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1,953
張立人 精神科醫師
台大醫學系暨中國文學輔系畢業,歷任臺大醫院主治醫師暨主任、臺大醫學系講師,專長整合醫學,結合功能醫學檢測、營養醫學策略與深度心理治療,改善大腦與身心症狀。作品包括:《大腦營養學全書:減輕發炎、平衡荷爾蒙、優化腸腦連結的抗老化聖經》、《在工作中自我療癒》、《上網不上癮》等書。現任台北市麗星診所主治醫師。

當下,和憂鬱歡樂起舞:醫療崩壞時代的一則故事

「唉唷!」大家轉過頭去看,慕芊雙手抱著肚子,一隻灰色的腳丫子印,還清楚留在她粉紅色的護士服上。

一旁的保全人員簇擁而上,把這位媽媽壓制在地上。她還大喊著:「救人啊!壞人在欺負我啊!你們給我放開,我的手臂很痛!趕快放開,如果我手骨折了,我就告你們,一個都別想逃,我要你們醫院賠我一千萬!」

這時電動門打開,一張推床出現了,大家用力把這位媽媽抬到床上,就像泰雅族捕獲一隻山豬,十分費力而粗魯地把它綁起來,這個媽媽使勁地扭動,衣衫不整,絲毫不以為意。她憤怒而絕望的眼睛,掃視周遭每個人,最後眼神停留在蘇主任的臉上。護理長心想:「蘇主任不正在看夜診嗎?怎被叫過來處理。奇怪,又不是他值班,也不是他的病人啊?」

這時,這位媽媽大叫:「主任啊!我兒子白血病,來你們小兒科作化療,才住了兩個禮拜,你們小姐就要趕他回家,硬逼我來辦出院。再慢一個禮拜,難道不行嗎?」

蘇主任還搞不清楚狀況,嘴巴因訝異而不自覺地張開,被口罩給擋住。

「我快死了!我在急診照顧我丈夫,三天沒睡覺了,血壓高到兩百多,剛剛連吃了五顆緊急降壓藥。前天,我丈夫吐了三口鮮血,我趕緊送到XX醫院,醫生說是胃穿孔,下午還推到手術房開刀啊!你們叫我現在來辦出院,可是我先生現在生死未卜啊,誰來照顧我這個白血病的兒子?」

「我上禮拜才開完痔瘡的刀,下半身還很痛;走路很不舒服,結果你們就叫我一跛一跛地,上下樓辦出院手續,櫃臺又講得不清不楚,害我一直跑錯地方。都是妳!」

她用食指比著慕芊,偷偷瞄了蘇主任一眼,說:「都是妳!把我兒子當人球,把隨身物品都裝在黑色大垃圾袋,丟給我,還說他的床已經有別的小朋友住了。妳到底有沒有良心啊,妳!被我踢活該,沒把妳打死就不錯了!」

蘇主任說:「請妳先冷靜,我們幫妳送到急診,幫妳把血壓和情緒穩定下來。有何事情再慢慢談。」

這時蘇主任示意保全人員,將她往急診推去,電動門關上。剛剛的喧囂一下子消失,彷彿不曾發生過這件事。

事實上,這小兒科病房兩年來,不知已經發生過幾十次類似的事件了。

蘇主任回到護理站,心裡越想越火:「門診正忙,看診到一半,竟然被叫回病房,處理這件事。可是,這病人明明不是我負責的,今天更不是我值班啊!前天才被院長叫去罵了兩個小時而已,昨天值班的許醫師竟然都聯絡不上,護理長還打電話給我:『你既然是主任,那就應該身先士卒,自己下海值夜班啊!』我那晚在值班室一直被急診病人打擾,根本沒睡好,都快累死了,結果,今天晚上,還給我上演這齣戲碼!我一定要找出來,到底該負責的是誰?!」

