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海苔熊心理學家及高祺淳諮商心理師共同編寫

懶人包:一次搞懂悲傷輔導與諮商

如果你身邊剛好有人的家人過世,你會怎麼協助他?如果你的諮商室來了一個表情麻目、家人剛經歷重大意外的個案,你可以做點什麼?失落,是我們生命當中最遠又最近的議題,每個人的生命當中一定會經歷到某些重要東西或人的消逝,但每次當這些失落來臨的時候,我們既悲傷又無處可逃。

這篇文章我們將跟隨著心理學家與心理師的懶人包整理,一次搞懂如何陪伴失落的人,以及相關的失落心理學理論。

失落,怎麼辦?- 失落花園|海苔熊心理學家

失落,怎麼辦?- 失落花園|海苔熊心理學家

失落的定義

雖然我們的網站叫做失落花園,不過失落到底是什麼呢?根據定義,失落其實就是一種心碎的感覺,但這裡的心碎並不是指玻璃心(你才玻璃心!你全家都玻璃心! ),如果要具體的說明,其實可以分成下面四種感受:

失落的定義

失落的定義

  • 被剝奪的:本來擁有的一樣東西後來被別人搶走了或者是消失了,例如,失去工作、失去親人、失去愛人、失戀等等(失戀花園:14種因應急性失戀的方法)。
  • 無法做到的:期待能夠完成一件事情但是後來發現自己因為能力不足、或者是種種原因而沒有辦法達成,例如大隊接力輸了,或者是努力很久但是沒考上理想學校。
  • 受到破壞的:想要維持一個東西的完整,但那個完整性不見了,例如你辛辛苦苦把拼圖或者是模型飛翼零式完成,卻被人一口氣踢翻了。
  • 減損的、喪失的:感覺自己的身體或者是心靈某部分正不斷地在退化當中,例如你會發現記憶力大不如前,或者是原本可以走1小時的路都不需要休息,現在爬個一層樓梯就受不了了。——章薇卿譯,2007

哀傷的五大反應

「與其說悲傷是疾病的症狀,不如說他是翻天覆地的重大失落事件發生之後,對於混亂與解組應運而生的多重適應反應。」——陳增穎譯,2016

(翻譯蒟蒻:悲傷不是病,而是失落事件之後贈送的組合包。)

在失親、失業、失去身上的某一個部分的自己等各種失落來臨之後(可能是生理上或者是心理上),我們可能會出現ABCD四個不同面向的反應:

哀傷反應症狀 - 失落花園|海苔熊心理學家

哀傷反應症狀 – 失落花園|海苔熊心理學家

在上述這四大類的反應當中,其實都是我們會常見到的悲傷現象,如果主觀上覺得這些反應會影響生活作息與無法工作,請務必尋求專業人員的協助(心靈酒吧線上諮詢),若悲傷症狀持續六個月以上(陳增穎譯,2016),則可能會變成複雜性悲傷(說不出口的複雜性悲傷)。

複雜性悲傷

什麼是複雜性悲傷呢?在身邊有重要的人過世之後,你會不斷地想起死者,並且經常在崩潰和痛苦的狀態當中徘徊,具體的評估準則如下:

複雜型哀傷

 

複雜型哀傷2

複雜型哀傷

如何陪伴悲傷

如果失去親人的人不是你,而是你身邊重要的朋友,你可以做點什麼呢?記得古時候在醫院服務,我曾經問土地公心理師ㄧ件事情:

「如果朋友的爺爺或奶奶過世了,我可以做點什麼來幫助他?」
「首先第一件事情是需要確認,『幫助他』是你的需要還是他的需要?有時候他還沒有準備好被幫助,你越想幫助他他就會越覺得被綁住,你只需要在旁邊等待,就是最好的善待。」

失落,怎麼辦?- 失落花園|海苔熊心理學家

失落,怎麼辦?- 失落花園|海苔熊心理學家

我那時候心想媽呀~原來心理師錢這麼好賺,只要等待就好了,但後來漸漸發現,光是等待這件事情也不容易,靜伴旁邊理解他,壓抑著自己的衝動不要講任何的話,只是全心全意地和他同在,要真的能夠做到,是非常不容易的。

可是陪伴的過程,總是要有一些心的交會吧?如果你是一般鄉民想要陪伴你的朋友,那麼做到上面這些就很夠了;但如果你是輔導諮商專業人員,或者是正在學習的學生,依據理論背景的不同,對於失落,你可能會有三個不同的思考與聚焦方向 (李玉嬋,2003)

  • 以「過去失落的影響」為焦點:心理動力取向、依戀理論。
  • 以「目前失落的意義」為焦點:壓力因應理論、個人建構論。
  • 以「次級或象徵性失落的干擾」為焦點:行為取向、存在主義。
    (這部分的理論認為失落不僅只是失去某一個人而已,會接二連三伴隨而來連鎖反應續發失落,如原本每個週末都會一起出遊的伴侶,在分手後經驗到的失落,並不只是沒有人一起共度的周末的惆悵,還引發了內心的孤寂感受。)

失落的階段理論

其實不論是失去親人,重大災害之後的心理創傷,或者是分手失戀,大部分的人都會想要知道一個問題是:我什麼時候會好?

