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931
吳宜蓁 諮商心理師
國北心諮所畢業。心曦心理諮商所的創辦人之一,目前為心曦心理諮商所的心理師、淡江大學兼任心理師。踏入心理學的初衷,是為了找尋自己;踏進諮商領域後,發現愛上自己比想像中的不容易,也比想像中的需要「真」功夫。想成為最真的自己,也希望自己能成為一盞燈,照亮在找尋自我的路途中迷路的夥伴們前方的道路。推薦你:為什麼總是不願放過自己呢?愛上自己的不完美

隨著年齡漸長,你是不是也感覺到,邁向人生另一階段的同時,自己也漸漸在面對、接觸到人生中的生離死別,尤其是家人的死亡。

其實,面對親愛的家人離去,一直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們以為看著他們逐漸老去,自己應當已有了相應的心理準備,但是面對死亡的悲傷卻不是這麼容易可以「準備得來」。就像直到現在,我仍記得自己在阿公過世之前心中的糾結與不捨。

在阿公離去之後,我開始覺得要再踏進阿公家,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從每週必定造訪,變成好幾個月才去一趟。我以為我變得冷漠。我跟諮商師訴說著我的無情,卻邊說邊掉下淚來。直到那時候我才發現,其實……我不是「不想」,我是「不敢」。

你也有這樣的感覺嗎?

有時候,我們都好希望自己可以快點從悲傷當中復原,不要再被悲傷的情緒影響,於是讓自己排滿工作,嘗試分心,只希望時間可以過得快一些,或許我就不再如此悲傷。但矛盾的是,有時候也覺得自己變得冷血無情,不再關心與他有關的一切。

思念成疾:在思念蔓延的現實裡,站穩自己 | 失落花園 吳宜蓁諮商心理師

近鄉情更怯 – 其實我們都不知道如何面對失落

我們以為時間可以解決一切,離得遠了或許就不再悲傷於他的離去。但當我們要回到類似的場境中,我們下意識的逃避已發生的事實。就像是阿公對年的那一天,大家都聚在阿公家祭拜,我卻完全忘了這一件事一樣。忙了一天之後,筋疲力盡地回到家,發現這一天就這麼過了,我這才意會到,原來,逃避是這麼自動化的反應。

也因此,我們從未正視隱藏在失落底下的懷念、感傷與惋惜。因為從此之後,再也無法依賴他、與他互動,再也無法為他做些什麼來表達我們對他深刻的情感。這都讓我們的失落變得無處可去。

思念成疾:在思念蔓延的現實裡,站穩自己 | 失落花園 吳宜蓁諮商心理師

恐懼失落的失控

我們慢慢發現,自己不敢面對那龐大的失落感的原因,有很大的一部分是因為我們也擔憂自己會被那失落壓垮。但這個擔憂其實有指出了我們害怕失落會失控的恐懼。我們可以先發現自己的恐懼,也理解自己的恐懼。

從前面的段落中,你可能會注意到,我們用「否認」來迴避家人離世帶給我們的失落感,我們害怕一旦開始悲傷了,會不會就墜落谷底,難以再爬起。就因著這樣的恐懼,我們努力控制著自己,不要想起,心情就不會有太多波動,這樣一來,自己就不會被失落所攫獲。

你發現你的恐懼了嗎?也許,我們真正害怕的是,

那些不知如何收拾的想念,以及隨之而來的自責與失落。

這樣辛苦的你,先試著去理解「我仍然對他不在了感到無比悲傷」這一點也不難堪。我們時常把悲傷想像成洪水猛獸,害怕悲傷會將自己吞噬。但其實,我們只是需要給自己一點時間與空間,用你的方式好好地想念他,好好的把心中想說的話說完。不論是對他的想念,或是對他離去的憤怒與不諒解,這些悲傷,都需要有機會被你看見和聽見。

思念成疾:在思念蔓延的現實裡,站穩自己 | 失落花園 吳宜蓁諮商心理師

請允許自己悲傷

也許在痛苦中掙扎了一段時間之後,你還是會發現「阿,我還是這麼地想念他!」

或許你需要的,不是「解決」你的悲傷,而是開始了解,其實是你不太習慣與情緒共處。當這些失落卻不斷接踵而來,反覆地出現在浮現在你的腦海裡,你的驚慌失措其實一點都不奇怪。於是,我們以為失落的出現,勢必會讓你所有的生活皆亂了套。接著我們就會嘗試,將失落隱藏在一個看不見的角落,以為看不見了,就不存在了。

但,它還在,會在你不注意的瞬間竄起,讓你不知所措。其實,悲傷是多麼理所當然,它可能會暫時的影響你,但請你也相信,它只是想要讓你知道,你有多珍惜彼此曾有的記憶。

允許它出現好嗎?讓悲傷浮現,也才有逐漸消退的可能。

思念成疾:在思念蔓延的現實裡,站穩自己 | 失落花園 吳宜蓁諮商心理師

從規律的生活,找出想念的空隙

失去一個親愛的人,會讓我們感覺無力又無助,我們能怎麼幫助逐漸回到生活的軌道上?你可以從規律的生活幫助自己找到一點控制感。明天吃什麼?早上幾點鐘要起床上班?幾點要去運動?你可以給自己一個固定的日常週期,先幫助自己在生活中維持穩定,也給自己一個安全的空間與時間。或許,你也能找一個信任的朋友,讓他陪著你想念,陪著你悲傷,你便不是自己一個人面對巨大的失落。

讓自己有空間想念與思念,我們才能逐漸相信這些失去的失落,不會吞噬了你。

你能失落,也能暫時收起失落繼續生活。

思念成疾:在思念蔓延的現實裡,站穩自己 | 失落花園 吳宜蓁諮商心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