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豬啊!為什麼連這點簡單的小事都做不好!為什麼別人可以,你就不行?」

「你是公司的一份子,怎麼可以因為個人的事情就棄團隊不顧?」

「你資歷那麼淺,不要動不動就喊累,現在的年輕人真的是草莓族,挫折容忍度很低!」

這些話,你覺得熟悉嗎?
你同意嗎?
你又會怎麼理解與面對這些話?
今天想教大家,在工作場域上,怎麼面對這些指責的聲音。

大家還記得上次由周慕姿諮商心理師所寫的【職場上,你正在被「情緒勒索」嗎?】嗎?

裡頭提到情緒勒索互動的六大特徵,也簡單地教大家練習「相信並尊重自己的感覺」以及學會設下「情緒界限」,把不屬於你的責任、壓力與責怪,通通「丟還回去」。

而今天想要跟大家更多談的是:從成長經驗看權威如何影響你、如何將你的價值從上司的標準中區分出來,以及最後如何自我對話,幫助自己建立情緒界限。

如何建立在工作上的情緒界限? - 失落花園│邱淳孝 諮商心理師

如何建立在工作上的情緒界限? – 失落花園│邱淳孝 諮商心理師

忽視情感、貶低自我的權威教育 – 沒自信的來源

當我們有情緒的時候,我們學到的是要把情緒給吞下去。

強大的內在衝突是:「我可能會讓別人失望」的罪惡感

傳統的台灣教育,是很忽略、壓抑一個人的感受,也不鼓勵一個人有自主、獨立的思考。甚至反過來認為「聽話」、「服從」是一個有紀律、有教養的表現。

所以從小到大最常聽到父母所說的話是:
「不可以哭!」
「不可以生氣!」
「你要乖!要聽話!」
「如果不聽話,沒有人會理你、沒有人會喜歡你!」

所以當我們有情緒的時候,我們學到的是要把情緒給吞下去。

而當我們想要「做自己」時,卻發現「自己」與「別人」的期待有所不同時,我們會面臨強大的內在衝突:
可能是「我可能會讓別人失望」的罪惡感。
更可能是內心有個最深的恐懼是:「我好害怕,我真的做自己,別人會不會不喜歡我。我會不會被我所愛的人遺棄。」

而當這個時候,身邊有個人,通常是成長經驗中的父母或老師這樣的權威會告訴你:「聽我的話,絕對沒有錯,你只要『乖乖的』,一切都不會有問題的。」那是一個誘惑,誘惑你放棄自己的思考、感受、你的人生,而能夠走在一條看似「安全」的路。

「丟掉自我」在過去或許是生存策略,但在現在,卻變成是一種自我禁錮。

但付出的代價是:「我不知道我的感受,我無法相信我做的選擇是對的,如果沒有人肯定我、我就無法看見自己的價值。」
「丟掉自我」在過去或許是生存策略,但在現在,卻變成是一種自我禁錮。

如何建立在工作上的情緒界限? - 失落花園│邱淳孝 諮商心理師

如何建立在工作上的情緒界限? – 失落花園│邱淳孝 諮商心理師

你很不好 vs. 你不符合我心中的標準

一個沒有自信的人,會特別需要別人的肯定,尤其是權威的肯定。
而這樣的習慣,將會被帶到位階分明的工作場域,且更被強化。

然而,我必須提醒大家的是:「權威的意見,不會總是正確的,對你的評價,也不會總是公平的。」

以工作來說,有時候上司「說你不好」,並不是因為「你真的不好」,而是「你不符合我這個上司心中的標準」,或者更精確地說是:「你有沒有讓我滿意。」

但是當我們因為從小的成長經驗,習慣把「權威者心中的標準」當做是一個牢不可破的真理時,且因為自己很沒自信,又特別需要被肯定,所以很努力地試圖想去達到、討好這個標準時,但我們的自我價值就會隨著這個標準起起伏伏。

在過去,你可能會因為「上司講的話看起來好斬釘截鐵」,所以覺得「不可能是上司的錯,一定是我自己的問題」。久而久之,即便一開始覺得上司真的反應過度,也會開始自我懷疑:「我是不是真的哪裡有問題?」

因此,如果你是一個習慣在第一時間反省、檢討甚至評價自己的人,現在我要你試著去想:
「上司的標準,真的是合理的嗎?即便上司的要求是合理的,但他在表達的方式,會不會有問題呢?」「會不會,錯,不全在我?」

如何建立在工作上的情緒界限? - 失落花園│邱淳孝 諮商心理師

如何建立在工作上的情緒界限? – 失落花園│邱淳孝 諮商心理師

成為自己的保護者

我,是一個有價值的人,我值得被任何人好好對待。

我必須強調,情緒勒索,是一個互動的過程。有勒索你的人,但你的反應,也決定對方是否能夠「勒索成功」。

因此,我希望你試著想想看,你在聽到上司說出這些貶低、否定你的話的時候:「你的感受是什麼?你會對自己說什麼?」

如果你告訴自己:「這一定是我的問題。我真的是個很爛的人。」請你在這句話上打個大X。因為這就是一句,過度認同權威的指責,且不斷傷害自己的話。

也請你試著練習,聽著上司的話時,問問自己:「我是囫圇吞棗地把所有的話都吞下去?還是我能夠判斷哪些對我而言是有幫助的、哪些事有傷害的?」

比如最開頭的那句:
「你資歷那麼淺,不要動不動就喊累,現在的年輕人真的是草莓族,挫折容忍度很低!」
如果可以這樣子想:「我承認我資歷淺,但我並不是挫折容忍度低,而是因為交派的工作,實在超出我的工作範圍,我也需要多一些時間學習。」

又或者是上司說:「你是豬啊!」
心中可以想:「你正在惡意地貶低我,所以我不可以落入圈套。」
或許對你而言,都可以有一些幫助。

當你可以試著問自己:「這會不會是他的情緒,卻丟到了我身上?」你就開始了劃出情緒界限的第一步了。
最重要的是,你能不能夠在心中,告訴自己:「我,XXX,是一個有價值的人,我值得被任何人好好對待。」並且打從心底地相信這句話。

你,願意為了自己,做這樣子的承諾嗎?

推薦你

推薦文章:什麼是情緒界限?

喜歡淳孝的文章嗎?與淳孝聊聊天

邱淳孝 諮商心理師

台大心理系、國北諮商所畢業。目前為心曦心理諮商所的專任心理師、中崙諮商中心兼任心理師。曾經在多所學校服務與任教過,與不同年齡層的孩子與家人一起工作。除了個別諮商,對於伴侶諮商、家族治療也有很高的興趣與投入。學習諮商後改善了我自己的生活與關係,讓我更愛我自己,讓我有能力陪伴我身邊的人,一同找尋面對困境時的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