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2,921
周皓偉 教育所學生
中央地科畢業。目前就讀政大教育碩士班。踏入心理學的初衷,是為了找尋心中的赤子之心;學習諮商輔導後,發現尋找自我是一輩子的課題,希望可以用溫暖的文字,帶領讀者一同走入自己的魔物森林,找尋心中的那把石之劍。

可以不相信永恆
可以不在乎擁有
可以不理明天會有多麽的洶湧
只想記住此刻我有多快樂

我要我 盛放心中 快要熄滅的花火
我要我 救活命中 快要逝去的英勇
我要我 為你找到 更好的那一個我
幸福像星火 一點就足夠 燎原今後
渺小的星火 燃燒過才懂 夢是什麼 ──F.I.R. x Lydia,《星火 Spark》

走出戲院後,在騎摩托車回家的這段路程中,滿腦子卻是這首歌的旋律,回到家中,我反覆聽了這首歌好多次,每次都讓我起雞皮疙瘩,或許在我心底的深處也渴望擁有一段轟轟烈烈愛過而無憾的感情。

你也擁有過轟轟烈烈的星火嗎?你也渴望能夠遇到那位與你一同守護那渺小星火的那個人嗎?

(以下有雷)

浴火後的鳳凰:看電影《鬥魚》解析燕子不為人知的心境- 失落花園|周皓偉

電影《鬥魚》的故事背景是設定在1987這個剛解嚴後的社會下,青春男女的愛就像剛出頭的新芽,充滿著生命力卻是那麼得脆弱。女主角語燕在某個下午撞見與幫派互毆後受重傷的男主角宇皓,面對宇皓的大膽和勇敢追求,語燕第一次在升學體制外看見這世界的廣大與自由,她就像一隻渴望翱翔天際的燕子,她不在乎爸媽和他人的眼光,她只知道只有這一次,她想做她自己。

就這樣,語燕放棄去美國念大學,她願意用肉身去衝撞那自由的底線,即使旁人都說她是隻傻燕子,他們其實都是沒有家的孩子,男孩從小失去父母,而女孩就算有父母卻不懂如何愛她,他們互相扶持去填補彼此成長過程中的遺憾與失落。

男孩答應女孩決不再抽菸,而女孩也願意追隨男孩和他一起努力在舞廳工作還錢,但殘酷的是,就在他們即將抵達自由之前,小小的魚缸卻容不下兩隻鬥魚,于皓和幫派的恩怨情仇終將把語燕推入危險境地,儘管男孩努力想要保護心愛的女孩。

浴火後的鳳凰:看電影《鬥魚》解析燕子不為人知的心境- 失落花園|周皓偉

直到你的出現,我才懂得什麼是勇敢

愛情不管在哪個年代,都不講道理,或許你會好奇,為什麼語燕明明看似有著很棒的前程,卻會為了愛情選擇跟著于皓過上苦日子,儘管每天吃著白饅頭配豆漿,但他們仍然相信只要度過眼前的困難,一切都可以重新開始。

美國知名人類學家海倫.費雪在長期研究愛情的行為後發現,當人們陷入戀愛的氛圍時,腦中會分泌出多巴胺(Dopamine)和苯胺基丙酸(簡稱PEA)的化學成分,她會使人們快樂、狂歡甚至會做出許多非理性的行為,讓人們會因為愛情的到來而不由自主想微笑[1]。但看到這邊,或許你會問單單只是腦中分泌的化學物質又為何可以讓語燕覺得自己勇敢,甚至為愛逃離原生家庭呢?

其中Acevedo 與 Aron 的研究所發現的理論或許可以為我們提供一個可能的理由,這個理論就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自我擴張(self expansion theory)(Aron、Aron與Smollan,1992)[2],伴侶會在感情一開始的時候,從對方身上看到一些鮮明特別的地方,再加上熱戀時的感覺,我們會把對方擁有的特質囊括程自己所擁有的特質,甚至因為他的發光而認為自己也可以發光。語燕本來就是在一個比較壓抑的家庭中長大,當她遇見于皓後,看見于皓的勇敢,她也開始選擇衝破原有的「家」鎖。

從英雄原型看語燕從失落的谷底,走向完整自我

然而在每個精彩的童話故事或小說中,往往能打動觀眾的,並不是故事本身的表面劇情,而是我們或多或少都會被潛藏在角色們行為底下的情緒所渲染。就在語燕和于皓快要結束在舞廳打工的前一晚,反派豹哥早已和魁哥串通好要如何陷害于皓三人和語燕,魁哥和警方串通好把毒品栽贓給于皓,而豹哥等人在路上擄走買宵夜的語燕並帶到工地性侵,看到這時,我整顆心都揪在一起,幸好後來語燕被單子發現後趕緊送回紅豆家,憤怒的單子馬上找到豹哥並把他殺了,冤冤相報何時了,單子自首進了監獄,豹哥的手下為了替他報仇,也去傷害阿奇和宇皓。

