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50
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
心曦心理諮商所所長。政大新聞系、政大廣電所、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所畢業。書籍《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私底下則是歌德金屬樂團「Crescent Lament 恆月三途」主唱。從傳播到心理諮商、心理師到金屬樂團主唱,不管在哪裡,都是個「非典型」角色。認為「接納自己,獲得自由」,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推薦你:【情緒勒索】該走,還是該留?告別職場的情緒勒索!

在「旅行青蛙」剛開始爆紅之際,因為兩位同行好友的關係,我也開始下載這個遊戲來玩。一玩下去不得了,驚為天人:「怎麼會有這麼不受控、所有攻略幾乎都沒有太多幫助的遊戲?」

你無法與這隻小蛙互動;就算你砸了錢,也不見得可以讓你的蛙出門;而且,不論你多努力,你的蛙可能,都沒有朋友(淚)。

可能是因為他的設定(特質),也可能是因為,他純粹不想交朋友(咦?)

你是否能接受他就是這樣的一隻蛙?- 失落花園|周慕姿諮商心理師

當他只做他自己

沒錯,這隻毫不受控的蛙,

會讓我們不停地、把自身或他人的特質,喜歡或不喜歡的,甚至那些曾讓你覺得無可奈何、卻又傻笑著包容的那些特質,不小心都投射在這隻小蛙身上。

例如我家小蛙,名叫Qru,他很少回家。曾經有過:我一收到他回家的通知,立刻很開心的點進去幫他整理行囊,一裝好他的行李,按確定,就收到了:「Qru 出門囉~~~~」的日文訊息。

當時覺得根本晴天霹靂:「你到底有多不想見到我,你說啊!!你說看看啊!!」身為偽安全依附者(但其實是焦慮依附者)的症狀開始發作:「你一定是不想見到我,一定是~~~」(測試你的依附風格

甚至,當我幫Qru裝好了行李,Qru可能會只選了個便當,就出去浪跡天涯一天一夜,我因而哀嚎:「你為什麼都不帶我幫你裝好的行李~」,我先生在一旁,會開玩笑地跟我說:「你這樣的行為跟控制狂媽媽有什麼不一樣?我欣賞他,這是一隻有自己想法、不喜歡帶一堆累贅的自由青蛙。」(推薦閱讀:你是討愛的父母嗎

或是,當青蛙的朋友—蝸牛來玩,就算青蛙在屋裡振筆疾書,卻也不開門讓蝸牛進來時,我忍不住會想:

「難道,這隻蝸牛是每天催我交稿的編輯?!」(誤)

你是否能接受「他就是這樣的一隻蛙」?

他就是這樣的一隻蛙

我們為這隻青蛙瘋狂,可能在他身上投射著屬於我們、或是屬於他人的特質;一邊覺得:「你為什麼都不受控?」一邊卻又欣賞著他的「做自己」。

因為他做著自己,所以,即使你做了很多努力、花了很多錢,很有可能,還是沒有辦法讓這隻蛙變成是「你想要的樣子」。

但如果你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有空時才注意一下這隻蛙,讓你們的關係是舒服而沒有壓力的時候,他有時卻會帶給你生活之外的驚喜。

所以,在當你做任何努力,可能都沒辦法改變這隻青蛙在「做自己」的時候,或許,我們反而能夠學習安撫內心的焦慮與不安,不再一直想著:「是不是要買配備?要花錢?要不停確認他回來沒?」而是慢慢練習,跟著他的步調,習慣:「他就是這樣的一隻蛙」

你是否能接受他就是這樣的一隻蛙?- 失落花園|周慕姿諮商心理師

旅行青蛙教我們的心理事

而有時,與人相處也是這樣的。

我在《關係黑洞》一書中,舉了一些例子說明:

當我們跟他人互動,尤其對方是我們重要的人,當對方心情不好、或冷淡時,我們的焦慮與不安,可能會讓我們猜測:「對方會這樣、或會對我做這樣的事情,是不是因為我?」這樣的焦慮不安與猜測,會反映在你們的相處上,反而更容易導致兩人的誤會與爭吵。

但如果,我們能夠建立自己的情緒界限,學會安撫自己的不安,讓自己有餘力練習觀察、瞭解對方,注意到他面對情緒的方式時;我們可能有機會發現:「這個人其實對誰,或多或少都是這個樣子。」

我們才會知道:「原來,他的冷淡、他的情緒,不是跟我有關,而可能是跟他自己的狀態或遇到的事情有關。」

我們才能夠用這個理解,來安撫時常因為「他人的行為」而自我懷疑、自我否定或有各種小劇場的自己。

而,當你想要改變一段互動關係、不想要總是被對方控制的時候,最好的方式,不是去解釋、去說服或把重心放在改變對方上;你需要提醒自己,把重心放在:「把自己的需求放在第一位、並且做自己。」

因為,當身邊的人發現,不管他怎麼做,都沒有辦法影響你,而自己的控制手段都無效後;他才能慢慢瞭解:「其實你就是個這樣的人。」反而,他們可能會開始適應這樣的你、學習跟這樣的你互動。

與人相處,不論是對他人或自己,我們都需要學習「瞭解與尊重」,才不會總在不安全感中載浮載沉。

而我的蛙,也讓我學到這件事。

話說回來,Qru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回家~~(淚)

你是否能接受「他就是這樣的一隻蛙」?

推薦你

《關係黑洞》:練習看到自己的傷痛 - 失落花園|周慕姿諮商心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