他比著正在寫病歷的醫師和護理師,問:「這阿嬤的負責主治醫師是誰?」

她們說:「是白醫師,但他去長灘島度假十天。」

蘇主任又問:「真的也太會請假了,請假請的倒是時候。那今天值班醫師是誰?」

她們左右互望之後,一齊看向某位戴著GUCCI新潮眼鏡的中年男子,說:「傅醫師!」

傅醫師緩緩抬起頭,推一推眼鏡,向蘇主任微笑。

蘇主任立即低下頭來,小聲地說:「原來是傅醫師您,失敬失敬!」

蘇主任心想:「看在你老爸是X大教授的份上,還在審我的國科會計畫,這口氣我只得暫時忍下來…」

他突然想到,問:「是誰打電話叫我來處理的?」

因為他在醫院的這十年領悟到,一個錯誤事件發生,背後代表有十件錯誤事件也同時發生了。特別為何是他,這時要出現在這裡。

三位護理師面面相覷。

蘇主任眼神像狼的牙齒一樣尖銳,好像她們都有錯一樣。其中一位用手臂推了推另一個,被推的那名護理師,小聲地說:「是慕芊!」

蘇主任往最右邊的慕芊瞪過去,並且用力地哼了一聲。

兩名護理師壓低著頭,只有慕芊慌張地注視主任的雙眼。她的護士服上面,還留著灰色的腳印。

慕芊很委屈地澄清:「主任,抱歉打擾!是剛剛那個女人說:『我不要跟值班醫師講,叫妳們主任出來跟我講!去叫,不叫,我打妳!』護理長跟我說:『妳還楞在那邊幹嘛?就照家屬講的去做啊!』所以,我才打電話通知主任過來病房。」

「慕芊,妳要搞清楚,這種事情應該叫值班醫師處理!難道家屬要我們院長出來解釋,院長就得來我們病房,親自跟家屬解釋嗎?全院有多少病房?那院長每天光是道歉,根本就不用辦公啦!」蘇主任生氣地說。

「主任,我知道錯了。下次應該叫值班醫師處理,不該大小事都找主任出面。」慕芊懺悔地說,把頭壓得很低。因為她感覺到,自己的眼角已經滲出兩顆淚珠。

「知道就好。真要命,現在醫療崩壞,連五星上將都出現在海灘,拿著刺刀和敵人互刺。這就表示:國家根本已經快滅亡了嘛!」

在蘇主任處理的時候,來了五通手機,他也沒時間接。這時,他查了手機,發現都門診打來的。他說:

「真夭壽,今天夜診還掛到一百號,現在只看到六十號,今天半夜十二點,有沒辦法下班啊?」

蘇主任拖著鉛重而疲累的步伐,向著門診大樓移動。晚上九點,醫院卻門庭若市。

當天半夜一點,如蘇主任所料,他還在看門診。但慕芊已經交了班,寫完護理記錄,到更衣室換便服要回家。兩位一起下班的護士邀她去夜市裡一家新開的章魚小丸子攤子,吃點宵夜再回家睡覺。她猶豫了三秒鐘,心想:

「剛剛妳們是怎樣對我的?竟然把我給出賣!明明是沛貞提議的,婉晴還叫我去打這通電話。我也真笨!」

她說不出口。因為,她怕得罪另外兩個,以後的日子會不好過。更何況,沛貞可是護理長一年後退休後,最熱門的繼任人選呢!還是忍著吧,不要把關係搞壞。

沛貞和婉晴兩個吃著,好像晚上沒有發生任何事一樣。慕芊配合地微笑點頭,也沒注意到章魚小丸子的味道。

騎機車回宿舍的路上,她一直想著:「在病房這兩年,護理人力嚴重不足,三個人當五個人用。我都是上最多班、最慢下班、而且放最少假的護理師,也沒怎麼被稱讚;反倒是沛貞和婉晴她們那群『四人幫』,拼命對督導長拍馬屁,連我聽了都快吐;一天到晚陪護理長做什麼彼拉提斯的,護理長對她們的額外關照,簡直讓我吐血。在這鬼單位忙了兩年,我得到了什麼?被那些享特權的剝削,繼續黑掉而已…」

