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4,968
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
心曦心理諮商所所長。政大新聞系、政大廣電所、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所畢業。書籍《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私底下則是歌德金屬樂團「Crescent Lament 恆月三途」主唱。從傳播到心理諮商、心理師到金屬樂團主唱,不管在哪裡,都是個「非典型」角色。認為「接納自己,獲得自由」,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推薦你:【情緒勒索】該走,還是該留?告別職場的情緒勒索!

最近,在我某一次的大學演講時,講到我書中情緒勒索的元素之一:「剝奪安全感」,於是詢問了現場的學生:「你曾經遭遇父母對你說『你現在還靠我養你,所以你就是要聽我的話』或是『你不聽我的話,就給我滾出去,自己付學費、養自己』的請舉手。」令我驚訝的是,現場居然有八成的同學舉手。

這實在是很令人心痛的事。

我原本以為,會用這種方式跟孩子溝通,多半是我們這代孩子的父母,卻才發現:原來,這是一直傳承下來的「溝通方式」,成為每個孩子的「世代傷痕」。

情緒勒索:不聽我的,就滾出這個家!- 失落花園|周慕姿諮商心理師

這也讓我想起,有一次,在我演講完關於情緒勒索的主題時,有個大學生跑來找我,說:「老師,我覺得你講的都很有道理,我的父母就是會說『你要是不聽我的,就滾出這個家』,我知道老師您建議的建立界限的方法很好,但是我目前還做不到,因為『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所以我現在一直忍,也計畫自己畢業之後的生活…..我打算等我大學畢業、考到專業證照、找到工作後,我就要搬離那個家,不再跟我父母聯繫。」

我聽了,其實覺得非常替這位同學的父母難過。

或許,有些人會誤以為,談「情緒勒索」,是為了「造成社會或世代對立,破壞關係」。但其實我想要改變的,就是這種狀況。

因為我目睹了許多,因為這種「父母其實是愛你,但卻無法用比較好的方式表達,反而讓你感覺到勒索」的互動方式,所造成的關係傷痕。(推薦閱讀:我是為你好?

很多會用這種「權威」、「威脅」的方式去教養孩子的父母,其實在面臨孩子長大之後,對於孩子的一些思考、抉擇與自己不同,或是不再完全「唯父母馬首是瞻」,其實是感覺到不安的:

一方面,或許有些父母,很需要當一個「萬能的父母」,當孩子與他想法不同,會讓他感覺「自己的權威被挑戰」、「如果我允許他,好像就代表我的想法不對不好」,因此,面對孩子的作法不同,父母內心的不安全感,無法把這個當作「不同人之間的差異」,反而會覺得「你現在是在反抗我嗎?」(推薦閱讀:我做我自己,不代表不愛你

於是,他必須要用盡方法維護權威,因為對他而言,這個「父母的權威」就跟賴以維生的「生存價值」一樣重要;他可能就會用他最熟悉、以前被對待的方式,來面對孩子與他的不同:

威脅剝奪孩子的安全感,例如遮風避雨的家、以及原本不需要太擔心的物質情況,也就是讓我們,覺得能夠安全的存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一切事物。

情緒勒索:不聽我的,就滾出這個家!- 失落花園|周慕姿諮商心理師

另方面,有些父母,在面對孩子要做出一些父母不熟悉、甚至覺得有些危險的抉擇時,父母會感覺到非常不安;這些父母無法相信自己,也無法相信孩子,因此,他會想盡辦法去阻止「會讓他不安的事情」發生,而不是去跟對方談自己的不安。(推薦閱讀:總是不停擔心?小心被焦慮侵蝕!

因此,父母想到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剝奪你的安全感」,例如要你自己賺錢、自己付學費、搬出去住….,聽到這些話,孩子的感受是:「如果我不聽父母的話,我可能就沒辦法在這世界活下去……」

這句話帶來的,就是這麼深的恐懼。

於是,父母可能暫時性地達到自己的目的,也就是讓孩子按照他們的方式去做。但是,孩子做著這件事情,其實是帶著恐懼,甚至是恨的:

恐懼你有能力剝奪我的生存可能性、恨你逼迫他無能的接受這一切,也恨這樣順從、無能的自己。

在這樣強烈的情緒下,幾乎沒有孩子,有能力可以看見,父母的這個要求與威脅下,其實是帶著自己的不安:害怕自己被孩子覺得「不夠好」、「不夠有用」(推薦閱讀:只看見「不足」學不會自信);也害怕孩子如果做了父母不熟悉的決定,會不會受傷,以致傷痕累累?

這些父母,很多是很愛自己小孩的,卻無法成功地將這份愛、這份擔心與關心所產生的不安,送到孩子的心裡;也因為太需要當「強壯的父母」,必須掩飾自己的脆弱與不安,於是變得可怕而具有威脅性,反而讓孩子感覺到壓力、壓迫。

這真的是一件太可惜的事。

情緒勒索:不聽我的,就滾出這個家!- 失落花園|周慕姿諮商心理師

只是,這些父母過往被對待的方式,可能也是這種方法。所以,他們覺得,只有這個方法最快、最有效。(推薦閱讀:是伴,還是絆?

如果你是這樣的父母,你很希望改變你和孩子之間的關係。能不能,練習去理解:「孩子跟我是不一樣的;他和我想法不同,不是因為想跟我作對,而是因為,我們本來就是不一樣的人。」

並且,練習跟你的孩子,討論你的不安與看法:「我聽到你的決定,我會有一些擔心,因為…….」

然後,說完你的擔心,以及看法後,請你勇敢地,把決定權,交還給孩子。

孩子沒辦法完全按照我們的想法去做,也不一定想要我們為他安排的人生。因為,他和我一樣,是一個獨立的人、有獨立的思考與判斷,有自己的感受與喜好。

而身為他們的父母,能夠為他們做的、最好的事,莫過於:

我們願意幫助、祝福他們,讓孩子能夠過著,他自己選擇的人生。

而當,父母能安撫自己內心的不安,開始練習:

「即使我不見得認同你的決定,但我仍然尊重;不論發生什麼事,我總是都在你的身邊。」

那正是你勇敢愛孩子的方式,也一定能夠帶給孩子莫大的力量,去面對這個社會有時的不友善,以及人生的挑戰。(推薦閱讀:靜默的陪伴,就已經是最大的溫柔

而我想,這是身為一個孩子,最幸福的事情了吧。

推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