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432
陳俊欽 精神科醫師
杏語心靈診所院長。 台灣大學醫學系、台灣大學法律系、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經濟組。 先後於台大醫院、署立八里療養院、財團法人馬偕紀念醫院精神科完成醫師與精神科專科醫師訓練。譯有精神醫學兩大經典之一的《牛津精神醫學》;著作則有《臨床精神藥物學》、《急診精神醫學》、《放不下,那就提著吧!(電子書)》等。

世界上,到底有沒有「公平」這件事?雖然我很想說「有」,但是身為一個嚴守治療倫理的心理治療師,我不能違反「真誠法則」,厚著臉皮說著違背良心的話──因為不論動機為何?善意也罷!惡意也罷!只要你撒了一個謊,就算是「善意的謊言」,那還是不真實的,跟其他謊言一樣脆弱,為了合理化每一個環節,你恐怕得花上十個謊言才能掩蓋過去,而這十個謊言呢?各自又會膨脹成為什麼樣子?那真的令人不感想像。

在心靈的世界裡,無論要做什麼改變,都需要勇氣;沒有勇氣,你知道再多,治療再久也不會好──因為你無法付諸行動。但勇氣是建立在真實的基礎上的:不要企圖改變什麼,再難看的作品也只好拿出來給別人看,再丟人現眼的事也只有老老實實說出來,才不會繼續埋在心底,焦慮不安。很多不斷告訴自己:決不言敗的人,焦慮了一輩子,直到一次徹徹底底的失敗,倒下來之後,才真正開始感受到他還真正存活在這世界上、有親人、有朋友、有無數關心他的人事物──以及幸福。

回到一開始的問題:「世界上,到底有沒有公平這件事?」在我過往超過一萬小時的個別成人心理治療記錄當中,我不斷思索著這件事。也許有人會覺得我的行為很呆──當然是沒有啊!乍看之下,我能明白:從社會地位、人際關係、財富傳承、人格養成、一生運勢各方面,沒有任何一項會是公平的。事實上,打從你開始思索這個問題時,你的姓名、性別、遺傳基因、幼年教養、成長經驗與同儕體驗,早就通通成為歷史了,裡頭沒有一樣是你能決定的,你也怪不得任何人,但你卻有義務為此時此刻的自己負責,面對未來,做出抉擇。

世界上,到底有沒有「公平」這件事?不快樂守恆定理 | 失落花園 陳俊欽精神科醫師

這麼說,世界上還有什麼是公平的嗎?

長年會談的經驗中,我遇過很多位力爭上游,卻苦於無人栽培的年輕人的苦悶;我也知道幾位身家上百億的三十幾歲董事長駕馭不動老臣的挫敗感;我知道幾位拿了德國、法國雙博士學位的助理教授卻只能棲身在一個以踐踏學術為樂的新轉型大學的苦悶;我知道幾位富豪家庭的少奶奶原本喜歡自由自在的生活,卻意外進入一個內部明爭暗鬥、又充滿禮儀、優雅等規矩的虛偽社交的空虛。

這幾年來,我見過太多人生成功組的個案了,她們煩惱的,跟普羅大眾幾乎差不多--表面上來看,差別只在於人家可以摔破市價十幾萬的名排骨瓷茶具,妳摔的是幾百元的茶具。

世界上,到底有沒有「公平」這件事?不快樂守恆定理 | 失落花園 陳俊欽精神科醫師

窮到沒人理的小孩,心中的苦悶無人能敘說;錢多到沒地方收的小孩,心中的苦悶通通可以說,但是沒有一個人會聽得懂。大家只會說:「妳這麼好命了,還不知惜福嗎?」、「珍惜所擁有的、不要太貪婪!」、「不要想太多了。」然而,這位富有的小孩要半年才能見到父親一次,這叫好命嗎?他要惜福嗎?

重視親職教育的父母養成的小孩,進入了混齡教學的蒙特梭利幼兒園。他所學會的每一套人性化與理性解決的技巧,來到一般公立學校,那等於就是活生生的新鮮霸凌工具。父母倘若不關心,小孩從小混到大,沒變壞,但適應起國高中生活到順利多了。這又該怎麼解釋?

長達十年的時間,我發現人類自尋煩惱的能力實在驚人──不信任感、沒安全感、匱乏感、沒有自我界線感、沒有歸屬感、忌妒感、被剝奪感、貧窮感……太多太多了。不分年紀、性別、地區、老少、教育程度、專長、愛情、就業等等,處處都是問題。

而且更有意思的,有些人在生命中的某個階段遇到了問題,透過心理治療後,解決了,又繼續生活下去,直到再次碰到釘子,只好再度進場維修。我習慣會問:妳先前那個問題解決了,接下來有比較好過嗎?得到的答案幾乎千篇一律是:「差不多啦,不過就是那個樣子,而且還有別的事等我去處理──」

或許,

世界上唯一真正的公平,就是每個人都需要或多或少的不快樂。

在那個狀態的不快樂底下,你會最安心、最放鬆、活的最心安理得?而心理治療的工作之一,也在找出那個最適合你的不快樂最佳化點。

人類追尋煩惱的能力實在驚人,什麼樣的環境中,都有辦法創造出同等的不快樂。甚至,我相當懷疑,每一個人需要的「不快樂」廠牌與性能都不一樣,就好比買車一樣──老公一台,老婆一台,免車位。

世界上,到底有沒有「公平」這件事?不快樂守恆定理 | 失落花園 陳俊欽精神科醫師

不快樂守恆定理

在一個系統中,如果沒有外部加以干預,人類將操弄整個系統,讓自己維持在最習慣的「不快樂」情境當中。

推薦你

痛苦還能比較的嗎?

【犯罪心理學】每個人,都有可能是犯罪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