隔天中午她起來時,頭痛欲裂,胸口像被繩子五花大綁,快吸不到氣,頭腦一片混亂,全身倦怠。自己的憂鬱症好像快發作了。

果不其然,過了兩天,慕芊已經開始請病假,連續兩天躺在床上。她無力地跟室友說:「做這種行業,比女僕還不如。人生還有什麼希望?」

室友聽了,安慰她說:「沒錯!護理崩壞這麼嚴重,也沒看到什麼改善。我已經打算改行,像上次台北榮總的護理師一樣,去夜市賣章魚小丸子!」

慕芊面無表情,沒說什麼。

室友沒想到的是,兩個鐘頭以後,慕芊已經坐在宿舍頂樓的外牆上,打手機給她弟弟。她說:「弟弟,請你一定要孝順,好好照顧爸媽,我愛你們。」

「姐,妳說什麼?為什麼要突然說這些話?為什麼?是不是…」

慕芊把手機給掛斷了,放在牆頭。

她望下一瞄,停在路邊的轎車與榕樹,小得像模型一樣,很不真實的感覺。然而,一陣大風刮來,她的身體晃了一下,差點失去平衡。還好有抓緊,兩隻手掌冒出冷汗。她看著對面大樓,是一家銀行,心裡想:「為什麼要活得這麼辛苦?還不是為了薪水。但有了今天的薪水呢?又要繼續辛苦明天的薪水。人生在世,沒有一樣事情是自己想做的,都是配合別人,好累。」

她再次往下探,心中滿是恐懼;偏偏又是這種恐懼,讓她想結束生命。

她感到自己突然間被一個強大的力量往下拉去,她心想,一切都來不及了!

原來是三位消防隊員,趁她不注意,把她往後拖到頂樓的地板上來。

這樣是吧?慕芊覺得好累,糊里糊塗地睡去,任由他們帶向任何地方,反正死都不怕了…

如果雨就這樣下不停:面對憂鬱症的5個正念治療法 | 失落花園 張立人精神科醫師

正念治療法1:一顆葡萄乾,一個世界

「這就是一個禮拜前的妳?對這世界充滿了厭倦,覺得自己是累贅。」

治療師聽了慕芊的描述,做了以上的結論。

「這世界只是痛苦。你可以幫我打安樂死嗎?」慕芊認真地問。

「安樂死?治療師的職責,是讓妳安樂,而不是讓你死。」

「安樂?我覺得一切都很痛苦啊!被家屬踢到肚子、被主任怪罪、被同事陷害、做得半死卻沒有升遷…」

「妳一直都這樣認為嗎?」

「平常我是會想到醫院的不公平遭遇,心情還算調適得過來。但最近這件事,簡直快把我搞瘋,我頭腦想得快爆炸!連作夢也夢到被綁匪撕票…」

「妳有想過,最近的痛苦和憂鬱症有什麼關係嗎?」

「我憂鬱症發作過三次了,最近一次是兩年前,交往三年的男朋友竟然和我的好朋友劈腿!我憂鬱了半年,瘦了十五公斤。」

「當妳掉到憂鬱症的流沙裡,光是要掙扎著拔出妳的腿,就很困難了,怎麼可能心情愉悅呢?」

「這樣看來,我又在一次陷入流沙裡。」

「當妳不在流沙中,生活是有它的味道。人生和世界,本是一道滿漢全席。但是當妳覺得噁心,再如何的人間美味,都只是『噁心』兩字而已。」

「醫療崩壞、護理崩壞,對於這世界,我只覺得胃口盡失。」

「慕芊,我們來做個思考練習。妳想想,如果妳不懂得品嚐葡萄乾,又怎麼可能享受這滿漢全席呢?」

「葡萄乾?」

治療師從罐子裡,取出一顆葡萄乾,放到慕芊的手上。

「才這麼小一顆?不多給我一些?」

「如果妳不懂得品嚐一顆葡萄乾,又怎麼可能享受一把葡萄乾呢?」

「一顆葡萄乾?」

「妳既然不想當一個人,就想像妳是個外星人吧?!妳乘坐幽浮來到地球,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東西。注意看它。」

