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1,841
周皓偉 教育所學生
中央地科畢業。目前就讀政大教育碩士班。踏入心理學的初衷,是為了找尋心中的赤子之心;學習諮商輔導後,發現尋找自我是一輩子的課題,希望可以用溫暖的文字,帶領讀者一同走入自己的魔物森林,找尋心中的那把石之劍。

不知道你是否跟我一樣曾經有以下這些想法:

大學在選填志願時,死都不想留在自己原住縣市的大學就讀,心想能離家多遠就可以多遠。
小時候的重要節日總是想要跟家人一起過,但是長大後總是想和朋友聚在一起,雖然不是不喜歡自己的家人,但就是不想和他們靠得太近。

我從小就很討厭自己的原生家庭,一部分來自父親的高壓控制,一部分來自自己的沒自信,所以我一直有個幻想,那就是我可以逃離原生家庭在外面的世界找到一個理想的公主共同打造屬於我們的童話王國,然而這個夢卻在我大三那年被狠狠得敲醒了⋯⋯。

在爸媽分開以後:2個方法,走出原生家庭的陰影-失落花園|周皓偉

家庭規則:你的一切都有父母的影子

長大後的我雖然口口聲聲說自己才不要像父親一樣霸道,但沒想到每次我遇到挫折時,我卻總是表現得像小孩一樣,不是把錯推到別人身上,就是想要控制身邊的人照著我的想法走,而且很弔詭的是,每當我很努力得想要成為與父親不一樣的人時,我越努力去嘗試,卻變得與他更像。

不知道你跟我有沒有這樣好奇過,到底為什麼總是可以在我們的身上看見自己父母的陰影?

美國最具有影響力的首席家庭治療大師薩提爾女士在她的著作《家庭如何塑造人》中有提到一個很重要的概念:

一個家庭就像是一個工廠,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的家庭規則(Family rules),就像是工廠也都會有許多sop的製造線,我們的父母就相當是工廠的廠長,廠長的管理方式和經營理念會影響到這家工廠出產的產品[1]。

簡單舉例來說,某些家庭規則是只能談好的、對的、適當的和切題的事情,但是生活中所呈現的事實大部分卻不一定是好的、對的、適當的和切題的。因此生活在這種家庭規則的孩子中,經常會無法向他們父母去解釋和溝通,因為他們知道某些事情是不被允許說出的,那他們會如何做呢?有的孩子開始對父母說謊、有的孩子選擇疏離他們的父母甚至有些孩子選擇去憎恨他們的父母,但是最糟糕的是,這些孩子們的自我價值將發展成無助、敵對和孤獨的態度。

在爸媽分開以後:2個方法,走出原生家庭的陰影-失落花園|周皓偉

所以,一切都是原生家庭的錯嗎?

在大三那年我的父母分居了,我記得我整個人渾渾噩噩得過了大三上學期,不但不想和人群接觸,整個人散發出無比的負能量,過去我在家庭裡的溝同型態[註1]總是扮演著電腦型[註2],習慣用冷眼旁觀的心態看待這個家,好像只要家裡的炸彈不要波及到我,我就可以悠哉得當個旁觀者在一旁看戲。

然而父母分居後,考量到母親的人身安全,我也必須以證人的身分出現在簡易法庭裡幫忙母親說話,起初的我非常抗拒,甚至會拿許多學校課業的理由不去面對出庭當證人這件事,但是,越是逃避,我的生活就越混亂,最終我在姊姊和媽媽的建議下尋求諮商師的協助。

經過漫長的自我探索和大量閱讀後,我慢慢了解到我們的原生家庭雖然影響著我們很大,但並非絕對[2]。我們之所以成為現在的我們,其實可以從三大脈絡去追尋:

