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422
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
心曦心理諮商所所長。政大新聞系、政大廣電所、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所畢業。書籍《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私底下則是歌德金屬樂團「Crescent Lament 恆月三途」主唱。從傳播到心理諮商、心理師到金屬樂團主唱,不管在哪裡,都是個「非典型」角色。認為「接納自己,獲得自由」,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推薦你:【情緒勒索】該走,還是該留?告別職場的情緒勒索!

每到過年,宗瀚的心情就會很複雜。

小的時候,每當爸爸喝醉酒時,宗瀚都會覺得很害怕。爸爸可能會在家裡大吼大叫,對家人破口大罵;甚至,會對媽媽和宗瀚動手,宗瀚與媽媽,都有很多次被毒打的經驗。

宗瀚還有一個小自己五歲的妹妹,宗瀚覺得自己需要保護妹妹與媽媽,於是,每次被爸爸打時,宗瀚會不停地對自己說:「沒關係,打完我,爸爸就累了,就不會去打媽媽跟妹妹了。」

無法原諒的父母 | 失落花園 周慕姿諮商心理師

回家,沒那麼容易

宗瀚非常看不起爸爸。他覺得,身為家裡的男人,不能保護家人,卻只會傷害家人,把自己的挫折與不順都推諉、發洩在脆弱的家人身上,是最讓人不齒、最可悲的行為。因此,雖然隨著爸爸年紀變大,再也打不動他與媽媽,開始學著關心宗瀚,媽媽勸著宗瀚:「你爸爸有點改變了,偶爾回家吧!」宗瀚仍然恨,仍然無法見到他。

知道宗瀚狀況的女友,有一次勸著宗瀚:「如果你爸爸開始改變了,試著跟他和解吧!願意原諒,不是為了他,#是為了你,一直恨著爸爸是很痛苦的事。」

聽到「原諒」的宗瀚,覺得生氣又痛苦,忍不住對女友說:「你懂什麼?不懂別人家的事情,不要隨便評斷!」

宗瀚完全無法接受這個想法。

因為,如果他原諒了爸爸;那些過往他與媽媽、妹妹承受的苦痛,又算什麼?憑什麼就這麼雲淡風輕的一筆勾銷?

於是,「回家過年」,對宗瀚來說,從來不是一個簡單的決定。

無法原諒的父母 | 失落花園 周慕姿諮商心理師

難以放下的傷痛

有的時候,原諒父母是困難的。因為,好像原諒了,就代表著:自己的苦痛再也沒人看到了。

更深更深的痛,是那個內心深處,其實一直期待父母的愛的孩子,從來都沒有過夢想成真的那天。

面對讓自己失望的父母,更不能放下的心情是:

「為什麼你會這麼對我?是我不夠好嗎?如果是你自己的困難,為什麼你對我的愛,不能超越這個困難?是不是代表,你根本沒那麼愛我,代表我不值得被你愛?」

原諒,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別人。

但是,原諒與否,都是我們自己的選擇,而不是別人可以替我們決定的事。畢竟,只有我們自己,才最懂得自己的痛苦與傷。

或許,先從尊重、理解自己的苦痛開始。能開始心疼、憐惜自己,了解自己的傷,我們才有機會療癒這些傷痛。

那時,也許我們才有能力,用自己的速度——放下父母,往前走。

推薦你

別再互相傷害!告別情緒勒索的練習

青春期的五十道陰影:我是為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