治療師繼續說下去:「仔細觀察它的表面,非常仔細。」

慕芊心想:「真是個又黑又皺的醜東西。本來是葡萄,肥嫩飽滿,怎會變成這樣?這是我所認識的葡萄乾嗎?」

「聞一聞葡萄乾的氣味。」治療師說。

「好像沒啥氣味。」慕芊心想。

「把它拿到嘴邊,感受妳的手和手臂,非常精準的動作。放到嘴裡。先不要咬它,感受它在妳嘴裡的感覺。輕輕把它咬破,感覺它散發出來的味道。感覺妳的唾液,它已經改變形狀。感受妳吞嚥它的感覺。它慢慢移動到胃部,這時,妳的身體是否感覺到,多了一顆葡萄乾的重量?」治療師問。

「哇!連一顆葡萄乾的重量都感覺得到。那麼人家說,靈魂才幾公克,這種自我意識,也真的微不足道了。」慕芊說。

「沒錯,從一顆葡萄乾,你可以感受到一個世界。更何況,一顆葡萄乾,只是全世界微不足道的一個物體罷了!妳覺得這樣吃葡萄乾,和平常的體驗有什麼不一樣?」治療師說。

「平常可以說是『囫圇吞棗』吧!完全沒注意到它有這樣特別的形狀、豐富的味道,甚至和我的身體融合的感覺。我抓到一些愉快的感覺了。」

「太好了!這就好比妳吃了一顆百憂解的效果。」

「慕芊,妳錯失了生活中許多愉快的片刻,讓痛苦塞滿妳的心中。當妳感覺到平常沒有感覺的事情,生活體驗豐富了,自然會有愉悅感。」

「這麼說來,我真像行屍走肉,一切都是反射動作,所有經驗都自己被消音了。連章魚小丸子的味道都沒注意到,難怪會憂鬱。」

「沒錯,當妳錯過好的經驗,妳的生命就失去該有的精彩;當妳錯過壞的經驗,妳也沒辦法適時做出改變。當妳得過且過,憂鬱就附身了。」

正念治療法2:身體掃瞄

一個禮拜以後,慕芊氣色好了不少,簡直把葡萄乾當藥吃。治療師稱讚她:「太好了!妳已經懂得享受一顆葡萄乾了。接下來,試著感受妳的身體。」

「我的身體有什麼特別嗎?」

「身體會說話。如果自己的肩膀總是緊繃、甚至疼痛,它是在告訴妳,妳太緊張了;如果妳總是駝背、眼睛看地上,它是在告訴妳,妳沒有自信。心理學專家都知道,身體不斷在洩漏你心底的秘密,像個大聲公一樣講出妳的秘密。」

「這麼恐怖?」

「沒錯。所以好好感覺一下妳的身體吧!讓自己舒服地躺在椅背上。放鬆,慢慢閉上妳的眼睛。提醒妳自己,這個練習,不是為了放鬆,也不是為了體會不同感覺,而是要妳察覺自己的感覺。感覺妳的腹部,隨著妳的吸氣與呼氣,有什麼感覺?」

「會起伏啊!有點像海上的浪潮來了,又退去。」

「沒錯。接著把妳的感覺放在左腿,進入左腳,從左腳的大姆趾慢慢過來,一支一支到小趾,體會每一種感覺,可能會發現腳趾之間有接觸,有麻麻的,或沒什麼感覺。當妳吸氣,想像有一股氣進入肺部,然後進入腹部,再進入左腿、左腳,最後從左腳的腳趾頭出來。呼氣時,想像氣體反方向移動,從左腳進來,進入左腿,通過腹部、胸腔,然後從鼻腔出去。盡可能多做幾次,抱著興趣,體會氣體流過全身的感覺。」

