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517
魏凡涓 諮商心理師
國北諮商所畢業,現職是大專院校心理師。曾接觸過國高中、社區場域,我喜歡因著發展階段的不同,去了解與找尋在每個人生階段中,不同的可能性。因為一份助人的善意踏入諮商領域,但也因為所學而療癒了自己。在生命的一期一會中,我珍惜每個與你我交會的時刻,希望透過對話與分享,帶來穩定的力量。

「我很害怕和我的老闆同處一間辦公室,我感覺常被監視,對老闆的評價很在意,我已經很努力了,但只要老闆稍稍不滿意我就覺得老闆是在嫌棄我,我好希望我的老闆是會鼓勵人的那種…」

「在寫論文的時候,我很需要指導教授的意見,不只是想要知道論文要怎麼寫才會更好,也很希望教授能夠在我遇到挫折的時候拍拍我、支持我,其實我只是想知道教授有看到我的努力,但他不僅沒有鼓勵我,還說我是草莓族…」

既期待又怕受傷害—你也有權威議題嗎?- 失落花園|魏凡涓 諮商心理師

既期待又怕受傷害—你也有權威議題嗎?- 失落花園|魏凡涓 諮商心理師

上面的描述,你覺得熟悉嗎?在我們的生活每個人都碰過所謂的「權威者」,也就是權力地位比我們高的人。每位權威者都有不同的風格,而每個人面對權威者所產生的感覺也不同。

如果你在和這些生活上的權威者接觸時曾有過失落和挫折的感覺,很有可能是因為在你心底有一些已經被埋藏許久的記憶,正在隱隱作痛著。這需要你去重新檢視和安慰,讓我們一起在花園裡一探究竟吧!

曾經的傷痕?面對權威者的態度是學習來的

在我們成長的過程中,我們和父母的互動方式常常會是長大後權威者互動的原型。

小時候的我們,在生活上沒有自理的能力,只能依靠餵養我們的父母幫助我們生存。在我們逐漸長大,開始有自己的想法時,如果父母允許我們自在的表達並且以開放的態度和我們討論,那麼我們在面對權威者時就比較能夠理性且不恐懼地表達出自己的看法。

但有時候,劇本不是這樣走的。

如果我們成長在一個較為嚴格家庭中,父母總認為孩子的想法不成熟,孩子只要乖乖聽話就好,我們可能就會在試圖表達自己的想法時受到責備,這時候大人們最愛說:「大人講話小孩子插什麼嘴 ! 」;或是當我們遇到挫折的時候,我們想要投入父母的懷抱,希望能被安慰,但父母卻認為示弱是不好的,只有堅強才能夠解決問題。

既期待又怕受傷害—你也有權威議題嗎?- 失落花園|魏凡涓 諮商心理師

既期待又怕受傷害—你也有權威議題嗎?- 失落花園|魏凡涓 諮商心理師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會逐漸學會「原來我的想法是不重要的、或者是錯的」,這會讓我們在長大後,對於自己的想法比較沒自信。在這裡頭,更多的感覺可能是焦慮與失望,因為我的父母沒有辦法安慰我、認同我,甚至很有可能,在我堅持自己的想法之後,父母就不愛我了。

因此,我們不知道怎麼做才對,但渴望被在意與認同的需求其實並沒有消失…

這些沒有被在意與認同的失落心情,會隨著我們的成長,轉而在沒有意識的情況下被投射到你所遇到的其他權威者身上。

因此當我們面對老闆和老師,我們可能競競業業地努力著,期待我們的努力可以被看見、想法可以被認同,最好遇到挫折也能夠被接納和拍拍。

然而,我們也需要明白,在這些期待的背後,同時反映著我們對他們的看法相當焦慮。這常常演變成一種情況是:我們既渴望讚美卻又難以有自信的表達自己的想法,最後因為遇到挫折時沒有得到安慰,再一次經歷失落…

你有沒有想過,不知不覺的,在老闆與下屬的關係或是師生關係裡,你把他們當成是誰了?

既期待又怕受傷害—你也有權威議題嗎?- 失落花園|魏凡涓 諮商心理師

既期待又怕受傷害—你也有權威議題嗎?- 失落花園|魏凡涓 諮商心理師

是危機也是轉機,我們可以怎麼做?

  • 釐清自己對權威者的期待是什麼?權威者的角色實際上需要負的責任是什麼?

當我們面對權威者產生失落的感覺時,讓我們試著退一步,去檢視自己在與權威者的互動中,那些關於他如何對待自己的期待,並且去看看這個期待是不是合理的。

檢視,不代表著要去責備自己,而是讓我們有一個新的機會去看見自己的需要,去看見你們之間的關係樣貌和處境。

你可能會發現好像不自覺的希望老闆不只是老闆,最好還要能夠是心靈導師。你可能也會發現,教授對你而言不只是教授,更像是母親一樣能提供溫暖的懷抱給予安慰。

在我們感覺到那些被愛、被無條件照顧的需要之後,試著回到最單純的關係來思考,在純粹的「老闆與下屬」或是「師與生」的關係之間,拿回屬於自己角色的責任。

既期待又怕受傷害—你也有權威議題嗎?- 失落花園|魏凡涓 諮商心理師

既期待又怕受傷害—你也有權威議題嗎?- 失落花園|魏凡涓 諮商心理師

  • 接納曾經受傷的自己以及自己的需要,療癒真正的傷口

當你發現自己的期待,並且意識到自己渴望被認同的需要與失落時,試著接納這個過去可能沒有被重視的自己吧!你的想法在過去可能不被允許,但這並不代表你的想法是不好的,更不代表有想法是錯的。

請你試著溫柔的對自己說:「我知道當年那個沒有被重視的你非常孤單,辛苦了,即使父母沒有看到,但我知道你已經很努力了!」

讓自己成為能夠陪伴自己的重要夥伴,給自己這顆曾經受傷的心遞上一點溫暖的鼓勵,這些你本來希望別人可以滿足你的期待,這次由你自己來給。

你將會發現,當你願意給予自己一些力量後,對於權威者的期待自然就會比較少了。

我們開始捨棄那塊叫做權威者的浮木,取而代之的,會是那個逐漸有自信與勇氣的自己,而這個時候,權威者當不當心靈導師或父母,似乎就不那麼重要了。

推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