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908
吳宜蓁 諮商心理師
國北心諮所畢業。心曦心理諮商所的創辦人之一,目前為心曦心理諮商所的心理師、淡江大學兼任心理師。踏入心理學的初衷,是為了找尋自己;踏進諮商領域後,發現愛上自己比想像中的不容易,也比想像中的需要「真」功夫。想成為最真的自己,也希望自己能成為一盞燈,照亮在找尋自我的路途中迷路的夥伴們前方的道路。推薦你:為什麼總是不願放過自己呢?愛上自己的不完美

近來公視「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引起許多人的共鳴,因為這系列的短劇,讓許多人開始願意敞開來述說自己的成長歷程,曾因為父母怎麼樣的言語與舉動,而有了許多的難受、憤怒、委屈或無助。這系列的戲劇說出了許多身為孩子的人的心聲,「我們想成為自己,不想成為爸媽的附屬品」。

爸爸媽媽,可不可以愛我原本的樣字?|失落花園

看到許多人就如同自己一樣,因為在乎著父母的感受,希望自己能滿足父母的期待,以讓父母開心,成為父母的驕傲;一方面當自己未能讓父母滿意時,又害怕著爸媽的憤怒、失望、難過的表情,那些表情出現的時候,我們的內心震起了一波又一波的焦慮與罪惡感,我們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只知道努力的達成父母的期望與要求,爸媽的心情會好一點,責罵與失望會少一點,內心的罪惡感也會小一些。於是我們學會用努力再努力的滿足爸媽,來讓自己不會被罪惡感等負面感受侵襲,而感覺好受一些。

身為孩子的我們,不希望自己是父母痛苦的來源,也不希望自己造成父母的不幸,所以孩子對那些「要不是因為你,我早就/我就可以…….」的語言,解讀為「你的苦是我造成的」,錯以為只有對父母有貢獻,可以回應父母期待的我們,才具有生存的意義。

在這樣的過程裡面,我們失去了對自己的自信,很難相信「原本的我」是父母能夠接納的,害怕一旦自己停止滿足父母,自己就失去了讓父母的認同的可能,我們也會因此被放棄。於是我們拚了命的努力,害怕自己一旦對父母沒有貢獻了,我們也就失去了被父母留下,或被愛的可能性。

爸爸媽媽,可不可以愛我原本的樣子|失落花園

我多不希望我的存在,是父母/別人的麻煩

我們會希望自己的存在,對別人是有意義的、有貢獻的,那是因為人就是屬於社會的一份子,我們都希望自己對別人是擁有好的影響力的。可是當孩子的我們,把父母的失望,當作是自己的無能,也認同了自己是父母的麻煩製造者,我們也會漸漸地遺失了相信自己是值得被愛與尊重的,以為只有滿足了父母與他人,我們也才能有生存的價值與意義。我們透過討好、順從,來取悅他人,以消除我們內心對於自己可能是麻煩的害怕與擔憂。其實,我們是多麼的不安與害怕,害怕失去父母,失去認同,失去愛與價值。

爸爸媽媽,可不可以愛我原本的樣子?|失落花園

可不可以愛我原本的樣子

當我們忍不住努力去滿足父母的想法與期待,來確定自己不是父母的麻煩。但是當我們藉著努力來逃離未能滿足父母的不安與罪惡感,卻發現好像怎麼努力,都很難「永遠」滿足爸媽的 期待,慢慢地內心對於父母的反應感到委屈與憤怒。

當我們身為孩子,為了擺脫內心的不安而拼命的想要滿足爸媽的期待與需要,但內心卻也深受這些不安所苦,感覺沒有停下來休息的一天。而透過這些戲劇,我看到了許多人沉痛的呼喊,多希望自己不再需要為了獲得父母的開心與認同而偽裝自己,自己是可以被爸媽理解、聆聽、與接納的。

其實我們內心有個深切的渴望:

爸媽,可不可以愛我原本的樣子。

我也好想愛上,不用偽裝的,原來的我自己。

推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