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1,241
失落花園 園丁
有任何問題或指教,請不吝和園丁聯絡 [email protected]

壓抑的破解之道是「接納」,看見情緒與思緒,聽見內心的聲音。至於要不要表達出來,則依據「價值觀」來決定。如果表達出來可以讓你更靠近價值觀,那你就應該這樣做。但這又衍生出另一個問題:該如何告訴別人自己原先壓抑在心裡的感受?

不壓抑,如何好好說?

以「我」開頭的說話方式

「你為什麼還不回家?」
這句話給人的感覺如何?有些人覺得,這不過是個問句;有些人感覺遭到質問;有些人則覺得聽起來很兇。我們發現,當情緒存在時,以「你」為開頭的句子,常常「不小心」給人指責、質問的感覺。不過,說出這句話的人卻不一定有這個意思。因此,當你覺得內在的想法、情緒或感覺應該傳達出來時,以「我」為出發點是比較好的做法。我們可以用三步驟來思考,該如何以「我」為出發點,好好說出真心話:

要能以「我」為開頭溝通,我們必須對「當下的自己」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同時,也讓對方有機會直接知道我們的感覺,而不用猜。華人文化習慣隱瞞、藏著心事,偏偏我們又都不是很好的「讀心師」,有些事不說出來,對方不一定會懂。一旦要對方猜,對方又無法精確地猜對,結果不僅你這邊覺得失落,對方努力猜了很久,還是猜不到你的心,也不好受。這種隱晦的溝通模式,對雙方來說其實都很折騰。(以剛剛那句話來說,可以改寫為:「我很擔心你太晚回家。」)

不壓抑,如何好好說?

之前提到阿烈因為女兒太晚還在客廳玩電腦,不肯睡覺。在這種狀況下,如果阿烈在乎的是給女兒好的教養,期許自己成為妥善照顧女兒、卻又不過度溺愛的父親,那麼,顯然針對「女兒太晚睡」這件事好好溝通,是有必要的。阿烈可以透過下列三步驟來進行溝通:

✺ 事件→外面發生了什麼事:現在這樣,帶給我什麼困擾?
「妹妹,爸爸注意到現在已經十一點,差不多是該準備上床睡覺的時間了,不過爸爸(我)發現妳還在用電腦。」
✺ 感受→內心發生了什麼事:我有什麼想法、情緒和感覺?
「爸爸(我)看妳在玩電腦,心裡不太開心。原本不想打擾妳,不過爸爸擔心(情緒)晚睡對妳的身體不好,會害妳長不高(想法),所以還是來打斷妳。因為這是爸爸第二次來提醒妳了,希望妳可以把爸爸的話聽進去。不然爸爸擔心自己可能會發脾氣,可是,爸爸不想對妳發脾氣。」
✺ 期待→當下有什麼可能和機會,可以讓雙方調整這樣的狀況?
「如果妳已經聽到爸爸的話,是不是可以稍微收拾一下,準備去洗澡睡覺了?倘若妳還是想玩電腦,可以等明天玩電腦的時間再來玩。或者,明天我們可以一起討論,以後用電腦的時間要怎麼安排。不過,現在爸爸有點累了,還是希望妳可以早點休息。」

要全部使用「我」做為開頭並不容易,但光是留意到自己使用了多少「我」跟「你」,這件事本身就是很好的練習;雖然說話會變慢,卻也變相鼓勵我們在話說出口前先想一下。

用這類「我語言」溝通時,我們比較可能給人「對事不對人」的感覺。「對事」的時候,我們認為眼前的人有可能改變,知道自己在討論的是「這一次」,而不是「這輩子」。但若我們抱著「對人」的心情來與對方溝通,其實內心潛藏著一個預設:我們對他的改變不抱期待,只是想發洩情緒。

不壓抑,如何好好說?