不過,「好」這件事情其實是很複雜的,這並不是一個絕對的狀態,你不會在上1秒還覺得很難過,但下1秒過了之後就突然好了。鑒於此,萬惡的心理學家又提出了他們最喜歡的「階段論」(強者我朋友說,心理學家有三寶:標籤、分類、階段好!)下面分享三個讓大家聞香:

失落的階段理論

失落的階段理論

每次看到這些階段就覺得好像很威,但你知道大部分的階段論,都沒有辦法好好的區分階段嗎?換句話說,第三階段也可能會跑到第一階段,第一階段也可能會跑到最後的階段,更可怕的是這些階段可能會重複調的反覆出現(那你這個沒講不是一樣嗎)。

但是沒有關係,真的沒有關係,現在我這裡為大家隆重介紹第三個特別的理論——「雙軌歷程模式」(dual process model,DPM,有沒有聽名字就覺得很厲害)和前兩個不一樣的是,他並不是用階段來區分,而是用兩個歷程來區分——

  • 失落導向:一直重複去想失落的事情、難過的畫面,尤其是焦慮依戀或矛盾依戀的人,更傾向把精神集中在這件事情上面。
  • 復原導向:壓抑憂傷,不願意尋求支持,把注意力放在別的事情上面,努力工作、拼命玩遊戲,不讓悲傷的情緒干擾自己的生活。通常逃避依戀的人相較於其他依附類型,更傾向使用這個方式(陳增穎譯,2016)。
雙向歷程模式

雙向歷程模式

講起來這麼複雜,實際上對我來說就是兩個歷程:「進去」和「離開」。

「進去」悲傷的情緒裡面,連結消逝的那個人或者是遺失的東西,被情緒包圍,或者是從悲傷當中「離開」,轉移注意力到日常的生活事件,努力讓生活往前走下去。「離開」的歷程中,也可能也會搬家、換工作、無縫接軌,用新的角色新的人際關係繼續生活。

這兩個歷程,就像是我們在壓力很大的時候,有些人會需要讓自己逃避一下,好讓自己有個喘息的空間,有些人會待在情緒中讓自己好好宣洩。

面對哀傷事件時也是如此,有時候我們也需要讓自己從哀傷的情感中抽離,好讓自己的心情可以稍作喘息,但有時候,我們也會有其他現實考量,而無法讓自己一直處在哀傷的狀態中,所以會想要從哀傷的情緒中抽離。

這些都是很正常的反應。雖然前面曾提到不同依戀風格的人比較會傾向用某一種方式來因應失落,但大部分的人,都會在這兩個歷程之間不斷地進進出出。同時我們也透過在失落與復原導向之間來回擺盪,來逐漸面對哀傷並達成適應。

該如何陪伴?

既然大部分的人都會在這兩者之間來來回回,那陪伴的人該做什麼呢?

其實只要做一件事情就好了,就是「辨認」他在哪一邊待了太久而忽略了另一邊。我們需要在這兩者的來回之間達到平衡,這才是最重要的。

例如焦慮-矛盾依戀的人沈浸在悲傷情緒中久久不能自己,我們可能需要協助他將注意力慢慢放回日常生活中,如常上班、維持三餐等。又例如,逃避依戀的人只顧著忙於各種活動,不面對悲傷,也許陪他哭一哭,讓情緒有個出口會是最適合的陪伴。

從失落當中找回意義

經過上述這樣反反覆覆,進進出出的過程,有些人的確可以從失落當中慢慢調適心情,在悲傷中得以喘息,但有些人依然會繼續困在悲傷之中——等等….你說這不是廢話嗎?好啦,現在我就要告訴你哪些人會比較快回到常軌呢,那些人可能暫時有困難或回不去常軌呢:

失落怎麼辦? - 失落花園|海苔熊心理學家

失落怎麼辦? – 失落花園|海苔熊心理學家

  • 較易回到常軌的人:每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都會有一些自己相信的價值觀和信念,如果死亡這件事情動搖了自己對於人生的信念,那麼我們需要重新建立新的信念,然後在這樣過程中,找到不同的意義,進而減少心理的困擾。

那些較容易回到常軌的人,就是在經驗失落與追尋意義的過程中,找到另一種理解世界的方式。

例如對我來說,看到中風無法行動的奶奶臥床多年過世後,當我用一種:「奶奶到了另一個世界後,可以不用再有這麼多身體的疼痛」的眼光來理解奶奶過世對我的影響時,我可能就比較容易走過悲傷的過程。