治療師繼續指示:「在妳呼氣的時候,溫柔地感覺妳的腳底、腳背、腳跟,注意妳的腳和地板接觸的感覺,配合緩慢的呼吸。感覺腳踝、腳趾頭、腳骨頭和關節。繼續呼吸。隨著呼吸,慢慢把注意力移開左腳,轉移到左小腿、皮膚、膝蓋。用妳的好奇心,依序探索身體的其他部位:左腿上部、右腳趾、右腳、右腿、骨盆、後背、腹部、胸部、手指、手臂、肩膀、脖子和臉。在每個部位時,深深地吸氣,要離開時呼氣。感覺緊張時,或者哪個部位緊繃時,對著它們吸氣,感覺它,並且在呼氣時,讓它們放開。當注意力渙散時,察覺它,並且把注意力轉回到身體部位。」

這時,慕芊半閉著眼睛,緩緩地呼吸,神情認真。治療師問她:「好了。妳覺得如何?」

慕芊問:「你覺得,我這樣做對嗎?」

「這個練習重點,不是在於做得好,而是『不要太努力』,甚至不要『努力放鬆』。」治療師說。

「我剛剛很努力放鬆啊!為什麼你說不要努力?」

「無論發生什麼,一切都是好的。我們從小被教育事情『應該』是怎樣,非常努力,許許多多的『應該』被放在我們的心中,一輩子卻無法消化,就像那些塑膠一樣,可以保存一萬年。」

「我的個性很完美主義的,一定要做到別人沒話講。」慕芊說。

「接納自己吧!想像妳就是一個地理學家,忠實地描繪冰島的地形,不管是連綿的山脈,還是危險的懸崖,精確記錄下來而已。」

「原諒自己的缺點嗎?對我來講好難。我父母的要求很高,從小常罵我做得沒像姐姐那麼好,我也覺得自己不如姐姐。長大之後,被護理長、主任、家屬怪罪時,我心裡就特別痛苦,甚至想到要去死。」

「我知道這對妳來講,已經變成反射動作了。回去記得,繼續練習葡萄乾,和身體掃瞄。反覆的練習,才能夠形成新的反射動作。武林高手哪一個是靠想的?只有紮實的練功,才能夠造就武林高手。練功,才能化有形為無形啊!」

如果雨就這樣下不停:面對憂鬱症的5個正念治療法 | 失落花園 張立人精神科醫師

正念治療法3:覺察愉悅事件

隔兩個禮拜,治療師開始引導慕芊,認識自己的想法和感覺。他問:「如果妳正走在街上,對面來了一個妳認識的人,妳跟他微笑招手,結果這個人沒看妳,就走過去了。妳心中會有什麼想法?」

