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341
盧美妏 心理諮詢師
心理諮詢師、美國職涯發展師(NBCC認證);台師大諮商心理本科/碩士班;心理學線上課程單場50000人;全球百大企業特聘講師。

「旅行青蛙」是最近對岸最火的手機「雲養」遊戲,是一款雲端養青蛙app。(原名為《旅かえる》,目前只有日文版)

遊戲設置很特別,玩家與青蛙基本不對話,青蛙除了在家待著,還會動不動出去旅行,出去多久不明,偶爾會寄照片回來,更好點還會帶伴手禮。

玩家基本沒辦法決定青蛙去哪裡旅行、多久回來、要不要寄照片(於是一堆人在發尋蛙啟示),唯一能做的就是幫蛙打包行囊,這讓我們有種錯覺-青蛙有自主意識,他有決定自己要幹嘛的權利。

很多人玩一玩覺得特別像父母在養孩子,想要蛙活得好、想要蛙有精良旅行裝備,在蛙出門浪的時候心中又充滿掛念、期待收到照片,甚至有不可靠消息指出「旅行青蛙是日本官方為了促進生育率與遊戲公司聯合推出的」。

年輕人都不想社交、不想生娃,為什麼養「蛙」遊戲卻會大規模流行?

年輕人都不想社交、不想生娃,為什麼養「蛙」遊戲卻會大規模流行?

這背後是什麼心理狀態?

一、充滿安全感的依附關係

旅行青蛙或同類型的養成遊戲滿足了人們對於關係的需求,人是社會的動物,活著就需要關係,但生而在世誰沒被關係傷害過呢?

我們對關係又期待又怕受傷害,在現實生活中開啟一段關係通常會伴隨著各種擔心,他會不會不喜歡我?是不是厭倦了?他在不高興?最近好像比較疏離?在這些擔心中,我們焦慮、會迴避,會不自覺透過滿足對方的期待,來填滿自己被不安佔據的心。

但跟青蛙的關係,充滿安全感:無論如何,我的蛙都會回家。

蛙不在家?沒事,做點自己的事吧!

我們不用擔心被傷害、不用擔心失去、不用擔心自己不符合對方的期待,

這段關係讓人感到穩定又踏實,蛙成了生活中少數「安全型依附」的對象。

推薦你:檢測你的依附風格)

二、活在當下-沒有負擔的未來

想想我們要開啟一段關係多麼心累…

談個戀愛好了,從第一次單獨出去吃飯可能就已經一路想像到交往、結婚、兩邊家人、價值觀…等,發現哪個環節不太合適,根本懶得多花時間經營一段沒有未來的關係,付出與投入不成比例,跟這個人在一起可預見的未來會比較快樂嗎?必須找個對象結婚到底是在滿足誰的期待?不如養蛙。

生小孩呢?適孕伴侶一聽到小孩就心驚,先不提養孩子得花多少錢、生活品質立刻下降,光想想自己都快30歲了都還需要受家裡照拂,生了孩子豈不是要開始往未來30年操心?不如養蛙。

旅行青蛙提供我們一段只需要「重視當下」的關係,不用擔心未來,也就不會焦慮。

人們不需要為了未來可能出現的麻煩卻步,也不需要為了長遠規劃而放棄現在的快樂,沒有負擔、沒有包袱。

三、清晰的界限感

華人世界的人際網絡普遍缺乏界限感,父母對你跟誰在一起「又」去旅遊的意見沒少過;你的上司同事老是要求你做些不屬於你份內的事;你的大姑二舅表姨媽三不五時對你的工作指手畫腳,你能開口說「不」嗎?

在旅行青蛙的世界中,界限感被清晰的設置。

跟常見的養成遊戲不同,玩家能做的事太有限了,除了採收幸運草、為蛙打包行囊,蛙想出門旅遊、想宅在家都不是我們能決定的,蛙像是個有自我意識的個體,我們不能控制他。

蛙不干涉你、你不干涉蛙,不會過分的介入對方生活,在完全零對話的關係中,時不時捎來照片、帶回的伴手禮、有事沒事回家坐坐,我們知道這是重視,你心裡有蛙、蛙心裡也有你。

界限,不是要讓我們與人切開關係、保持警戒距離,而是為了創造連結。

旅行青蛙透過遊戲設置劃下清晰的界限,這樣的關係讓我們感到舒服、自在。

四、虛擬關係能替代現實社交嗎?-矯正性人際經驗

我想這是媒體和大眾最想探討的問題吧?

遊戲中的關係是虛擬的,正常人都知道虛擬關係不能替代現實人際交往,從最基本的眼神交流、姿勢動作,到親密關係中的肢體接觸,都是不可替代的真實。

只是在忙碌的現代生活中,工作家庭人際已經快把我們壓垮,如果可以不用付出太多時間心力,卻能擁有一段穩定、有安全感的關係,界限清晰健康,何樂而不為?

在旅行青蛙中,玩家與蛙的關係可以視為一種「矯正性人際經驗」,我們與蛙建立了安全健康的連結、學會在關係中自在獨立,在遊戲設置下用一種有界限的方式相處,可能在過去的關係中從來沒有過這樣好的經驗,這些經驗能否移植到現實生活中呢?

遊戲中的虛擬關係無法替代現實社交,但可以做為一種額外的情感支持,像補充維生素一樣為生活中的人際關係增添一些營養成分,簡單方便又有效;更重要的是遊戲可以做一面鏡子,投射出我們沒有被滿足的需求。

如果你沉浸在與蛙的互動,是否意味著某些現實關係中缺乏的東西可以從蛙身上滿足?

在旅行青蛙從與蛙的互動中,體驗安全又有界限感的互動,重新搭建回到現實世界的橋樑,認清唯有清楚表達需求、設置界限,才能擁有健康的關係。

推薦你

《旅かえる》(陸譯《旅行青蛙》、台譯《旅蛙》官網

【情緒勒索】別再互相傷害!告別情緒勒索的練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