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206
洪群甯 心理學家
哇賽心理學小編。高雄醫學大學心理系畢、國立陽明大學神經科學研究所畢。不論醒著或睡著,都在想著要如何使感動驚艷我的心理學知識,讓更多人看見並體驗。因為我深信唯有更瞭解自己,才能與世界連結。

每天上班下班,像一場永無止盡的輪迴,才剛結束手上的任務,還來不及喘口氣又有新挑戰。長期壓力大睡眠短,累積下來還可能影響到精神狀態;輕一點影響工作效率,嚴重則可能危害人命。在這看不到終點的職場生活,我們有辦法幫助自己瞭解工作時的身心狀態嗎?

用腦波帽監測員工心理狀態,適合嗎?- 失落花園|洪腦思 心理學家

科技,或許是個新方向

有句話說科技始於人性,科技當然可以試著瞭解人心。在心理學領域當中,除了透過語言去探究一個人的心理狀態,還有另一個方式就是測量生理的狀態。身和心是相關連動的存在,不信的話你可以試著觀察看看自己森七七時血壓是否升高,焦慮的時候呼吸有沒有急促。

隨著科技突破,與心理學知識的累積,我們有更多管道從監測生理狀況來認識心理。近一百年前,有個名叫伯格(Hans Berger)的德國科學家,發明了一種名字超猛叫「大腦鏡」的儀器——只要在頭皮擺上幾片小小的電極片,就能夠偵測到腦袋裡微弱的神經電波訊號。這些訊號會因為我們的心理狀態不同而有所差異。當時被稱為「大腦鏡」的儀器,就是現在常在醫院檢測常用到的腦電波測量儀(Electroencephalogram, 簡稱EEG)。 [1]

打個比方來說,我們可以把電波訊號想像成是雪地裡的腳印。當有動物在雪地中移動時,會因為牠的體型重量姿態不同,留下深淺不一的痕跡;而腦袋裡神經之間的電波訊號就如同想法的腳印,這些訊號腳印能幫助心理學家回推一個人的心理狀態。

時間輾轉了百年,有越來越多科學家使用這套儀器,更因此漸漸累積出一套系統知識。心理學家開始能夠辨認從大腦鏡測出來的各式電波,以及不同電波下人們可能處在什麼樣的生心理狀態:比如心理學家已經知道人在清醒專注時、焦慮興奮時,與進入睡眠狀態時的腦電波是很不相同的;又或者是能從電波形狀分辨人們是否正在夢鄉裡悠遊。[2]

用腦波帽監測員工心理狀態,適合嗎?- 失落花園|洪腦思 心理學家

「大腦鏡」實際戴上的樣子

有了大腦鏡,想法就會被看得一清二楚嗎?

這聽起來真是嚇到吃手手~如果說儀器能知道我們的心理狀態,想法不會就被解讀光了?你的感情、精神隱私該不會被看透,像是經典小說中《1984》裡的思想警察一樣。但我必須告訴你,其實不需要害怕多慮,因為你的想法不!會!被!看!穿!

就知識與應用端憑心而論,大腦鏡是無法看穿人的想法的啊!畢竟又不是在拍科幻影集《黑鏡》,植入個晶片就能看透腦袋念頭。現實生活中,在心理學上應用的技術儀器如大腦鏡,至多只能夠偵測心理表面。它能夠從腦波的快慢波形,偵測推論你現在處於焦慮狀態,但無法進一步分辨出你的焦慮是因為早上還沒大便(?),或是想到還沒交報告給主管。

對應到上一段的雪地腳印比喻,從腳印中我們確實能大概判斷出該動物的種類,但是如果要更仔細推測牠的究竟要前往何方,為了什麼目的前往,則可能要靠實地觀察記錄了。同樣的在腦電波的分析中,只能窺探到想法表面,也就是你現在處於的心理狀態(如開心、專注、興奮、焦躁等),無法像讀心術能完全讀透你是因為哪個想法事件而引起你現在的情緒。

用腦波帽監測員工心理狀態,適合嗎?- 失落花園|洪腦思 心理學家

當大腦鏡被運用在工作環境

據中國的報導,其官方經研發了一款腦波偵測帽搭配上AI數據的演算,試圖運用在工作環境中偵測員工的情緒與精神狀態。這項技術已在多家工廠與企業內實行測試,目的在於及早由腦波協助偵測出哪些人是處在過勞、不穩定的員工,並根據報告安排其至低風險的工作崗位。[3,4]

這理智上聽起來真是一個很棒的研發,但情感面總覺得哪裡怪怪der啊。雖然清楚老闆資方或許立意良善,想要促使大家都有健康專注的工作狀態,只是在工作時要戴頂帽子被搜集資料光想都覺得不舒服,因為誰想要被無時無刻監看著啊~