「他應該是故意,不想理我吧!」

「還有什麼想法嗎?」

「果然,大家都不喜歡我,不想跟我有瓜葛。」

「妳心中是什麼感覺?」

「我才不在乎勒!」

「還有嗎?」

「心情覺得很惡劣。」

「我們來檢查妳的想法。他有沒有可能是內急,急著去找廁所?」

「有可能。」

「如果他是去跑廁所,才沒注意到妳呢?妳會有什麼感覺?」

「我會同情他,希望他千萬憋住,不要噴到我身上!」

「對!事件本身是中立的,妳的情緒取決於妳的想法,行為取決於妳的情緒。所以,要覺察自己的想法與情緒,就能為情緒和行為解套。」

「這麼說來,我就是遇到事情的時候,反射性地想自己哪裡不好,才會這麼憂鬱,甚至想自殺啊!」慕芊恍然大悟。

「那妳認為,為何那天主任要罵妳?」治療師單刀直入地問。

「他就是對我不滿啊!覺得我什麼都不會,又喜歡找他麻煩。」

「主任有沒有可能是過勞了?妳知道醫院裡的氣氛,確實大小事情,都叫他出面處理。他心理雖然非常不爽,還是都盡量到場。」

「如果真的是這樣,我反而還有點同情他。他的太太和小孩都說沒有丈夫和爸爸。實在太可憐!」慕芊有點懊悔地說。

「每個人都受到他的角色所限制,妳是,他也是,就讓這些當作一場人間的戲劇吧!大家都來跑龍套。」

「我真的要想像多一點的可能性。我好像太直線思考,而且太固執了。難怪容易憂鬱。難道是我讓自己變得憂鬱?」

「妳有憂鬱傾向,這次的憂鬱症也不是第一次了,是第三次。憂鬱的時候,會想得很負面,妳主動為妳自己篩選了一系列的悲劇。所以,我要請妳回去做個作業,每天至少記一件愉快的事情,從禮拜一到禮拜天。妳要寫下:體驗了什麼事情?有愉快的感覺嗎?過程中,身體有什麼感覺?出現哪些情緒、感受和想法?記錄此事時,腦海中有什麼想法?」

「好!」慕芊爽快地答應了。

如果雨就這樣下不停:面對憂鬱症的5個正念治療法 | 失落花園 張立人精神科醫師

正念治療法4:正念靜坐——身體、呼吸、聲音、想法

過了一個禮拜,慕芊抱怨頭痛。原來是她和那兩個推卸責任的同事一起上班,搞得心神不寧。

「我們再來進行『正念身體』與『正念呼吸』。身體有什麼不舒服,包括疼痛、緊張或憂鬱時,利用呼吸,把意識帶到那裡,溫和地探索這個體驗的細節,包括:這感覺究竟是什麼?它們到底在哪裡?會隨時間而變化嗎?會移轉嗎?讓呼吸進入這個不舒服中。」治療師說。
「我雜念超多。想到為什麼同事要相互陷害?一下子又想到活在血汗醫院裡,好累!」

「妳告訴自己:腦中那一部反覆思考的機器,又開始叮叮噹鐺地運作了。當妳想到那些雜念,妳告訴自己:『毒舌評審,你又來了!告訴你,今天天氣不錯。』隨他去吧!觀察你的體驗,而不是認同它、抗拒它或者拒絕它。雜念像是森林裡的猴子,到處都是,而且無法控制地出現。想法和感覺像天氣,但天氣無法影響天空。雲朵、閃電、颱風、彩虹來來去去,但天空還是天空,永遠是這些現象的容器。」

「很好的比喻!」慕芊讚嘆。

「希望妳真能模仿看看。妳有沒有發現,希望眼前的事情和實際不同。妳會堅持『應該是某個樣子』。譬如:妳覺得同事應該要贊同妳的想法、幫妳的忙,而護理長和主任,必然非常體恤妳的辛苦?這種事情,真的會發生嗎?」

「確實很困難。我身旁的人,始終讓我失望透頂。」慕芊說。

「這也是為何妳的憂鬱,一次一次地發作。預防復發最好的方法,就是和此時此刻的不愉快經驗共存。不要堅持繼續,也不要拼命逃避,就讓所有體驗停留在此時此刻,活在當下。」

「可以說是『與憂鬱歡樂起舞』!」慕芊恍然大悟。

「妳描述得太好了!」

「我以前學過芭蕾舞的,可是已經荒廢了十年。」

「妳已經會了『正念身體』與『正念呼吸』。讓我們在試試『正念聲音』和『正念想法』。」治療師繼續說:

