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1,114
周皓偉 教育所學生
中央地科畢業。目前就讀政大教育碩士班。踏入心理學的初衷,是為了找尋心中的赤子之心;學習諮商輔導後,發現尋找自我是一輩子的課題,希望可以用溫暖的文字,帶領讀者一同走入自己的魔物森林,找尋心中的那把石之劍。

我與父母終究是不同個體,他們有他們的困難,因為他們也曾經當過受傷的小孩,而我終究會成為一個獨立的個體,學會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傷口的所在,也蘊含著解藥

在接觸諮商輔導的這幾年,我從閱讀或上課期間所了解到的個案中,都可以慢慢察覺到這件事,那就是往往那些我們不敢面對的傷口卻蘊含著最珍貴的解藥。

還記得之前在上課期間聽到老師跟我們分享過一個個案的故事,至今都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腦海中,男主A與他的母親斷絕聯絡數十年,因為他的母親曾經用這樣的話傷過他:「你怎麼那麼不知感恩,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而你拿甚麼回報我,早知道當年就不要跟妳爸生下你,你果然是他的種,我不要也罷。」這句話一直在A的心中生恨,儘管他現在已經是個全國巡迴演出的小提琴家,他仍然無法忘記當初他媽媽硬生生的把他的小提琴拆毀,差點毀掉他的音樂夢。直到最近和爸爸聯絡時,赫然才發現,原來當年A的爸爸也是有著喜愛音樂夢的人,但是礙於費用高,他的女朋友也就是A的媽媽,半工半讀,積勞成疾,就是希望可以幫助A的爸爸圓夢,但殘酷的是,A的爸爸不但沒有努力向上成為一位音樂家還別的女人跑了。所以至此之後,A的母親才討厭和音樂相關的一切,聽完這件事後,A開始可以想像當年他的母親毀掉他的小提琴,背後是藏著多少恐懼與不甘,這樣的理解,雖然沒有讓A馬上原諒他的母親,但是那晚A的小提琴上卻佈滿了淚水。

我們除了可以去試著理解父母當年造成我們傷痛的原因之外,我想更重要的是,我們其實也可以多為自己做點不一樣的嘗試與改變,這裡我想跟大家介紹兩個書寫的方法。

在爸媽分開以後:2個方法,走出原生家庭的陰影(下)-失落花園|周皓偉

表達性的自由書寫

表達性書寫就是根據你內心最深處的感受與想法,用最最直覺的方式把他寫出來,此時不要考慮是否寫錯字也不用擔心句型及文法正不正確,是一種自由自在不受拘束的自我表達。

這個方法最早是由Pennebaker與Beall在1986年所提出的,他們建立表達性書寫典範和步驟,當患者意識到自己被某項問題所困擾時,可以試著堅持一周3-4天,每天15-20分鐘的書寫,一旦開始書寫就要不要停止,必須等到時間結束才可以停止[7]。

近年來許多心理學家都已證實表達性書寫對當事人的困擾是有減少的,因為當你在進行書寫的過程中,你比較不會產生侵入性思考(intrusive thoughts)(註5),並且可以促進情緒的自我表達,把混亂情緒轉化成有組織的思考,整合情緒與想法形成一致性的敘事,在這樣的經驗中你是有機會看到不一樣的故事與觀點的[8]。

在爸媽分開以後:2個方法,走出原生家庭的陰影(下)-失落花園|周皓偉

心理位移的書寫

另一項書寫方式是由金樹人老師(2005)所提出的心理位移日記書寫,金樹人老師(2005)引用Cochran(1997)對敘事治療的觀點:「當你在敘說自己的故事時,敘說者跳脫出來成了旁觀者,與故事當中的行動者或參與者間,拉開了一個距離」。這種感覺就像是以蘇軾的<題西林壁>為例:「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見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當我們想要一窺山的全貌時,就不可以靠得太近或身在山中,因為這樣也是受限的,唯有與山保持適當的距離我們才可以看見山的各種樣貌(李素芬,2009;李亭萱,2012)[9]。

金樹人老師發現,可以用「我」、「你」、「他」為主詞寫3次內容相仿的日記,進而帶動負面情緒的舒緩(可一週一次,連續書寫2 個月)[10]。下面是具體的例子:

「我」: 我其實很恨我的母親,為什麼他當年要把我的小提琴弄壞。但是我知道,就算現在一直去責怪她也對我們之間的關係於事無補了。

「你」: 你其實很難過也很生氣,為什麼母親當年要把你的小提琴弄壞。但是現在的你知道,就算去責怪怨恨母親也對你們之間的關係沒有幫助。你其實很想修補這段關係只是你不知如何表達。

