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養了一隻「旅行青蛙」嗎?

最近手機遊戲非常火紅的旅行青蛙,其實是一款非常平淡的遊戲,與一般市面上常見的養成遊戲非常不同,你所能做的只有幫你的小青蛙打包行囊、採收三葉草、(用三葉草)採買小蛙所需的旅行用具。

小蛙不會告訴你什麼時候要去旅行、什麼時候回家,但偶爾他可能會在旅行中給你寄張照片,想回家就回家,想出門就出門,有時候讓我們覺得他好像一出門就去了好久好久。

有些人養了小蛙之後,感覺怪怪的,怎麼我的青蛙都不回來?他到底什麼時候才回來?怎麼去那麼久?到底去哪裡了?

面對空空如也的小屋,心裡好像也空空的,或懸在那裡。

似乎,我們並不習慣這樣的關係。

界限,是為了讓我們更靠近 - 失落花園|楊雅筑 諮商心理師

報備是關心還是控制?

生活中,我們希望對方(家人、朋友)可以向我們報備行蹤,這樣我比較不會擔心,似乎「報備」成為一種維繫關係的必須,但一不小心,好像很容易就跨越了關心的界限,成了控制與干涉。

似乎我的不安全感,對方必須為我負責,因為他沒有向我報備,是他讓我覺得不安。

練習為自己的情緒負責

倘若我認為我的不安全感是對方的責任,也會促使我越發想要得到對方的回應,這樣的驅力更撼動了我們的關係,也會不小心讓關係越來越緊張,把對方推得越來越遠,讓我們更不安,更想要對方激發對方的反應,而陷入了惡性循環

你的情緒是你的責任,而我的情緒,也是我的責任。(推薦閱讀:周慕姿諮商心理師《情緒勒索》)」

當我覺得不安,我當然可以與對方討論,但我仍然必須為我的情緒負責。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每個人都需要自己的空間,而每個人都必須為自己的情緒負責。

界限,是為了讓我們更靠近 - 失落花園|楊雅筑 諮商心理師

你是你,我是我

旅行小蛙的遊戲,似乎體現了一種:界限清明的關係
小青蛙「不用跟我報備」,小蛙可以去做他喜歡的事-旅行,小蛙可以成為他自己-一隻愛旅行的小蛙。(讓人感覺小蛙似乎有點無情,但真的是這樣嗎?)

這讓我想到完形治療的一段祈禱文,原文是這樣的:

I do my thing and you do your thing.
I am not in this world to live up to your expectations,
And you are not in this world to live up to mine.
You are you, and I am I, and if by chance we find each other, it’s beautiful.
If not, it can’t be helped.
(Fritz Perls, 1969)

完形祈禱文 (Perls, 1969)
我做我的事,你做你的事。
我在這世界不是為了要實現你的期望而活,
而你在這世界也不是為了我的希望而存活。
你是你,我是我。
如果偶然地我們發現彼此,那很美好。
如果沒有,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界限,是為了讓我們更靠近 - 失落花園|楊雅筑 諮商心理師

界限:不是隔絕

「你是你、我是我」感覺像是在「分別你我」,而「分別你、我」在華人社會緊密的關係網絡中,讓我們很不習慣。

我們很少分「你、我」,因為這樣好像很「生疏」、「太客氣了」、甚至是「很自私」,我們應該要為這個家付出、為這間公司一起打拼、一起「共體時艱」、一起「同進退」,因為我們都是這個大群體的一份子。

這樣的文化教導我們的,當然有其美好之處,你處處可以感受到台灣特有的人情味,好的部分我們當然可以留下來,除此之外我們也可以為關係找到更多可能。

既然是「關係」,就不該只是一個人的事;既然不是一個人的事,當只有一個人說了算的時候,另一個人或其他人該怎麼辦呢?

一段關係當中,當只有一個人可以說話、只有一個人可以掌權,這是一段對等、自在的關係嗎?

關係當然需要妥協、需要互相犧牲,但長久下來往往只有其中一方妥協,這樣的關係還平衡嗎?這樣還有「關係」嗎?或是只剩下「責任」、「義務」、「要求」、「控制」呢?

界限,是為了讓我們更靠近 - 失落花園|楊雅筑 諮商心理師

我們可以怎麼做,找回我們的「關係」呢?--設立界限是重要的關鍵

界限:是尊重自己、也尊重他人
界限,幫助我們保有自己的空間
界限,幫助我們更了解彼此的喜惡

設立界限,並不是要冷酷的切割彼此的關係,或是把對方推得遠遠的。

在界限的保護中,你可以有你的想法、我可以有我的想法,你可以有你的人生、我也可以有我的人生沒有任何人有義務要無條件滿足另一方的需求,即使是婚姻關係、親子關係、伴侶關係、同儕關係都一樣,「關係」是強迫不來的。(推薦閱讀:《關係黑洞》:你是討愛的父母嗎?

關係是由自在的彼此組成的。

界限,是為了讓我們更靠近 - 失落花園|楊雅筑 諮商心理師 界限:讓愛呼吸、讓你我更靠近

當我們可以做到「尊重」時,其實,關係自然而然,在自在的互動中就開始了,我們很自然的也會喜歡待在一段舒服自在的關係當中,不需要對方要求、不需要對方強迫、不需要對方控制。

而尊重,可以從信任自己、信任對方開始。

信任對方,願意陪伴在你身邊是因為愛你,而不是因為恐懼;信任自己,值得被愛,不需要任何理由。當我們有安全感,即使對方不在身邊,我們也覺得自在。(推薦閱讀:周慕姿諮商心理師《關係黑洞》

讓我們回到愛的最初,單純的喜歡自己、喜歡對方、喜歡「喜歡彼此」的我們。

推薦你

楊雅筑 諮商心理師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所畢業。目前為心曦心理諮商所心理師。
曾有過一段衝撞的成長期,特別能感同身受人生階段中經歷理想破滅、重整的撕裂與沈重,因此想在親子及伴侶間的情感依附關係上多加耕耘,協助人們看見彼此渴望連結的心、也看見自己強韌的內在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