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841
園丁
有任何問題或指教,請不吝和園丁聯絡 [email protected]

長大後遇到和別人快要吵起來的時刻,她心中會快速想起那次和媽媽的爭吵,自己對母親大吼,「為什麼妳什麼事情都要逼我?」

母親理所當然地回答,「因為我是妳媽媽。」

因為妳是我媽媽,所以妳什麼都要贏嗎?因為我是妳的女兒,所以我不能有自己的意志嗎?

「妳笨蛋呀!我不是叫妳昨天下班前把貨都搬進來嗎?為什麼讓我看到東西還在這裡?」組長對著雅貞咆哮。

她先是被對方的大聲震懾而呆住,而後心裡升起一股噁心感,很想吐在對方身上。

店長從倉庫走出來說,「是我叫她先把倉庫裡面整理好,今天再把貨搬進來。」

組長悻悻然地瞪了她一眼。

最近工作時這樣的爭吵愈來愈多,新來的店長和組長處得不好,兩個人都希望能夠拉攏她,也都會命令她,她夾在中間很是為難。

愛媽媽為什麼這麼難-失落花園

哭著對媽媽大吼

這陣子,她發現自己又開始吃不下飯了,只要一看到食物,身體裡就有一股厭惡感湧上來。

她從小心情不好就吃得很少。國三那年最嚴重,有一段時間,完全沒辦法吃東西,勉強吃了,甚至會吐出來。

當時她承受很大的壓力,母親希望她能考上前三志願,整天在她身邊叨念,催她讀書、逼她吃飯、管她早睡。

有一天,她爆發了,和母親大吵一架。

「為什麼妳什麼事情都要逼我?」她記得自己哭著對媽媽大吼。

媽媽氣得大聲罵回來,「因為我是妳媽媽。」

聽到這句話,她就像洩氣的皮球,失了神。母親後面再說什麼,她都不記得了。接著,她就好一陣子都沒辦法吃東西,只能去看醫生,嚴重時,還住過幾天病房。

後來醫生建議父母讓她離開家,爸爸就安排她到南部念書,住在姑姑家,後來她的胃口就漸漸好起來了。

她無法相信自己的感覺與判斷

畢業後開始工作賺錢的這幾年,她無法進食的老毛病,時不時還是會跑出來。如果太久沒有好轉,她會去找醫生聊一聊,吃些藥,讓自己的心情好一點。

照顧她很久的醫生對她說,「有對妳身體好跟不好的食物,也有適合跟不適合妳的人。妳可以選擇妳要吃什麼,要和什麼人交朋友,不需要全盤拒絕。」

她覺得醫生說得很有道理,但是她不知道可不可以相信自己的判斷。

如果她選擇了對自己好的,但別人說是錯的呢?如果她相信或依賴了某個人,後來對方以此逼迫或傷害自己呢?

愛媽媽為什麼這麼難-失落花園

女兒的內心世界

「依賴會讓我變成妳的附屬品」:
不要逼我吃妳給的東西

「是非題」需要「是」與「非」,只有一個答案不能成為「選擇題」,這個道理放在心靈與人生中同樣適用。

一個人要能夠發展出「面對選擇,做出決定」的能力,光是找到自己想要的並接受,是不夠的,還需要學會「說不」與「放下」。

在親子關係中,如果母親無法「放下」,女兒也就難以「說不」。無法拒絕是一種變相的失去自由,最終的反撲可能是青春期激烈的叛逆,而另一種常見的抗議方式,就是像厭食或暴食這類的飲食困難。

身體會攝取食物當成養分,就像心靈需要愛的滋養。在一個家庭中,每個成員是不是能自由選擇吃與不吃、什麼時候吃、吃些什麼、要吃多少,就好比這個家庭給予孩子的愛,是不是彈性且貼切成員本身需求。