一、先天基因
舉例來說,有一些人因為家族遺傳的關係,所以腦中的多巴胺含量本來就低於平均值,因此這樣的人本來就會比一般人罹患憂鬱症的風險來得高[3]。

二、家庭因素:
這部分已經在上述有談論,因此在這邊就先跳過。

三、個人調整
如今我們已經長大成一個獨立個體後,其實我們是有能力去選擇我們想要過的人生。簡單比喻來說,一個人就像一杯混合飲料,先天基因就是這杯飲料的料,有可能是珍珠、愛玉或紅豆…,而我們的原生家庭就像是這杯飲料是倒入綠茶、紅茶或牛奶…,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我們是自己的調飲料師,我們可以為這杯原本可能偏甜的飲料加多點水或冰塊,也可以替它加上奶泡或拉花來裝飾它,使這杯飲料活出另一種可能的滋味,而不是去怪罪它的的料。[註3]

隨著父母分開之後,這幾年與父母的各自相處過程中,我慢慢看見了他們的脆弱與無助,小時侯我總是覺得父母是全能的,因為他們替我們遮風擋雨,但進入到青少年時期卻開始討厭父母的過度介入,也漸漸討厭自己在家人身上看到的陰影與黑暗面,直到這幾年慢慢開始接觸諮商輔導後才發現我討厭的其實就是自己的黑暗面,而我也漸漸了解到,我與父母終究是不同個體,他們有他們的困難,因為他們也曾經當過受傷的小孩,而我終究會成為一個獨立的個體,學會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在Erickson心理社會發展理論中,青少年會面臨到自我認同和角色混淆的危機[4],其中認同過程的關鍵部分在於分離-個體化(separation-individuation)[註4],回到前述所談過的部分,我們在成長的過程中,確實受到父母的影響,當我們有需求時,如果父母是過度的給予或溺愛,這樣孩童長大後通常會比較偏向自戀傾向,反之,如果父母是以冷漠或忽視我們的需求的話,孩童長大後會比較偏向反社會傾向[5]。我們很難去要求我們的父母要給我們健全的愛,但我們可以試著給我們自己無條件的愛[6]。

在爸媽分開以後:2個方法,走出原生家庭的陰影-失落花園|周皓偉

註解

[1] 家庭成員間在彼此溝通時會出現幾個不同的溝通型態,總共有五種,其中對威脅或壓力產生反應時,常常會因為要保護自尊而產生的溝通型態有四種,分別是討好型、責備型、電腦型和打岔型。除此之外的一種是比較健康的溝通方式為一致型,是我們可以學習的。
[2] 電腦型出現的特徵是認為自己總是對的且有道理的,在與他人溝通時總是用冗長的句子去解釋,然而他人卻在此人身上感受不到一點溫度。
[3] 這個比喻的概念是從海苔熊導讀《所以,一切都是童年的錯嗎?》中啟發的靈感。
[4] 這個概念最早是由客體關係學者Mahler等人(1975)所提出的,他們認為嬰兒在出生後的第六個月開始分離個體化發展。到了青少年時期同樣會有經歷類似於嬰兒時期分離個體化的發展過程,其中可以把這個過程依序分成分化、練習、復合、客體恆定這四個階段[11]。

參考資料與延伸閱讀

[1]  Viginia Satir(2006)。家庭如何塑造人(吳就君譯)。台灣:張老師文化。
[2] KnowYourself主創們(2018)。所以,一切都是童年的錯嗎?。台灣:平安文化。
[3]  Allan V. Horwitz, Jerome C. Wakefield(2017)。我的悲傷不是病:憂鬱症的起源、確立與誤解(黃思瑜, 劉宗為譯)。台灣:左岸文化
[4]張春興(2013)。教育心理學-三化取向的理論與實踐。台灣:東華。
[5] 陳清甄(2008)。華人孝道文化、父母控制與大學生分離-個體化。國立花蓮教育大學,台灣。
[6] 許皓宜(2015)。與父母和解,療癒每段關係裡的不完美。台灣:如何。

 

推薦你

情緒的傷,身體都知道

拋開完美主義的枷鎖,做完美的自己(電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