確實在工作的時候被觀看,是會引起員工產生兩極的反應。在心理學中有個很出名的實驗——霍桑效應[5],觀察到當員工察覺到自己被觀察時,在工作表現上會與沒觀看時有所不同

霍桑實驗是這樣做的:1920年代哈佛大學的兩位心理學教授,想要從管理學角度去瞭解員工的表現會如何受影響,因此直接進入工廠觀察。他們分析了各種大大小小的可能因素,像是工作環境燈光明暗度、環境溼度、薪水高低、休息間隔等等。結果發現只從硬體或制度的好壞,並無法直接預測員工的效能,而是要從會影響員工心理狀態的因素,例如休息間隔、人際互動等綜合判斷。他們進一步得到結論:影響工作效能的決定因素是員工的心理情緒,而非單純的硬體工作條件。

用腦波帽監測員工心理狀態,適合嗎?- 失落花園|洪腦思 心理學家

那如果有一天,被觀看的方式從眼睛轉變成是一頂帽子,會發生什麼事呢?老實說會發生什麼事,端看員工被觀看時的感覺如何。從霍桑效應中我們已經知道,被觀看時員工會有兩極的反應產生。有些人在感受到被別人觀看,會有想要表現甚至是證明自己的動力;過去也有研究發現,然而有另一些人會因為上級觀看而產生工作壓力[6],導致工作狀態變差。在人眼觀看的時代,想要稍微休息只要去上級看不到的地方就好;換作是大腦鏡時代,帽子就在頭上無時無刻的觀看,無法確定你的每個小動作、想法情緒會被如何解讀,或者是否會被當作未來評鑑的指標,這樣的不安與相互猜忌,真的是我們想要得到的結果嗎?

科技無好壞,一切都要回到信任

科技,它可以是好也能是壞,就端看使用的人抱持怎樣的心態。若真有一天台灣的老闆引進腦波偵測帽來監測員工狀態,那麼就必須要清楚建立雙方溝通與信任。

如何建立信任?要談清楚用這儀器的目的,以及所蒐集到的資料保密問題。要讓員工知道,技術是為了減少工作危害提升工作效率,後續的資料處理也要清楚明訂使用條件;這筆資料僅是被用來調配休息時間,或是會記錄在未來績效考核之中。(比如這個月輪班很累,腦波呈現專注度下降,是否會因此被拿來當作工作不專心的考核?)

是否強化勞資不對等?在職場上原本就會因為勞資身份而有不對等。如果今天又用這套大腦鏡來監測心理狀態的話,會不會被員工解讀為「監控」,而更強化雙方身份的不對等。因為不只工作表現,現在連心理、情緒與精神狀態都被監看。

數據真的可靠嗎?想像一下,如果有一份數據顯示員工為疲勞狀態,那麼你要如何知道他到底是因為工作無聊分心?或者是因為已經輪班三天沒休假而導致?同樣的一份疲勞訊號判斷結果,可能會有五花八門的原因導致,要如何降低誤判一切都還是要回到人與人之間的互動。

在這場看不到終點的職場馬拉松中,我想大多人還是會困在睡眠不足與壓力大的工作輪迴中。或許有一套科技儀器能幫助我們時時檢測身心狀況是件好事。樂觀一點想,這不僅能幫助我們瞭解自己的工作狀態,抓到最適合自己的工作項目與作息,甚至是哪一天可以作為立法院再次修訂勞基法的實證依據。

用腦波帽監測員工心理狀態,適合嗎?- 運動花園|洪腦思 心理學家

推薦你

參考資料:

  1. Tudor, M., Tudor, L., & Tudor, K. I. (2005). Hans Berger (1873-1941)–the history of electroencephalography.
  2. AESCHBACH, D., & BORBÉLY, A. A. (1993). All‐night dynamics of the human sleep EEG. Journal of sleep research2(2), 70-81.
  3. 黃嬿(2018)。中國全面貫徹腦波監測技術,MIT:成效誇大。科技新報 。取自https://goo.gl/DPcSJ5
  4. 陳建鈞(2018)有得賺,隱私算什麼?中國發展腦波監控技術 讀取員工精神狀態與情緒。智慧機器人網。取自https://goo.gl/4BFdZc
  5. Wickström, G., & Bendix, T. (2000). The” Hawthorne effect”—what did the original Hawthorne studies actually show?. Scandinavian journal of work, environment & health, 363-367.
  6. Pflanz, S. E., & Ogle, A. D. (2006). Job stress, depression, work performance, and perceptions of supervisors in military personnel. Military medicine171(9), 861-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