電影走到這裡時,我整個超難過的,心想該不會這就是結局了吧?我難過的不只是語燕在大雨中奮力地騎著自己不熟悉的擋車,仍然要把失血過多且沒有意識的于皓送到醫院,而是語燕即使受到性侵與失去愛人的痛苦,他仍然選擇面對她的加害者,並且努力守護心中的渺小星火。

大部分的人在面對失去愛人時,總會陷入一個很大的心理創傷,這是因為我們的自我概念(self-concept)(註2)受到動搖了[3],當初語燕因為遇到于皓後,他喚醒了語燕內在裡勇敢、反抗的自己,然而當于皓消失後,這份勇敢的自己彷彿隨著于皓的死去,也跟著從自己身上脫離。

那是怎樣的一個理由,可以讓語燕再度拾起勇氣,甚至去面對傷害她的魁哥呢?我想在⟪情緒陰影⟫[4]一書中所提到的英雄原型(Hero)或許可以為我們提供一個可能的理由,簡單來說,英雄原型就是你想要成為的那種人,在語燕面對低潮時,此時成為她情感上最重要支持的人就是死去的于皓,因此在這個谷底,語燕投射出于皓勇敢的形象以自我期許,希望自己可以像他一樣勇敢與正義,然而這種心理上的英雄意象如果太過於理想化,到最後就有可能演變出太想要替死去的于皓復仇,就像是電影中的語燕拿著刀子準備朝魁哥砍下時,幸好輝叔即時的出現,才讓語燕放下心中的仇恨,成為一個真正勇敢的英雄。

浴火後的鳳凰-告別過去的自己,才能找到新的可能

古埃及人認為世界上只有一隻鳳凰,其壽命只有五百歲,在臨死之時,鳳凰會採集芳香植物的樹枝築成巢,然後點火自焚,在熊熊烈火中,一隻新生的幼鳳凰將會重新誕生在這個世上。

語燕在最後選擇放下,並將自己的背後刺上一隻鬥魚,她知道縱使未來要一個人走,但她也不會是過去那個被囚禁的燕子,因為是于皓教會她勇敢,讓她就算跌個遍體麟傷,也不會後悔曾經擁有過的燦爛星火。

人的這一生未竟事宜(unfinished business) (註3)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因為人的痛苦往往是來自於站在地板的自己與天花板理想自己之間的差距,差得越多,痛苦就越大。

過去雖然無法改變,但或許我們可以在失落中找到不一樣的意義

在完形學派當中有一個非常重要的觀念,那就是形象與背景[6],不曉得你在下圖看見了什麼?

浴火後的鳳凰:看電影《鬥魚》解析燕子不為人知的心境- 失落花園|周皓偉

當你今天專注於兩張臉,那麼他就成為你的形象也就是主體,此時白色的部分就會成為背景,也就是你不會去在乎的事物,反之,若你專注在杯子,你自然而然就不會看到黑色的兩張臉。然而生命中的失落卻常常成為我們的形象,往往阻礙著我們去覺察失落中的意義,也許在失落來臨時,我們或多或少會去逃避與抗拒,但也希望你可以相信,自我覺察是為了讓你在失落中看見更多的選擇與道路,而不是讓自己一直眼前的失落所困住。

或許就像那首屬於他們永恆的主題曲:「他走了帶不走你的天堂,風乾後只留下彩虹淚光,他走了你可以把夢留下,總會有個地方,等待愛飛翔。」當你學會與失落的自己告別,你才有機會像浴火的鳳凰重新在天空中翱翔。

 

註解
(註1) 心理的防衛性機轉是因為當人們遇到不能解決的問題時,用來應付挫折與不安的適應手段,能夠在精神上達到一種安逸,並且壓抑原始的本我狀態。
(註2) 自我概念是一種個人對自身的看法,也就是你對自己的評價。
(註3) 當人們因為過去強烈而無法處理的受傷和憤怒,被儲存在一個情緒記憶中。時間一久雖然情節記憶會淡退,但是情緒記憶仍然會被引發,因此在我們的生命中就會產生未竟事務,它是因為我們經歷了創傷或失落事件後未得到圓滿解決或結束[5]。

參考資料和延伸閱讀
[1] Helen E. Fisher (2015) 。我們為何戀愛?為何不忠?:讓人類學家告訴你愛情的真相(楊麗譯)。台灣:寶瓶文化。
[2] Aron, A.、Aron, E. N.、Smollan, D. (1992)。 Inclusion of other in the self scale and the structure of interpersonal closeness[Article]。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63(4),頁 596-612。
[3] Slotter, E. B., Gardner, W. L., & Finkel, E. J. (2010). Who Am I Without You? The Influence of Romantic Breakup on the Self-Concept. [Article].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36(2), 147-160
[4] 許皓宜(2018)。情緒陰影:「心靈整合之父」榮格,帶你認識內在原型,享受情緒自由。台北:遠流。
[5] 曹中偉(2009)。當下,與你真誠相遇-完形諮商師的深刻省思。台北:張老師。
[6] Gerald Corey (2016)。諮商與心理治療:理論與實務(四版)(修慧蘭、鄭玄藏、余振民、王淳弘譯)。台灣:雙葉書廊。

推薦你

愛上自己的不完美- 上篇(線上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