

一步步地,她突破自我的藩籬,很艱辛也很有價值,雖然過去無法再重來,但未來仍是可以選擇的!小乖!我要告訴妳!妳真的做到了!

陳靜怡 諮商心理師

杏語心靈診所副院長,諮商實務工作者十四年,多數接伴侶、失戀、分手、憂鬱症等各種焦慮身心症等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