正是因為在身心對比下,攝取食物與接受愛是如此相似,所以當親子關係中愛的流動被過度控制而僵化,常見的戰場就在餐桌上,但這不會是唯一的衝突點。

愛媽媽為什麼這麼難-失落花園

身體成為抗議的戰場

母親對雅貞的控制不是只有食物而已。成長過程中,她一直是父母生活的重心,特別是母親,每天媽媽都會關心雅貞大大小小的事情。

這樣的關心,並沒有隨著她的年紀增長和能力增加而改變,小時候的教導到了青春期變成了干涉,滋養植物的肥料太多的時候,就會變成淹死植物的毒藥。

在國、高中這個升學壓力極大的階段,母親缺乏界限的關心,讓她比一般青少年考生,多背負了缺乏自由而來的窒息感。最終,她的身體變成對家庭抗議的戰場,用「拒絕妳給的食物」,來表達「不要逼我,我不想成為妳的附屬品」。

習慣扮演「被動的受害者」

從小到大的成長過程中,我們會透過家庭互動,逐漸學會用言語說出需求,乃至表達情緒,然後在人際衝突中找到抒發情緒與化解爭執的方式。

但如果家庭氛圍不允許犯錯,或將成員間不同的聲音或個人自主意識,當成是對家庭的不忠誠。在這類家庭長大的孩子,容易變得過於害怕犯錯,或惹別人不高興,因此難以主動流暢地表達自己的想法。他們習慣壓抑或忽略自己的負面情緒,像是憤怒或悲傷等,最後累積下來的情緒壓力,就會透過身體症狀表現出來。

一個人如果缺乏對自己的探索,不夠了解自己,再加上不敢表達自己的想法與情緒,在人際互動時,就很容易發生誤解或衝突,讓長大後的人際情境重複著與小時候原生家庭相似的戲碼。

就像故事中的雅貞,她夾在組長與店長的角力中,不敢適度地表達自己的想法,習慣將情緒壓抑下來,自己處理。

在人際關係中,缺乏想要努力溝通的動力,因為她總是習慣扮演「被動的受害者」,所以連帶著影響到那些與她互動的人,使他們不由自主地坐上「主動的加害者」的位子,而她自己則不斷在每個故事中重演著被人「逼迫」的角色。

愛媽媽為什麼這麼難-失落花園

母親的內心世界

「不斷給予,才是一個好媽媽」:
我做的一切都是為妳好

有孩子邁入青春期的家庭,總是火藥味很重,但如果能聆聽青少年的聲音,常有許多意外收穫。因為從他們充滿情緒、聽起來很刺耳的話語中,往往能直指出家庭的真實面貌與困境。

在晤談室,常見的場景像是母親苦口婆心地說:「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你好。」孩子則憤怒地回答:「但我不需要妳給我的這些。我要的,妳卻不給我。」

愛媽媽為什麼這麼難-失落花園

被許多「好媽媽」的標準所綁架,無法動彈

不斷給予,卻不考慮孩子目前真正的需要。有時候是出於母親自己本身的需要,因為她需要透過「不斷給予」,來減輕擔心自己不是個好媽媽的焦慮。

是不是要養出一個好小孩,自己才算是一個好媽媽呢?好小孩的定義又是什麼呢?是街坊鄰居都有口皆碑?還是符合社會大眾的名校、好成績?但是這些別人眼中或嘴裡的優點,能夠反映出孩子大腦與品德的成長,以及更重要的內心滿足和快樂嗎?

同理,為了成為所謂的「好媽媽」,背負重擔的妳,過得快樂嗎?是不是儘管很多人說妳做得很好了,妳在理智上同意這點,但只要一遇到生活上的小失常,就會像壓垮妳的最後一根稻草,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讓妳崩潰大哭。

很多被孩子認為是「控制狂」的媽媽,都是太過焦慮,沒辦法停下來好好思考的女性。為了對抗焦慮,她們緊緊抓著從上一代或是周遭環境吸收進來的「各種標準」,嚴格地控制小孩與自己。

她們沒有意識到自己過多的關心,對孩子來說,全都是潛在的監視與控制,因為她們也讓自己身在「許多標準」的控制中。

「留白」是一種對孩子的信任,而「安靜」更是一種深刻的包容。除了無微不至的關心,學習「放下」,是另一種孩子也需要我們給予的愛。

在孩子還幼小、依賴時,身為母親的我們可以做很多努力,幫助孩子的身心逐漸茁壯。當孩子日漸長大並堅強時,我們該放手去相信孩子,信任他們自己可以走得好,過得快樂。

推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