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333
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
心曦心理諮商所所長。政大新聞系、政大廣電所、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所畢業。書籍《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私底下則是歌德金屬樂團「Crescent Lament 恆月三途」主唱。從傳播到心理諮商、心理師到金屬樂團主唱,不管在哪裡,都是個「非典型」角色。認為「接納自己,獲得自由」,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推薦你:【情緒勒索】該走,還是該留?告別職場的情緒勒索!

《心靈捕手》(Good Will Hunting)——因痛苦而拒絕世界的你我(有雷慎入)

我非常喜歡這部片。

我其實很晚才認識這部片,在某一晚,打開電視的某個頻道,看到主角威爾和尚恩的片刻,十分觸動。

而當時,羅賓威廉斯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

這部片,講述一個從小受虐、穿梭在不同寄養家庭的天才年輕人威爾,擁有許多人羨慕的才華,卻用著非常暴躁、帶刺的方式,拒絕這個世界、嘲笑著這些大人。

對於自己的才華,威爾自大著,卻也自卑著,他可以很輕易地做到別人、甚至知名數學教授都做不到的事,那些別人極為看重、珍惜的事情,對他易如反掌;但他真正想要的事情,卻如此困難得到:

想要真心感覺自己是有價值、是好的,說出自己是需要愛的,也能夠好好愛人。而不再被內心的自卑、不安給綁架,然後反過身來,瘋狂地攻擊身邊所有人——包含重要的人。

因痛苦而拒絕世界的你我 - 失落花園│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

電影有幾幕讓我印象深刻:

當威爾聽到女友要去加州唸醫學院,即使女友邀請威爾同行,但威爾的自卑感與可能被拋棄的不安全感發作,於是他就做了他最擅長的事情:

關閉自己的感覺,對自己愛的女友說:「我不愛你。」

在自己受傷前,先拒絕別人、拒絕這個世界,這樣我就安全了,我就不再受傷。

看到這樣的威爾,我的腦海中閃過許多受傷孩子的身影。

「真的能相信你的愛嗎?在我被拋棄、傷害這麼多次後,我怎麼能相信,你跟別人,真的不同?我怎麼可能告訴你我的痛苦與脆弱,而不怕你看不起我、嘲笑我?」

威爾戲謔地嘲笑著每個羨慕他的才華、想要他的才華的大人們,也嘲笑著他們的「想幫忙」,強烈的自卑與不安,讓他必須相信:「現在的我很好,我不需要你們,我現在就很好了。」

但內心,很深的洞,總在他毫無防備時,把他整個人拉下去。

而,在與心理治療師尚恩的真誠與理解中,威爾漸漸開放了自己。當尚恩與威爾談到過往被繼父毒打的受虐經驗時,尚恩很認真的對威爾說:「這不是你的錯。」威爾從假裝無所謂,到崩潰大哭,抱著尚恩說:「我真的很抱歉。」時——那時的眼淚,才是原諒自己的眼淚。

這真的不是你的錯,威爾。

就如同尚恩與數學教授爭論,怎樣對威爾最好時,尚恩說:「他是個好孩子。」

他是個好孩子,只是他並不知道、並不相信,所以他用壞的樣子掩飾自己。其實,只是為了讓自己不再受傷而已。那我們一起把那個好的威爾找回來吧!

「Good Will Hunting」,這就是電影的劇名。

因痛苦而拒絕世界的你我 - 失落花園│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

而,更加動人的,是威爾的好友查克,看著擁有才華的威爾,遲遲不敢去面對時,對威爾說的一番話。

「你是我的死黨,所以別誤會,但二十年後如果還住在這兒,到我家看球賽,還在蓋房子,我會他媽的殺了你。那不是恐嚇,我會宰了你。你擁有我們沒有的天賦。」

「哦!拜託,為何大家都這麼說,難道是我對不起自己嗎?」

「不,你沒有對不起自己,是你對不起我。因為我明天醒來五十歲了,還在幹這種事,無所謂。而你,已經擁有百萬彩券,卻窩囊的不敢兌現。我會不惜一切交換你所擁有的,其他這些人也是。你再待二十年是污辱我們,窩在這裡是浪費你的時間」

「你懂什麼?」

「我告訴你我懂什麼。我每天到你家接你,我們出去喝酒笑鬧,那很棒。但我一天中最棒的時刻,只有十秒。從停車到你家門口,每次我敲門都希望你不在了。不說再見,什麼都沒有,你就走了。我懂得不多,但我很清楚。」

能夠擁有這樣的愛,威爾,其實是個幸福的人。

傷是真的;而愛,是禮物。

推薦給大家這部片:《心靈捕手》(Good Will Hunting)

推薦你

《關係黑洞》:練習看到自己的傷痛 - 失落花園|周慕姿諮商心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