「讓妳的意識開放,接納從各方面而來的聲音,不管是遠的靜的、前面後面、上面下面的。把聲音當成一種感覺,發現他的聲調、音色、響度和持續的時間。當妳發現意識不在聲音上,觀察內心往哪裡遊走了?再把意識帶回聲音上。用同樣的方法,把意識放到想法上,不要試圖讓想法產生或消失。就讓它們自然地生滅。就好像妳在看一部電影,電影的內容就是妳腦中的所有想法和影像。想法和情緒,也像瀑布一樣,在妳旁邊傾洩下來。妳和它非常靠近,能夠感受到它的力量。但瀑布並不是你,想法和情緒並不是你。」

「我想,我已經慢慢抓到訣竅了。」

「學習接納這些吧!妳看病房的生態如此,外面社會恐怕還更糟,這人世就是這樣,無法靠一個人改變。很多醜陋的事情還是要面對,就好像天空突然下大雨,妳沒帶傘,倉皇逃進騎樓下,但時間過了十分鐘、二十分鐘,到了半小時,雨還是一樣大,妳必得還是要衝回雨中。雨並沒有停,但妳知道不能被雨困在那裡,還是要去面對它!」

如果雨就這樣下不停:面對憂鬱症的5個正念治療法 | 失落花園 張立人精神科醫師

正念治療法5:預防憂鬱復發的三步驟——呼吸空間、聚焦自我、採取行動

這次,是治療師最後一次為慕芊諮商了。慕芊抱怨著病房已經很忙,但又花了更多時間在等待,搞得自己心浮氣躁,怕憂鬱症又會再發作。治療師建議她:

「當妳必須聯絡一些事情,結果對方都不接;或者上網查病人的抽血結果,遲遲不出來,環境還非常吵雜…只要妳有三十秒鐘的時間,好好把它當做『呼吸空間』!」

「什麼是『呼吸空間』?」
「把自己走路的速度變成一半,讓自己心靜下來,放慢呼吸的速度,用正念察覺自己心中的想法、情緒與行為。這也是預防憂鬱復發的第一步,一想到,就來段『呼吸空間』。

第二步,是將注意力聚焦在自己身上。其實妳會憂鬱,也多半是無限制地壓抑自己對她人的憤怒,轉而對自己生氣,長期導致憂鬱。可以試試不要一直怪罪自己,當妳能接納自己,也才能真正接納種種生活中的挫折。同時,用正念的模式來行動,察覺自己:『現在正在推藥車…我感覺上手上的藥物…現在我正走向病人…我聽到病人對我說話…』,注意自己的呼吸,注意自己的腳與地板的接觸。

第三步,是採取兩種行動:第一種,是有『愉悅感』的活動,像是和朋友吃飯、泡個澡、吃章魚小丸子。第二種,是讓妳有『掌控感』的活動,成就感能夠滋養我們的身心,像是:重新練習芭蕾舞、去聽心靈講座、整理私人物品。」

「聽起來還要做不少事情,覺得壓力又變大了。」

「妳簡單地想,就是要照顧好自己。特別是醫療崩壞的大時代,螳臂擋車,談何容易?問自己:現在我需要什麼?怎樣我才能好好地珍愛自己?當然,如果是快復發憂鬱了,一定得注意,是否變得易怒、不想見人、失眠或睡眠過長、容易疲勞、不想處理事情…等,趕緊把三步驟用上去就對了。」

治療師給了慕芊小小的信物,一個鑰匙圈,上面刻了卡巴金博士(Jon Kabat-Zinn)說過的名言:

「請每天編織自己的降落傘,不要等到要跳下飛機的那一刻!」

慕芊向治療師說:「謝謝你!也請你放心,我會隨時提醒自己,莫忘了這幾個月練習的事情!」

如果雨就這樣下不停:面對憂鬱症的5個正念治療法 | 失落花園 張立人精神科醫師

參考書目

《找回內心的寧靜:憂鬱症的正念認知療法(第二版)》,辛德•西格爾、馬克•威廉斯、約翰•蒂斯岱,石世明譯,心靈工坊出版

推薦你

愛上自己的不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