「他」: 他其實對當年他母親把他的小提琴弄壞耿耿於懷,但是他現在也掙扎,因為他想要修補這段與母親的關係,卻不知道可以如何開口與表達,或他現在已經可以試著去理解當年母親的恐懼與痛苦…。

在上面的三段書寫中,3個人稱其實都是指涉你自己,描述同一件事情。先是在「我」當中抒發情緒、坦然面對傷心,在「你」的角色扮演陪伴、溫暖或跟你站在同一陣線的朋友,最後用「他」的觀點,為這段掙扎帶來更多的可能性被看見。

家庭對一個人的影響是如此深遠,你曾經怨恨過你的家庭,也曾經覺得為什麼是你要在這樣的家庭中成長,憑什麼別人的父母可以給他們完整的愛,而你卻要傷痕累累的奮鬥著。但是,你和我的過去都無法改變,這或許聽起來有點殘酷,但在我接觸諮商輔導的這三年中,我深深的相信你我都是自己生命中的英雄,唯有當你願意走入生命中的魔幻森林時,你才有機會找到那把心中的石之劍,替你斬斷過去怨天尤人與充滿攻擊性的自己,你將開始珍惜你的故事,即使還沒走出魔幻森林,你也會繼續溫柔的與自己走下去。

在爸媽分開以後:2個方法,走出原生家庭的陰影(下)-失落花園|周皓偉

註解

(1) 家庭成員間在彼此溝通時會出現幾個不同的溝通型態,總共有五種,其中對威脅或壓力產生反應時,常常會因為要保護自尊而產生的溝通型態有四種,分別是討好型、責備型、電腦型和打岔型。除此之外的一種是比較健康的溝通方式為一致型,是我們可以學習的。
(2) 電腦型出現的特徵是認為自己總是對的且有道理的,在與他人溝通時總是用冗長的句子去解釋,然而他人卻在此人身上感受不到一點溫度。
(3) 這個比喻的概念是從海苔熊導讀《所以,一切都是童年的錯嗎?》中啟發的靈感。
(4) 這個概念最早是由客體關係學者Mahler等人(1975)所提出的,他們認為嬰兒在出生後的第六個月開始分離個體化發展。到了青少年時期同樣會有經歷類似於嬰兒時期分離個體化的發展過程,其中可以把這個過程依序分成分化、練習、復合、客體恆定這四個階段[11]。
(5) 這原本是一種適當的自我保護的思維,就像我們會擔心自己到陌生的地方會不會迷路,但是過度的侵入性思考將會使我們陷入一種災難性的自我懷疑和自我毀滅的狀態,最終甚至會影響我們的生理行為。

參考資料與延伸閱讀

[1]  Viginia Satir(2006)。家庭如何塑造人(吳就君譯)。台灣:張老師文化。
[2] KnowYourself主創們(2018)。所以,一切都是童年的錯嗎?。台灣:平安文化。
[3]  Allan V. Horwitz, Jerome C. Wakefield(2017)。我的悲傷不是病:憂鬱症的起源、確立與誤解(黃思瑜, 劉宗為譯)。台灣:左岸文化
[4]  張春興(2013)。教育心理學-三化取向的理論與實踐。台灣:東華。
[5] 陳清甄(2008)。華人孝道文化、父母控制與大學生分離-個體化。國立花蓮教育大學,台灣。
[6] 許皓宜(2015)。與父母和解,療癒每段關係裡的不完美。台灣:如何。
[7] Baikei et al. (2012) Expressive writing and positive writing for participants with mood disorders: An online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 136: 310–319
[8] Park et al. (2015) Stepping Back to Move Forward: Expressive Writing Promotes Self-Distancing. Emotion 2015 Oct 12.
[9] 李素芬(2009)。憂鬱症團體領導者心理位移之經驗及影響分析研究(未出版之博士論文)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台北
[9] 李亭萱(2012)。愛情分手者接受心理位移書寫經驗與其對情傷復原之影響(未出版之碩士論文)。國立台南大學,台南。
[10] 金樹人(2010)。心理位移之結構特性及其辯證現象之分析:自我多重面向的敘寫與敘說。中華輔導與諮商學報,28,187-228。
[11] 吳東彥、林繼偉(2014)。青少年婚暴子女之分離個體化發展及其所知覺之家庭結構。中華輔導諮商學報,40,27-58。

推薦你

在爸媽分開以後:2個方法,走出原生家庭的陰影(上)

爸爸媽媽,可不可以愛我原本的樣子

別再互相傷害!告別情緒勒索的練習(線上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