關於溝通的其他提醒

有時,即便雙方都已經盡量對事不對人了,仍會遇到溝通的困境。這時,不要忘記,溝通不良的原因不一定出在彼此身上,環境可能也有影響。當一個人沒時間、忙著做其他事情,或體力很差、很疲憊,剛忙完一件大事而精疲力盡時,我們很難期待在這種狀況下會有多好的溝通品質。因此,在溝通時,試著多營造「天時」、「地利」,才更有機會出現「人和」的溝通。

以阿烈剛剛的溝通情境為例,值得留意的是:
• 時間已經不早了,雙方的體力與耐心可能都用得差不多了。
• 女兒正在玩電腦,可能要尋找空檔討論,避免打斷她還沒做完的事。
除此之外,我們還可以動動腦,思考一下能否創造出更適合溝通的情境,比方說:
• 人:除了自己之外,是否有其他人更適合溝通這些事?可以找誰協助嗎?
• 事:該如何提出你想溝通、討論的事情?用什麼方法講比較好?當面說,還是借助一些工具,像是先傳個訊息問問?對方是否偏好電子郵件?
• 時:什麼時候討論比較好?
• 地:在什麼地方討論這些事,彼此會比較舒服?在公開場合,或是私下?討論的空間適當嗎?
• 物:準備一些東西,會不會讓溝通更有效?比如水果、食物、點心,或者是否要準備簡報、相關的材料等。

不壓抑,如何好好說

當你已經努力調整、減低環境的影響力後,卻還是感覺溝通卡關時,可以回過頭來檢視一下自己的狀態。問問自己的心是否存在於當下?你是不是回到過去,調閱以前與對面這個人溝通的紀錄,並把那些記憶帶到現在?具體來說,能不能試著告訴自己,「我是第一次和眼前的人對話」?練習用這種方式溝通,很可能會產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在做有意義的事情時,過程不總是舒服的。當你試著用新的方式,把內心的感受傳達出來時,你正冒著一種「脆弱」的險。過去的你可能沒太多說出真心話的經驗,感到害怕是正常的。不過,也請給自己機會練習,並相信自己在練習之後,將會有更多勇氣說出真心話。脆弱的感覺只會出現在自己在意的人事物上。

脆弱意味著在乎,在乎意味著重要。

不要忘記,說出真心話之後,對方可能是第一次聽到你這麼說,第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回應,是很正常的反應。因此,若對方的回應不如你的預期(像是傻住、啞口無言、開始反駁你等等),也請不要因此感到氣餒。就像你突然聽到別人說出真心話時,一時半刻也不知如何回應,這都是很正常的。如果可以的話,請你試著引導對方,問問他的感受:
• 不知道你聽我這樣說完,你的想法是什麼?
• 不知道你聽我這樣說完,你現在有什麼感覺?
• 不知道你聽我這樣說完,覺得我們怎麼做比較好?

當雙方都能用這種方式溝通時,我們正一起營造一個「接納」的環境。就如同我們在注意力訓練時提到的,不管心裡想到什麼,我們都看見它、允許它出現。在溝通時,我們都要看見/聽進對方所說的話,並給予尊重。這並不表示我們得認為對方說的話都是對的,或我們一定要認同對方的想法。同樣的,當我們表達出自己的感受時,對方也不一定要認同我們的論點。但處在一個互相接納的安全環境下,我們將更有機會認識彼此,透過溝通、分享與討論,澄清雙方價值觀的一致與差異,就更有可能討論出共識。

***

本篇內容聚焦在大量的「行動」,行動的動力不是出於「壓抑」,也不是否認內心的聲音,而是我們所「選擇」的價值觀。行動時,我們是勇敢的。但勇敢不表示一切的進展都會很舒服,也不意味著我們不會害怕。不管你選擇聆聽對方、表達自己,在實踐價值觀的路上,感到害怕與脆弱都是必要的修煉。真正的勇敢,並不是毫無害怕的感覺,而是即便看見自己在害怕、了解自己的害怕之後,仍出於選擇,帶著這些害怕去做自己覺得重要的事。
所謂「完整的自己」,就是願意接納自己難免有的負面想法和情緒,卻也不忘那些自己在意的價值觀,並以此做為人生的指南針。

 

推薦閱讀