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對很多人而言都有不同的意義。

對剛認識的情侶而言,藉著旅行,可以透過幾天的朝夕相處,更多地了解彼此的生活習慣,還有面對過程中意見不同時,如何溝通、如何協調…,也藉此了解彼此的脾氣和地雷區。

對新婚夫妻而言,這是正式進入未來很實際的「柴米油鹽醬醋茶」居家生活前,可能僅有的甜蜜時光。

對關係已持續一段時間,例如結婚或生活在一起多年後的伴侶而言,旅行也有種在看似已很平凡的生活中,找到新的火花或能量的意義。
旅行出走中——人生的重新整理 - 失落花園│顧浩然 諮商心理師

 藉著旅行,重新注入新的能量

當然,也有一種旅行,是面對失落,例如失戀、失婚、離開一份工作、一份關係後的一種,自我整理、自我療傷與自我調適的一種方式

有一年,我被迫離開一段關係。那一回,我獨自背著行囊,去到異地,進行一趟自我療傷的旅程。

說實話,一開始幾天,我其實依然在感傷的情緒狀態中,每到一個景點,我總是在想,如果她這時候在身邊,該有多好?

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地,感傷的情緒,因著外界新的刺激,好像不斷地注入了新的元素:不同膚色的朋友、不同建築物的外觀、不同於熟悉食物的味道、不同的文化…,這些許許多多的不同,彷彿為自己開啟了心裡的另一扇門

原本因結束關係的失落感,而造成內心某個深處的空,好像就被新的元素,慢慢地填補起來,漸漸地找回了能量。

旅行出走中——人生的重新整理 - 失落花園│顧浩然 諮商心理師

 建立新的關係連結

只要我們活著的一天,就不可能離開關係。同樣地,雖然一個人獨自旅行,但無可避免地,仍要與情境中的他人有所互動,在這樣的過程中,我們勢必投入些心思,讓彼此儘管使用不同的語言,但仍可以建立為生存所需而有的必要的連結。

而這個連結,其實正也某種程度地滿足了,因為舊關係的失落而帶給自己的惆悵感與落寞感。

旅行,除了新的元素可以為自己帶來新的能量之外,旅行過程中,我也刻意地放慢了步調,想像著身邊有另個自己,陪伴著我漫步著。

透過自我對話,陪伴自己

我在心裡頭與自己對話,我像老朋友般地,關心著自己在當刻的心情、想法…,我容許自己釋放悲傷。因為,在異鄉,我可以暫時放下原本的身份及角色,回歸自我,我可以不用再戴著主流價值觀所期待的「面具」,那一刻,我感覺到輕鬆、自在,感覺到身體的輕盈。(推薦閱讀:人生的進行式——那一趟找回自我的失落旅程

旅行中,我很自由地想去哪裡就去哪裡,間或因為一些誤失,而讓行程變得有些緊張,但在克服的過程中,卻也因此而發現到,原來自己也有許多的彈性與勇氣,去面對隨時的變動

旅行出走中——人生的重新整理 - 失落花園│顧浩然 諮商心理師

重新拿回掌控感

這個發現,也給了自己一些自信,因為,我可以擁有自己生命的主權與掌控感,那是一份成就感,一份自我價值的重新認定。

我不再需要讓自己像過去般,為了維繫關係,而委屈自己,我可以自在地做自己,也重新思考自己在過去關係中的樣態,透過旅行,發現自己的不一樣,而那個不一樣,是過去不曾有機會被看見的。

於是,我可以帶著這個原也是自己一部份的不一樣,去面對未來可能的新的關係,進而享受它。

推薦你

邱淳孝:線上聊聊你的心事

顧浩然 諮商心理師
現任杏語心靈診所資深治療師。曾任職軍旅、媒體及公部門,對於工作轉換與選擇之徬徨與困擾、壓力之調適、難以面對權威人物之相關議題擁有豐富之工作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