  • 暫時無法回到常軌的人:有些人在死亡發生的時候,也曾試圖從失落中看見意義,但在努力覺察之後,他們卻覺得這些『頓悟』對自己幫助不大,甚至是徒勞無功。

當他們主觀上這麼認為,那麼他會繼續活在一樣的失落經驗裡,也就是暫時還無法釋懷,像是我古時候那場痛心疾首的失戀一樣(【關係結束】從相遇到分離:愛與告別的六個心理學練習)。

當傷痛來臨,助人者可以做的10件事

「有時,分離是種選擇。
有時是迫不得已的。
有時是不得不的。
不同狀態的分離,都隱藏著不同的意義,也隱藏著我們所要學習的人生。
覺得那件事情困難,我們就必須花更多時間,來學習認識它、了解它。」——蘇絢慧(2004)(推薦閱讀:〈這人生〉

好啦如果你實在懶得看完這一篇落落長的文章,而且等一下又馬上要去接案的話,直接把這撿起來用也可以:

  • 諮商目標:下面10點是你和失落者工作的時候要謹記在心的,每天默念三遍,不能保平安,但是可以保佑你在個案前不會說出太超過的事
諮商的目標

諮商的目標

諮商的目標2

諮商的目標2

  • 諮商技術:下面這個表格16點則是「當你面對悲傷的當事人你可以做的事情」(「建立工作架構」是基本的第一步,其他沒有順序,依照當事人情況自行調整!),想知道這些方法的具體做法,可以參閱這篇文章(七個陪你走過悲傷的心理學方法),或參考章惠安(2015)翻譯的《悲傷治療的技術:創新的悲傷輔導實務
  • 該做與不該做的事:在當事人最痛苦的時刻,開玩笑和過度堅強的話,不但沒有辦法幫助到他,還有可能會讓他陷入更深;但如果你把嘴巴拉鏈拿起來,都不跟他談這個悲傷的事情,他也會覺得「原來從頭到尾只有我一個人在意這件事」(推薦閱讀:擁抱B選項)。
    說也不對、不說也不對,那該怎麼辦呢?章薇卿譯(2007) 提供了一個「協助哀悼者該做與不該做的事」的對照表,你可以參考下面的這個表格:

記得照顧你自己

「再愛的 再疼的 終究會離開
再恨的 再傷的 終究會遺忘
不捨得 捨不得 沒有什麼非誰不可
就讓自己慢慢成長
慢慢放下」──李千娜《不曾回來過》

最後,陪伴哀傷是很消耗能量的,在照顧失落者的同時,他的世界所下的雨,也會淋到你。所以「在給予陪伴的同時,也別忘記做照顧,這也是一種重要的專業能力」。

以前總覺得,很想找到一個方法,可以快速帶我們脫離悲傷。但後來我漸漸發現,悲傷是一個有重量的東西,在沉甸甸的淚水裡面,包覆承載著,我們之間重要的回憶。

或許,那天的離開以後,他不曾回來過。
但他已經深深住進你的記憶裡面,不曾消失過。

參考文獻與延伸閱讀

  • 李玉嬋(2003)。悲傷輔導的理論基礎與康復之路。諮商與輔導,212,2-8。
  • 李開敏、 林方皓、張玉仕、葛書倫等(譯)(2011)。悲傷輔導與悲傷治療(原作者Worden, J. W.)。台北: 心理。(原著作出版年:1991)
  • 李增穎(譯)(2016)。悲傷諮商:原理與實務(原作者Howard R. Winokuer & Darcy L. Harris )。新北:心理。(原著作出版年:2012)
  • 林綺雲、林詩儀(2017)。編織一幅波斯地毯—悲傷輔導大師Robert A. Neimeyer專題報導(一)。諮商與輔導,374,41-47。
  • 章惠安(譯)(2015)。悲傷治療的技術:創新的悲傷輔導實務(原作者Robert A. Neimeyer )。新北市:心理。(原著作出版年:2012)
  • 章薇卿(譯)(2007)。走在失落的幽谷-悲傷因應指引手冊(原作者Robert A. Neimeyer)。台北:心理。(原著作出版年:1998)
  • 劉作揖(2017)。談死亡者的死亡因緣與悲傷者的悲傷輔導。殯葬實務,36(6),57-62。
  • 蘇完女、林秀珍(2010)。從意義建構觀點談喪親者的哀傷調適歷程。諮商與輔導,294,46-51。
  • 蘇絢慧(2014)。這人生。台北,張老師文化。
  • Zhang, El-Jawahri, & Prigerson(2006). Update on Bereavement Research: Evidence-Based Guidelines for the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Complicated Bereavement. Journal of palliative medicine, 9(5),1188-1203.

共筆作家:高祺淳諮商心理師
「一位再平凡不過的諮商心理師,其實最愛吃喝玩樂,但常又內心糾結著要上進,最近喜愛塔羅、運動以及Criminal Minds,堅信著人生就是不斷自我探索、更加了解自己。」

海苔熊 心理學家

「討好前,停一秒。你的人生,不需要總是在普渡別人。」台大心研所畢,彰師大諮商輔導所博士生。專長領域:兩性關係、親密關係、社會心理學、正向心理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