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948
張立人 精神科醫師
台大醫學系暨中國文學輔系畢業,歷任臺大醫院主治醫師暨主任、臺大醫學系講師,專長整合醫學,結合功能醫學檢測、營養醫學策略與深度心理治療,改善大腦與身心症狀。作品包括:《大腦營養學全書:減輕發炎、平衡荷爾蒙、優化腸腦連結的抗老化聖經》、《在工作中自我療癒》、《上網不上癮》等書。現任台北市麗星診所主治醫師。

近日,國內發生駭人聽聞的情殺與虐殺事件,連同之前日本秋葉原、芬蘭職業學校、美國維吉尼亞理工學院等屠殺事件,讓人不寒而慄。到底這些兇手的心態是什麼?如何避免產生下一個受害者?

喜歡自虐、施暴,真的是「腦」有問題嗎? - 失落花園|張立人精神科醫師

突破理智的暴力衝動

其實,人都有攻擊的幻想,但多數時候,大腦能夠抑制或調節衝動,不至於造成太嚴重的傷害。但在一些有「腦部脆弱性」(brain vulnerability)的人身上,既比常人對壓力事件更敏感、對攻擊衝動又無法抑制(disinhibition),就可能造成嚴重的暴力。像是有反社會人格傾向者,或者其他精神疾病狀態,如:藥酒癮、憂鬱症、躁鬱症、精神分裂症、老人失智症、腦傷症候群、邊緣性人格疾患、衝動控制疾患等。

表面事件,像是感情糾紛、人際衝突、財務問題,人人都會遇到,但不會以暴力解決;「腦部脆弱性」,常是暴力更根本的因素。目前,科學上的證據包括:基因的遺傳、出生過程有腦傷、前額葉灰質減少、藥物或毒品的作用、較高的睪固酮濃度、過低的血清素活性、過低的單胺氧化脢活性、過低的自律神經活性等。

喜歡自虐、施暴,真的是「腦」有問題嗎? - 失落花園|張立人精神科醫師

心理創傷也會造成「腦部脆弱性」。從小被忽略或受虐,可能讓受害者成為加害者。當受害者為了逃避受傷的脆弱感、恐懼感與自卑感,會麻木自己的情緒,對別人受苦也沒感覺。若掌管超我(道德感)與同理心的神經迴路沒正常發展,再經同儕或媒體的催化,就學會用暴力發洩負面情緒、讓自己感覺強壯。

除了實踐憤怒,還有千億個更好的方法

治療上,抗憂鬱劑、抗焦慮劑、抗精神病劑或情緒穩定劑,能有效改善衝動,加強腦部調節功能;心理治療,則分析憤怒的來源,培養同理心,鼓勵用口語或其他方式表達憤怒,而非一味壓抑憤怒、進而實踐憤怒。另外,轉移注意力、運用幽默感、行為治療、社交技巧訓練、強化支持網路、提供專業資源、甚至改善媒體報導方式等,都很重要。

喜歡自虐、施暴,真的是「腦」有問題嗎? - 失落花園|張立人精神科醫師

猶記美國維吉尼亞理工學院事件中,兇手對受害者說:

「『你』有千億個機會及方法避開今天的悲劇,但是『你』決定讓我濺血!」

其實,他應該說:

「『我』有千億個機會及方法避開今天的悲劇,但是『我』決定讓我濺血!」

在暴力之外,仍有千億個機會及方法,讓我們一起來正視這個部分!

推薦你

穿透陰鬱的陽光:四種內在小孩的基本心理需求,你滿足了幾個?

犯罪心理學:每個人,都有可能是犯罪者

犯罪心理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