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181
蔡宇哲 心理學家
高雄醫學大學心理學系助理教授,哇賽心理學主編。專長:睡眠、生理節律、腦波研究。熱愛跑步。

在國中一年級時我擔任總務股長,在那個體罰很普遍的年代,每週上課都有被打是稀鬆平常的事。有次班導師要我去買藤條,是處罰用的,還特別交待說要「好用一點」。

當時心想:好用一點是什麼意思呢?想來想去用來打人的工具,大約就是要長度適中、好握、有彈性吧。於是我去買了大約九十公分長、直徑約一公分的藤條,在工廠那裡我試揮過,這般粗細彈性剛好。回家後覺得藤條表面有點粗粗的不好握,於是又去文具店買了絕緣膠帶,仔細地繞滿整根藤條。

隔天帶去給導師,他對藤條滿意極了,大大稱讚了我一番。下午課程立刻就派上用場,十幾位同學受害,包含我在內。每位同學被打完後都會以憤恨且快冒出火來的眼神瞪我一眼,當時我心中也很憤怒,想著「這又不是我的錯,我也是受害者啊!那是老師交待的有什麼辦法?」

是啊,對於權威,人們總是傾向於服從,即便所下的指令不見得對自己有利,甚至違反自己的良知。

我擁有自由意志嗎?關於服從,心理學的經典實驗 - 失落花園|蔡宇哲心理學家

人們有多容易服從權威呢?

1961年耶魯大學心理學家米蘭格倫(Stanley Milgram)設計了一個電擊實驗。他找來一群成年人扮演老師的角色,告訴他們在另一個房間裡是學生,但實際上隔壁房間並沒有學生,只是透過事先錄好的對話來讓參與者以為真有其人。

實驗開始後如果學生答題錯誤的話,老師就要按下桌上的儀器按鈕,讓隔壁的學生接受電擊處罰,而且犯的錯誤越多,電擊的強度就越強,最強的程度會到450伏特。

隨著按下的強度越高,會播放學生求饒的聲音,像是「好痛」、「我不做了!」、「拒絕回答」…等,超過300伏特後就不再有聲音,讓參與的人不知道學生的情況如何。如果參與者表現出畏懼或不願意繼續電擊的情況,在旁的實驗就會說「你要繼續做」、「沒別的選擇你得做」…之類的指令。

很多人覺得這麼殘忍的事怎麼可能會做啊,即使是參與實驗,應該不會有人真的用那麼強的電擊去傷害人吧?但事實上人就是會做,在米蘭格倫的實驗中有65%的人會執行到最高電擊程度,後續其他類似研究得到的結果,也都是有約六成的人會服從指令做到最後。(推薦閱讀:讓權威從神壇上走下來

我擁有自由意志嗎?關於服從,心理學的經典實驗 - 失落花園|蔡宇哲心理學家

這個實驗讓我們見識到權威的力量有多大,即便是嚴重違反道德良知的行為,在權威的要求之下多數人還是會做,更不用說是一些小惡行為更容易受到權威支使。

所以我們會在電影中看到原本善良的學生被惡學長指使去霸凌其他同學、在職場中看到部屬不得不去做上司的爛差事、在生活中看到只會說著「這是長官的意思我也沒辦法」的官員。(推薦閱讀:面對職場情緒勒索,我是否只有離職一途?

權威之所以難以抗拒,最主要的因素之一,是我們有沒有認知到自己行為的影響力,以及負責的勇氣。

當人們認為責任不在我時,自然就不會有太多罪惡感,因此道德容許程度就寬上許多。對國中的我而言,只是執行老師交辦的事情而已,完全不需要負責。但在其他同學眼中,我就是助紂為虐,當然有責任。

因此,要能克服權威的影響力,就要對事件有更全面性的思考,清楚認知到行為的瞭解影響層面,而且不是由「我」的角度去看待責任歸屬、而是要從「他」的角度,也就是受影響者的立場去思考、去同理。如此一來,就會更仔細、客觀地看待行為的後果,來避免不適當權威指令的服從。

在那根藤條終於打壞後,老師要下一任總務股長跑來問我購買地點,要再買幾根來備用。我搖搖頭跟他說:「為了大家好,我是不會告訴你的」。

推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